小说巴士

第三十一章吃醋的皮卡丘?

    天际,橘红色的晚霞显得格外灿烂。似是在喻意着暮色即将降临,芸芸众生劳碌一日,该食饥息劳,休憩一番。

    林荫小道,一道人影缓慢的行走。

    道路两旁,树影斑驳。微风徐徐,拂动周围的枝叶,使其随风摇曳,沙沙作响。

    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

    方宇轩朝着常磐森林外走去,聆听着周围窸窣作响的美妙旋律,他压抑的内心,这才有一丝轻松。

    “皮卡~”

    皮卡丘看着沉默不语的方宇轩,它愁容满面,不知该如何劝说。

    迎着柔风前行,背对着落日余晖。

    枝桠犹似轻柔的锦带,剗地夭袅,葱青的树梢随风飖扬,似是在向方宇轩与皮卡丘挥手告别。

    注视着离离蔚蔚的翳荟与密林,方宇轩与皮卡丘皆是缄默不言,一路走下去。

    不知过去多久。

    他们终是回到了常磐市的训练师公会。

    此时,外面早已薄暮冥冥,夜阑人静。

    方宇轩与皮卡丘进入训练师公会的大厅,视线中,一道靓影显现而出,明艳动人。

    端庄优雅的薇雅,赫然在目。

    “怎么回来这般迅速?任务完成了?”薇雅略感诧异的看向他询问道。

    也难怪她感到好奇与惊诧,因为方宇轩是今早离开训练师公会的,可谁曾想,他竟是当日夜色朦胧之际便返回公会内。

    像这种情形实属罕见,训练师公会虽然也有这种迅速完成任务的例子,但大多数都是公会附近的小任务,难度系数极低,少有如同方宇轩完成的这种级别任务。

    方宇轩注视薇雅的方向,发觉此时的她,身旁还有一个满脸羞涩的少年。

    那个少年低头不语,满脸通红,似熟透了的苹果,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不用想,他显然是被撩逗了一番。

    方宇轩默不作声好一会儿,并未回答薇雅的问题。

    随后,他来到大厅角落,一个靠墙的座位坐下,仰望窗外的星空。

    皓月当空,雪白的霜辉洒落在他的脸颊上。

    “唉!”

    方宇轩摇了摇头,平复一下心情后,嘴唇翕动,意欲向不远处的薇雅阐述事情的情况。

    但这时,薇雅静悄悄的走到了他的身边,坐在对面。

    “做的不错啊,此次任务的雇主方才支付了一笔不小的报酬,我打到你的账户里了哦。”

    薇雅故作冷淡,可她的眼神却并非如此。

    她眼波流转,明眼人皆是能够看出,眼前这个女子温婉如玉。

    可只有她自己并不这么认为,她还以为自己现在的样子有够震慑别人的呢。

    “滴滴——”

    方宇轩看向自己手腕上的手表,这块手表这是自己通过考核后薇雅给予的,是训练师公会成员的象征。

    他看着手表内的信息提醒,发觉自己账户内竟是真的多出不少钱。

    “这莫非是……那个少年为了感谢我将他的蛇纹熊带了回来?”方宇轩暗暗自忖,略感诧异。

    他真的不曾想到,那个少年竟会如此通情达理。

    “我明明……没有救下那只蛇纹熊啊!”

    方宇轩怅然若失,回想起那个少年亲眼目睹通体冰凉的蛇纹熊时的场景,他黯然神伤,怏怏不乐。

    薇雅注视着眼前的俊俏青年,嫣然一笑,道:“你已然尽全力了,无需再在意这些已经不可弥补的事情了,无需再自责了。”

    “不,你根本没有亲眼目睹当时的场景。蛇纹熊起初见到我的时候,它的眼眸充斥着光芒,它将我当成了希望,而我却不曾将它带离无尽黑暗。”

    方宇轩十分愧疚,攥紧拳头,他懊悔不已。

    “事情既已发生,就万不可再陷入悔不当初的万丈深渊之中,向前看吧!”薇雅面露担忧之色,劝说道。

    方宇轩合上眼眸,深呼吸。

    不知过去多久,双手缓缓松开,他再次睁开眼睛,眼神中闪过坚定。

    “我不会陷入对自己的过失而自责的死循环之中。但,我将始终铭记,曾经有一只宝可梦视我为希望,而我的到来,却只给了它绝望。”

    方宇轩凝望窗外的万家灯火,那里是常磐森林的方向。

    他在做告别,并且向蛇纹熊致歉。

    暮色四合,华灯初上。

    除却陆离斑驳以外,明明什么都没有。

    但薇雅却惊奇的发觉,方宇轩的瞳孔中辉映着一只可爱的蛇纹熊。

    那只蛇纹熊有着水汪汪的大眼眸,憨态可掬,活泼可爱。

    “你……”

    薇雅绛唇歙动,话语刚从唇齿间吐露而出,她的声音便戛然而止。

    她敛唇,横眸一笑,并未打扰宁静的方宇轩。

    不远处,被薇雅引逗过的那个少年,此时正与另一个少年暗中注视着方宇轩与薇雅。

    “咦?薇雅姐为何没有将那个家伙挑逗到想钻入地缝呢?”

    “嗯……我也不明白。这也太奇怪了些,咱们公会上下,或许唯有龙宇老大没有被薇雅姐厮迤厮逗过吧?”

    “那个家伙究竟是什么身份?昨夜刚进入训练师公会,便差点让小焰自闭,使他思考人生。今日,又能够让薇雅姐乖乖的坐着,什么也不说。”

    “见鬼,真是活见鬼。以后,少与这家伙打交道,实在有些诡异。”

    “……”

    薇雅心念一动,斜睇两个少年的位置,吓得那两人连忙躲了起来。

    此时,方宇轩已然回过神来。

    他看向始终不曾离开,一直陪伴自己身边的薇雅,道:“谢谢,我有些乏了,就先行离去了。”

    薇雅微微颔首,目送方宇轩离去。

    随后,她将目光投向暗处,没好气的说道:“还不去睡觉!?”

    那两个少年闻言,皆是扒在墙角,露出半个脑袋。

    其中一个透露出几分胆怯,他壮着胆子询问道:“薇雅姐,你为何不挑逗那家伙呢?”

    “对啊对啊,这也太不公平了吧!”另一个少年附议道。

    “人家心情不好,我这时候还去撩逗他,你们觉得合适吗?”

    薇雅白了他们一眼,随后又说道:“你们两个很闲呢?想被我教育一顿?”

    说完,薇雅从颈项下面的一抹嫩白,肤如凝脂,吹弹可破的鸿沟处,将一根吊坠缓缓拿出。

    黑色的线条勾勒出完美的曲线,令人无限遐想,只是颇为可惜的是,一面薄纱将其遮挡,似一道屏障隔绝一切外来的龌龊目光。

    直至吊坠完全取出,才能够目睹其中,纚联着一颗乒乓球大小的精灵球。

    她的指如削葱根,纤纤玉手轻轻按下精灵球正中的按钮。

    霎时间,精灵球变成掌心大小,静静的躺在白皙的纤手中。

    薇雅扭动霜雪般的皓腕,扔出那颗精灵球。

    精灵球脱离柔荑的素手,于半空中绽放白光,而后回归薇雅的手中。

    西狮海壬显现而出。

    它有着一头海青色长卷发,由珍珠发圈绑成三段。两鬓佩带着粉色海星发饰。

    它有着湛蓝色的眼眸,长而浓密的白色睫毛;纤细、修长的白色身躯,宽大而有力的手掌。

    身披一件浅蓝色波浪形披肩,胯部有着一圈类似短裙的波浪装饰,胯下长有一圈刺。

    再下是健壮、灵活的深蓝色尾巴。尾尖分叉并有白色部分,周围也有一圈波浪状装饰。身型极其美丽动人。

    “我透,西狮海壬,完犊子了,快跑!”

    “今日这是怎么了?薇雅姐竟是连西狮海壬都释放出来了!”

    话音刚落,这两个少年一溜烟便消失不见。

    薇雅目及两人离去,这才露出笑意,与自己的西狮海壬四目相对。随后,她们注视着窗外的夜景。

    ……

    方宇轩回到自己的宿舍,正当他意欲按下灯光的开关时,一道微弱的蓝色光芒闪烁在他的视线中。

    “这是……凝晶暮寒——霜语花!?它怎么会在这?”

    方宇轩讶异,疑云满腹,他不是将这朵花交给了薇雅了吗?

    这是薇雅又放在他的房间里了?

    可是……为何又放在他的房间呢?

    方宇轩注视着那朵晶莹的花朵,霜语花的周围散发一圈彩色的涟漪,犹如彩虹般,妙不可言。

    缓缓走近霜语花,方宇轩并未开灯。

    因为这朵霜语花的蓝色光芒足以充当灯光,更何况如此美妙的光芒与芳香,若是开了灯,不就破坏了氛围嘛。

    异香扑鼻,芬芳馥郁的花香沁入肺腑,使他心旷神怡。

    幽暗的房间内,蓝色光芒虽是不足以淹没整个房间,但却能够照耀一隅之地。

    方宇轩注视着霜语花,不知怎的,他总感觉这朵花上,有着别样的地方。

    花蕊上,不知何物晶莹闪烁,看不太清。

    配合微弱的蓝色光芒,好似一道跨越空间的涟漪。若是空间比作水,那这朦朦胧胧的奇异场景,便是微风漾起的一道又一道波纹。

    “这是怎么回事?”

    方宇轩眼眸开阖间,蓝色光芒倏然闪耀在他的眼眸中。促使他不得不下意识的抬起手来遮挡。

    待璀璨夺目的光芒逐渐散去,他重新将目光放置在霜语花中。

    适才的那种特殊感觉与奇异的景观再不见踪迹。

    若非顷前的那一幕,方宇轩与皮卡丘皆是看的真真切切,并且距离那道景色消失并没有多久。

    否则,他倒是真的有些怀疑自己是否因疲惫不堪从而看错了。

    方宇轩眉头紧蹙,今日发生的怪异事件实在太多了,他认为自己需要休息一下了。

    使用银白戒指,将其内宝可梦食物一键投喂至所有宝可梦的精灵球中。

    他简单洗漱完后,便休息了。

    一夜无话。

    翌日,晨曦微露,朝霞满天。

    旭日东升,万里晴空。

    一缕和煦的阳光透过窗棂,撒在方宇轩的脸上,将他成功唤醒。

    “皮卡~起床啦,太阳晒屁股了啊!”

    皮卡丘水灵灵的大眼眸出现在方宇轩的视线里。

    他这才注意到,并非是暖煦的朝阳将他唤醒,而是眼前的这只电皮耗子。

    “怎么了?你为何要将我唤醒?”方宇轩揉了揉眼睛,询问道。

    “皮卡~那个老女人来找过你,但是你睡得太死,没有听见。”皮卡丘回答道。

    “哦?你确信是我睡得香才没有听见的?”方宇轩没好气的掏了掏耳朵。

    很快,他的手中便出现了两撮黄色的绒毛。

    方宇轩盯着皮卡丘,幽幽的说道:“若是我没猜错的话……这怕不是你的毛吧?”

    “皮卡~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本皮可没有这般无趣。”

    皮卡丘玩命摇头,好似一个黄色的拨浪鼓一般,长长的耳朵形似两枚弹丸。

    方宇轩闻言,没好气的赏了它两个爆栗,道:“还不是你?整个房间就咱们两个,没有别人。不是你,难道是我自己弄得吗?”

    “皮卡~指不定是你自己梦游扒拉着我的毛往自己耳朵里塞呢。”皮卡丘嘟囔着说道。

    “你说什么?”

    皮卡丘眼见方宇轩似乎又要动手,赶忙跑到一边。

    “你说的那个老女人是薇雅吗?她找我作甚?”

    方宇轩盯着皮卡丘,见它躲在墙角,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他感到有些好笑,无可奈何的露出笑意。

    “皮卡皮~你也认为那个老女人是老女人吧?嘿嘿……本皮一点儿没有看错呢!”

    皮卡丘顿时变化成一副兴高采烈的样子,手舞足蹈。

    “问你话呢?你怎的如此高兴?”方宇轩瞬间摆出一副严肃的面容,询问皮卡丘。

    “皮卡皮~皮卡丘!本皮怎么知晓,你自己去找她呗!”皮卡丘露出一副不悦的神情。

    (??へ??╮)

    “吃错什么药了?看你这般表现,果然是你塞住我的耳朵没跑了。可真是下得去手啊,连自己的毛都拔。”方宇轩瞥了它一眼,感到莫名其妙。

    随后,他开门离去。

    皮卡丘见方宇轩着急忙慌的样子,则满脸不情不愿的紧随其后。

    来到训练师公会大厅,薇雅的身影映入眼帘。

    平时,薇雅身为训练师公会常磐分会的会长,除了处理一些重要的资料,以及特殊事件以外,基本上都是待在公会大厅里。

    “薇雅姐,你早上找我是有何指示?”方宇轩开门见山,不曾有半分磨叽。

    薇雅没有回首,只是打量着自己的手,没好气的说道:“原来你知道啊,我敲了半天的门,还以为你想不开,不在了呢。”

    “额……”方宇轩无言以对。

    开个玩笑后,她这才转身回眸,看向方宇轩,笑道:“好些了?”

    “嗯。”

    “今早,小焰离开了。”薇雅轻声道。

    方宇轩闻言,眉头微蹙,道:“离开了?这是什么意思?”

    “踏上旅行了呗,他貌似是打算去寻找mega进化石了,为了变得更强。”薇雅说道。

    “是因为我吗?”

    “算是吧。”薇雅微微颔首,继而说道:“昨日,他本想找你对战,但你前去完成任务了。所以……他没能如愿以偿。”

    “当时,龙宇刚好路过,见小焰一副大失所望的样子,便与他来了一场对战。”

    “结果呢?他输了?”方宇轩询问道。

    “没错,小焰输得很惨。最终,更是被龙宇训斥一顿,说他这种实力远不能与你相提并论。”

    “因为自信心被龙宇彻底击溃,他又找了公会内的其他训练家,试图挽回自己的面子,抹除被龙宇挂上的实力弱小的标签,结果他却屡战屡败。”

    “因此,他大感挫败,决定离开。”

    方宇轩闻言,微微颔首,道:“所以……你是想要我去将他找回来?”

    “不,他既然已经决定,那必然是不会再轻易回归。”

    “我找你主要还是因为不久后,尼比市内会有个比赛,是由宝可梦联盟举办的。原本咱们公会内是选择让小焰去报名参加的,但他已然离开,所以……”

    薇雅的话语并未说完,但她言下之意,已然再清楚不过了。

    “我懂了,你是让我参加那个比赛?”

    “聪明。”

    “可我不太想参加,与其浪费这个时间,还不如……”方宇轩果断推却,可他还未说完,便被薇雅打断。

    “参加这个比赛,获得最终的胜利,可以拥有丰厚的奖励,并且……因为你为咱们公会争光,我还可以在你回来时,给予你丰厚的奖金,如何?”薇雅似笑非笑的说道。

    “嗨!”

    方宇轩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道:“奖金什么的其实都不重要,主要是我想为公会争光,顺便挑战一下那里的道馆。”

    ヾ(′?`。ヾ)

    “”?*。?(ˊωˋ*)??*。本人对钱一点都不感兴趣,真的一点都不感兴趣。

    “可以,就这么说定了哦。比赛的时间在三天以后,你记得提前到达那里,报名登记。”

    薇雅明眸皓齿,言笑晏晏。

    她转身离开,刚走没两步,似是又想起了什么,回眸一笑,道:

    “哦对了,这次的比赛虽没有联盟大赛那般高手如云,但此次的参赛选手可都是专业人士,你若是输了,可是要罚哦!不仅没有奖励,还要扣工资。”

    “你现在反悔已经来不及了,答应了我,就不允许你再反悔了哦。”薇雅巧笑嫣然,直勾勾的盯着方宇轩,似是要看他的笑话。

    方宇轩闻言,嘴角上扬,道:“放心吧,我既已答应于你,自然不会翻悔。”

    “……”

    “好吧。”薇雅一副大失所望的样子,转身离去。

    “真是无趣的家伙呢。”她呢喃细语。

    注视着风姿绰约的薇雅离去,方宇轩并未听见她的自言自语。

    他低下头,思忖着接下来的规划。

    可就在这时,皮卡丘却是抄起铁尾便砸了过来。

    唰!

    铁尾划过半空中,破风声如同惊雷一般。

    方宇轩姿势不变,朝着旁边轻移一步,轻而易举的躲过了这一击铁尾。

    “你这是在干什么?”

    “皮卡!”

    皮卡丘闻言,满脸不悦的样子。

    它俏皮的脸颊上显露出的神情好似在说,你应该庆幸自己的言行举止并未超出本皮的底线,否则,这一击就没那么容易让你躲开了。

    “哼!”

    ╯^╰

    方宇轩见状,略感疑惑,这皮卡丘是怎么回事?莫非是吃醋了?不能吧?它吃个哪门子醋啊?

    [?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