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一晃眼就是一个多月过去。

    麦哲伦处理完手头上的公务,又向多米诺询问了下罗迪这一个多月来的表现。

    要说尽职尽责,推进城上上下下估计也只有希留最不合格。

    他一直都怀疑被人称为恶魔海军上尉的罗迪有什么不好的企图,但是又没有证据。

    多米诺同样有些匪夷所思:“罗迪中校一直都留在地上一层,大多数时候都是跟着希留看守长修行剑术。但是……”

    听出多米诺语气中的迟疑,麦哲伦连忙追问道:“你察觉到了他有什么企图?”

    多米诺摇头道:“我看不出他有什么企图,只是最近这几天他的脾气似乎越来越暴躁,在修行剑术的时候像是发疯了一样。”

    就这?

    麦哲伦摇头。

    推进城不是度假乐园,这里的环境非常糟糕,平时见到的都是些罪大恶极的犯人,呆久了的确会把人逼疯。

    “不过……”

    多米诺好像又想起了什么,又补充道:“副署长汉尼拔在接收犯人的时候,他都在场,似乎对这个很感兴趣。”

    麦哲伦哑然失笑。

    推进城的规矩很森严,其中接收犯人时的洗礼算是很特殊的一种。

    对于那些性格乖戾的人来说,洗礼的确有不小的吸引力。

    “算了,继续看好他,别让他做出让推进城蒙羞的事情。”战国元帅只是拜托麦哲伦留下罗迪一段时间,让外界的风声平息下来。

    鱼的记忆力只有七秒。

    互联网的记忆只有三天。

    这个世界也大同小异,一个热点会很快被另一个热点掩盖下去。

    “是,麦哲伦署长。”

    ……

    码头上。

    希留手持名刀雷雨架住了罗迪劈来的佩刀,皱眉道:“最近你的心乱了,这对修行剑术很不好。”

    “别跟我提该死的剑术!”

    罗迪烦躁的将佩刀甩出上百米远,立刻向希留表达歉意:“对不起,最近我很烦躁,实在是受够了这个该死的地方。”

    希留摸出雪茄叼在嘴上,点头道:“你的性格的确不适合这里。”

    罗迪哑然失笑:“那么你呢?我可不认为你是个能够守得住寂寞的男人。”

    希留大笑道:“其实我也想离开这里,但是外面更不适合我。在这里至少我可以合法的杀人。”

    “为什么你不去当海军?”

    罗迪注视着希留的眼睛:“海军抓捕穷凶极恶的海贼,由于海贼反抗激烈,所以只能下狠手。G5支部就是这么做的。”

    “海军更不适合我。”

    希留咬着雪茄大笑,嘲笑道:“就像是你,因为杀了太多海贼导致名气大涨,最后不得不被发配到这里。”

    砰!

    茶杯与碟子猛然一跳。

    罗迪一拍小圆桌,站起来狠狠瞪着希留:“发配?不,那是战国元帅在保护我!”

    希留大笑道:“你这样的男人需要保护?当然不需要,你更适合当海贼,也只有海贼才会没有那么多规矩。”

    “海……贼?”

    罗迪木在了当场,口中喃喃自语,视线不自觉的转向了停泊在海面上的军舰,眼神渐渐变了。

    希留见状,左手不经意间按上了雷雨的刀柄,咬着雪茄道:“喂喂,你现在很不对劲。”

    在他看来,罗迪此时的确很不对劲,似乎想要抢夺一艘军舰的样子。

    然而站在一旁的小女仆就根本不在意。

    不管是抢夺军舰还是干点别的事情,她只需要跟随罗迪就好,什么都懒得去考虑。

    “不,我现在很正常。”

    罗迪面带诡异的微笑转过头来,视线落在了希留按在雷雨刀柄上的左手,感慨道:“你是想砍了我吗?”

    希留咬着雪茄起身,转身走出几米,然后转过身来面对罗迪,缓缓拔出了名刀雷雨,刀尖遥遥对准了罗迪。

    “虽然我也不喜欢这里,但是可不能让你在这里大闹一场啊。”

    小女仆闻言,眼神立刻变得凌厉,默默走到了罗迪身后。

    罗迪注视着对面的希留,忽然右手往旁边一抬,大笑道:“BABY-5,和我大闹一场吧!”

    小女仆精神为之一振,纵身跃在空中,迅速变化成了一把大刀。

    罗迪抄手握住刀柄,如同施展指枪一般,朝着希留一击直刺了过去。

    “你疯了。”

    希留轻而易举挡下罗迪这一击,咬着雪茄摇头,反手就是凌厉的一剑斩下。

    此时推进城的狱卒们听到动静匆忙跑出来,看到希留看守长与那位恶魔海军战斗,不由得愣住了。

    这……似乎不是在修行吧?

    劲风四起!

    罗迪与希留两人刀剑相交,进入了比拼力量的环节。

    席卷开来的劲风顿时让狱卒们大惊失色。

    这绝对不可能是在修行!

    很快,消息送到了麦哲伦的办公桌上。

    麦哲伦匪夷所思,完全想不通罗迪为什么突然就发疯了,但是职责所在,立刻赶往码头。

    半路上遇到闻讯赶来的多米诺,他匆匆交代道:“通知推进城周围的军舰,让他们小心罗迪中校抢夺军舰。”

    “啊?”

    多米诺惊呆了。

    那个男人不是海军吗?

    为什么要抢夺军舰?

    只可惜麦哲伦来不及跟她解释,匆匆走进了电梯。

    “希望我的猜测是错的。”麦哲伦喃喃自语,脸色很不好看。

    出于职业敏感性,他从来不惮往最恶劣的方向去猜测一个外人,避免罗迪真的发了疯抢走一艘军舰。

    一旦猜测属实,恐怕世界都要为此震惊。

    推进城的电梯不慢,但是在麦哲伦眼里却是慢得跟蜗牛一样,脑海中浮现出是不是该打报告上去申请升级推进城的各种设施。

    不多时,麦哲伦来到了地上一层,刚走出大门就看到希留被罗迪一刀劈得倒飞了出去,显然在力量上远远不及。

    “罗迪中校!”

    麦哲伦阴着脸,看出罗迪二人绝非是正常的修行,甚至连较量都谈不上,根本就是在以杀死对方为目的的战斗。

    “哎呀,麦哲伦署长你怎么来了?”

    罗迪表情古怪的一笑,不假思索撂下一句话便冲上了天空:“我现在可不是你的对手,再见。”

    麦哲伦脸色大变。

    最糟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这个男人没有抢夺军舰,但是行为同样极其恶劣。

    这是要叛出海军的节奏啊!

    他有心要拦下罗迪,奈何罗迪直接用上了月步-喷气式,眨眼间就成了天上的一个小黑点,很快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时希留咬着雪茄走了过来。

    麦哲伦急道:“希留,为什么会被他打败?”

    希留咬着雪茄,看了眼几近抓狂的麦哲伦,抬头望向罗迪消失的方向,淡淡的道:“麦哲伦署长,我没能留下他,所以有责任把他给带回推进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