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这边被兰尼斯特夫妇担忧的诺厄已经琢磨出了一个大概的方向。

    科亚缠绕在他的肩膀上,吐着蛇信警惕着周围的人类。

    诺厄没有多余的魔力加速,只能徒步前进。

    基于这个城市的未知危险,他不敢贸然向任何人求助,只能先试探着寻找一个相对安全的求助者——警察。

    “我听说这个国家很重视孩子的安危,希望不是谣言。”他叹了一口气,走过了一个拐角,一眼看到了被堵住的小巷。

    好吧,这条路也不对。

    这里显然更接近郊外,不是海边区域,但也绝对是远离市区的偏僻之地。

    而这种城市外围也就自然不缺乏各种灰黑色的人群,为了避开他们,诺厄不得不绕了很多路,也就经常会遇到这种死胡同。

    当然,也不是所有死胡同都是安全的,很多死胡同里也都会有流浪汉或者别的什么人聚集。

    这无疑为他增添了不少的难度,也迫使诺厄不得不时不时压榨一下刚刚恢复的魔力,让自己得以避免被发现。

    这么兜兜转转地走了大半个小时后,诺厄终于看到了一栋比较敞亮的高楼。

    看上去过于靓丽的霓虹灯此刻简直一瞬间让他激动地都没能维系住脸上惯有的冷淡。

    至少他离城市内的“安全区域”稍稍近了一点。

    接下来去找找哪里会有警察之类的吧……

    诺厄可不打算傻的自己走回去,鬼知道他要走多久才能找到正确的路,搞不好还会先一步被那些哑炮找到。

    毕竟对方比他更熟悉这座城市,他绕到这里就已经浪费了很多的时间,再这样没有具体目的地折腾下去,很大概率会被对方先找到踪迹。

    没有足够魔力傍身,解决他只怕是几发子弹的事。

    突然有点怀念霍格沃茨了啊……

    诺厄恢复了惯有的冷淡表情,绕开了闪烁着耀眼霓虹灯的建筑,拐入了一条人迹罕至的街道。这里不可能存在无人的小巷,所以他只能选择一条相对安全的。

    这里接近大路,依旧有几个人影在这里游荡。

    有人对这个明显与“黑夜”格格不入的半大孩子投来意味不明的视线:“哟,小屁孩,现在可不是你玩离家出走游戏的时间,快点回家找妈妈去吧!”

    诺厄对他的“劝解”毫不在意,径直向前走着。

    男人也懒得再说什么,能劝告那么一句已经是好心了,之后若是再出了什么事和他有什么关系。

    他耸了耸肩,不再理会诺厄,径直走向了闪烁着霓虹灯的酒吧。

    ……

    “这都能让人跑了,一群废物!”耳边的通讯器里传来气急败坏的骂声,而被骂的六人无一人敢反驳,只能默不作声地被骂。

    不过通讯那边的谩骂也没有持续多久,现在不是浪费时间的时候,他们的目的可不止是袭击那一条巫师街。

    “废物,再给我整出什么麻烦,你们几个都给我去做肉弹!”那边的人冷静了些许,“现在开始,任何一个遇到的巫师都不要放过,哪怕是个孩子,听到没有!”

    “是!”六人迅速应声。

    “那群傲罗已经发现了我们的暂时歇脚之地,你们尽快离开那里。”那边的声音吩咐着,“……如果被抓到了,你们知道该怎么做的。”

    这次没有人回答,只有一片沉默。

    声音的主人也不在意:“尽快汇合。”

    说完他就径直退出了通讯,只留下了安静的六人。

    躲在一处无人的四巷里的几人对视了一眼,直到一个人开口:“还愣着干什么。”

    其他人这才站直了身体,走出了这条巷子。

    他们找到了事先被藏好的一辆车,离开了这片区域,丝毫没有多停留的意思。

    “那个逃走的崽子怎么办?”坐在副驾上的男人看向后座的同伴们。

    这是一辆容量比较大的车,四个身材壮硕的男人坐在后座上也毫不拥挤。

    听到这句询问,之前率先开口的男人狠狠蹙了蹙眉,他从口袋中摸出一盒烟叼出一根,一手拿出打火机点燃,深吸了一口才吐着烟圈含糊不清地说道:“顺路找找。”

    能找到就直接一枪杀掉,找不到就算那小子命大。

    想起一个那个b崽子就在他们眼皮子底下跑了,他就感觉一阵窝火。

    还有门钥匙,那可是他们好不容易才弄到的门钥匙,没想到回来的居然不是同伴而是一个小巫师,还狠狠耍了他们一通。

    呵,巫师果然是巫师,再小都不能掉以轻心,都是些难以捉摸的可怕怪物,他们的最好的归宿还是吃一颗“花生米”。

    其他人没有吭声,本来他们是准备先去找诺厄的,但没多久就接到消息说傲罗已经找到了他们刚刚歇息的地方。

    索性当时为了抓到逃走的小巫师,他们都离开了那里,也算是阴差阳错避过了傲罗们的追捕。

    虽然对枪械什么的还挺有信心,但没有和巫师们正面刚过,这群经常听到各种巫师的可怕言论的哑炮们还是多少有点心虚,更遑论还是巫师中的精英——傲罗。

    也不知道之前的袭击成果如何,因为诺厄意外使用了门钥匙,他们此刻对巫师街的情况反而不怎么了解,也就不太能确定他们与巫师们的武力差距。

    啧,都是那个崽子的错。

    但无论如何,他们几个都不能被那些巫师们抓到。

    和之前的几个自杀式袭击者不一样,他们知道更多不得了的东西。

    ……

    科亚抗议着巷子里过于脏污的垃圾堆的气息。

    这条巷子被堆砌了太多的垃圾桶,还有几只对着他们不断哈气的流浪猫。

    诺厄短暂地瞥了一眼几只流浪猫,想穿过这条巷子。

    但这里对科亚来说是个极大的折磨,缠着诺厄的身躯忍不住有些收紧。

    诺厄抓着它拽了拽,让这条蠢蛇松开了自己脆弱的脖子,从善如流地避开了这条小巷。

    刚刚没注意,他此刻才发现在巷子的另一端倚靠着几个人,身姿摇摇晃晃,甚至有人直接躺在了地上。

    直觉告诉诺厄那边不能通过,或者说那些人不能靠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