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 我真不是不可名状 > 181.祂急了 4000

181.祂急了 4000

    暂时平静下来的海面上。
  
      “青野君!”
  
      井田龙马在快艇上惊喜叫道。
  
      即便他远远的就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但一时之间,竟是不敢相认。
  
      直到青野亲自开口,才意识到这是真实出现在眼前的画面,而不是他的癔想或是幻觉。
  
      哪怕井田龙马从一开始就知道青野的不同寻常,可在这么长时间的杳无音信后,又是在这样危险的海面之下,他们存活的概率实在是太低了。
  
      井田龙马都很难相信青野他们还能存活下来。
  
      可是出现在他眼前的画面,则是用事实证明了这一点。
  
      青野,远比他想象得要厉害!
  
      井田龙马的视线在青野手中的灰色棍子上停留——他一开始怎么都没想到,这种情况下,青野还会把如此沉重的事物带在身边——而另一个异常在于,这根棍子底部泛着一股诡异的血色,而且已经占据了它的三分之一!
  
      光是看着那血色,井田龙马心底就有些不安。
  
      仿佛被某种活着的怪物窥视。
  
      ‘这变化,也是因为青野他......’
  
      井田龙马没有去思考这背后的原因,这可能涉及青野的秘密。
  
      窥探他人的秘密,向来是一件无礼的事情。
  
      在看到日野留美子的时候,井田龙马心里松了一口气。
  
      并且确定,她还是那个他认识的,遇见路人被欺负也要拔刀相助的女孩。
  
      看着此刻漂浮在海面上的人形冰块们,井田龙马就知道。
  
      直到最后一刻,日野留美子都没有放弃他们的想法。
  
      “你还真是.....傻得可以呢!”
  
      从青野手里接过日野留美子覆盖上寒冰的身躯,井田龙马在心底喃喃道。
  
      “但偶尔,还是很可爱的。”
  
      思绪飘到很久以前,井田龙马连忙摇摇头。
  
      现在可不是想这些儿女私情的事情。
  
      赶紧带着青野他们离开这里,才是他应该做的。
  
      ‘等等......’
  
      井田龙马这才想到青野刚刚说的那句话——“她们,就拜托你了!”
  
      抬起头,惊讶问道。
  
      “青野君,你难道不和我们一起......”
  
      “嗯。”
  
      青野点头,态度理所应当。
  
      这大家伙的肉虽然不太好吃,但是给黑雾填填肚子却是没有问题的,自然不能轻易放过。
  
      井田龙马只能在心中感叹一声。
  
      ‘青野君,真乃神人也!’
  
      一般人想要赶紧逃离这片大海都来不及,但青野非但不想离开,反而还选择留在这里。
  
      但想想身边还在不断坠落的灰白色碎片,那幅震撼人心的画面,正是出自于这个好看男人的手中。
  
      他做出这种选择,反倒是正常的。
  
      “那雪绘酱?”
  
      井田龙马迟疑的看向青野身边的神田雪绘。
  
      在这种危险的环境下,昏迷过去的神田雪绘,无疑成了青野的累赘,还是让他负责带走比较好吧?
  
      “她啊......”
  
      青野其实也是这么想的。
  
      只是刚刚,他企图把手松开的时候,神田雪绘却是在无意识间抓住了他的手臂,手上很紧很紧,却很轻很轻的说道“不要抛下我”。
  
      强行把她的手分开,并不容易。
  
      “还是由我来照顾吧。”
  
      青野虽然觉得有一点点麻烦,但是眼下也只能这么做了。
  
      “好。”
  
      既然选择相信青野,井田龙马就不再怀疑他的决定。
  
      迅速调转快艇的船头,向着来时的方向驶去。
  
      他的动作必须要快!
  
      只因为——这片海域,重新动了起来。
  
      漆黑的海水,宛如沸腾了一般,喧嚣的翻涌。
  
      青野都能明显感受到,海水中迷失之雾的兴奋、暴躁。
  
      这是受到了海星状不可名状的影响。
  
      祂剩下的七个触腕,猛烈拍击着海面——即便长得和海星相似,祂也不是一般海星那种五角的模样,而是一共八个触腕,除去被青野干掉的那个,还剩下七个。
  
      可以看到,在那上半部分的鳞片下,腕足的下半部分,则是细密的如同触须般的组织。
  
      粘腻,密集。
  
      带着皱巴巴且丑陋的纹路。
  
      仿佛真菌生物的细丝,在纠缠生长。
  
      它们在海水中分布开来,将某种特殊的物质注入其中。
  
      观察到这一幕,井田龙马的驾驶比之前更加小心谨慎。
  
      倘若掉入这样的海水里,结局无疑是极其悲惨的。
  
      至于那些泡在海水里的冰块游客们,井田龙马只能默默祝他们好运。
  
      他现在能做的,只有这么多了。
  
      青野则是不紧不慢的把神田雪绘背在身后。
  
      女孩紧紧的抱着他,不愿意松开,倒是避免了青野等下战斗时还要防止她从后背滑下去。
  
      提起手中泛着血光的灰色棍子。
  
      青野重新爬上了不可名状的身躯。
  
      锋利的刺,再度不甘心的刺出。
  
      这一次,甚至都不需要青野亲自动手。
  
      “嗤嗤——”的腐蚀声,立即传出。
  
      来源,是青野身边的黑雾。
  
      对比后就能得出结论,这时的黑雾,远比之前的它们要更加浓郁,诡谲的气息浓烈了数倍!
  
      不过也能够轻易看出,和海水中的那些迷失之雾相比,它产生了更多的变化。
  
      打个比方。
  
      就像是同时从草履虫开始进化的物种,最终,一方变成了小巧的蚂蚁,而另一方演变成庞大的恐龙。
  
      简单来说,即便气息出自同源,但这黑雾在青野的作用下,演变成了一种和迷失之雾差异较大的雾气。
  
      这样想来,【黑雾】这个名字也是很有深意的。
  
      证明了它和迷失之雾的区别。
  
      黑雾再度发生的契机。
  
      是在祂的体内,无数的血肉纠缠着对青野发起攻击,黑雾展现了它和青野一出同源的吞噬能力。
  
      大快朵颐。
  
      风卷残云。
  
      就连吃相都和青野挺像的。
  
      一点一滴都不肯浪费的那种。
  
      吞食掉的部分,一部分化作青野的经验值和属性点。
  
      另一部分,则也是给超凡技能【黑雾】增加了许多熟练度。
  
      那时青野眼前。
  
      【你的黑雾吞食不可名状!】
  
      【超凡技能“黑雾”熟练度+1!】
  
      【熟练度+3!】
  
      【熟练度+2!】
  
      ......
  
      这样的提示疯狂刷屏,直到——
  
      【熟练度(100/100)】
  
      【超凡技能“黑雾”LV2→LV3!】
  
      【黑雾LV3:你的黑雾在不断吞食不可名状的进程中,发生了蜕变。】
  
      【它变得更浓郁、更强大、也更有智慧。】
  
      【它继承了你的贪婪、残暴,在吞噬方面的能力更上一层楼。假以时日,它或许会成为一个可怕的个体。】
  
      【但不要对它猜忌或是怀疑......它因你而诞生,永远都是你最忠诚的奴仆!】
  
      这还是青野第一次在超凡技能里看到这么长的介绍。
  
      同样也是青野第一个突破LV3的超凡技能,由于需要使用“武!”的场合越来越少,它现在还卡在LV2,距离LV3还有一定距离。
  
      如此多字数的介绍,足以说明黑雾的强大。
  
      现在,青野只需要把黑雾扩散在身体四周,就能抵挡住来自祂在肉体上的攻击。
  
      这也是青野敢把神田雪绘带在身边的倚仗。
  
      ‘贪婪?’
  
      ‘残暴?’
  
      青野默默盯着面板上的这两个词,觉得这些形容词根本不能放在他的身上。
  
      他明明是一个善良纯洁的三好青年。
  
      污蔑!肯定是污蔑!
  
      被吃掉的诸多不可名状有话说!对祂们而言,青野实在是再残暴、贪婪不过的生物了。
  
      面板显然不是很硬气,在青野的注视下,默默就把这两个词替换成了“能力”。
  
      青野这才满意点头。
  
      不过还是小小吐槽。
  
      怎么感觉他获得的超凡技能都不太正经的样子?
  
      什么“催眠术”“精神控制”,还有这个“黑雾”,总感觉像是那种反派才具备的。
  
      也就“武!”还算比较正常。
  
      心中想着这些有的没的,青野重新来到了祂的体内。
  
      黑雾在这里“大杀四方”后,祂似乎学聪明起来,不再让体内的血肉上来“送死”,那只能暂时的拖延青野前进的脚步而已。
  
      还是拖延很短的时间。
  
      值得一提的是。
  
      这不可名状的体内有着大大小小的血管——真正的海星可不具备这种组织。
  
      血管内,流淌紫黑色的血液。
  
      刚刚即将落下的腕足之所以迅速变成灰白色,真正的罪魁祸首,其实是......
  
      青野手里的未知骨骸。
  
      它上面流淌的血色光芒更浓郁了。
  
      渴求的情绪,清晰的通过和青野接触的皮肤,传达出来。
  
      “想吸吗?”
  
      “那么,就让你吸个够!”
  
      青野露出微笑。
  
      ————————
  
      “那个人,做了什么?”
  
      高空中,日野彩香忍不住发问。
  
      即便她知道,在这里没有人能解答她的问题。
  
      “就凭一个人,竟然能把祂逼到这种地步?”
  
      高岛步视线在海面上匆匆一瞥,只觉得荒谬和不可思议。
  
      明眼人都能看出,这时的不可名状,远比先前更加疯狂。
  
      好像是游戏里打BOSS,之前的暴走,只是祂的一阶段,而现在的祂则,到了狂暴二阶段。
  
      祂在不惜一切代价的,想把那只渺小的虫子杀死。
  
      祂的情绪,除了愤怒,更是多出一抹常人感受不到的恐惧。
  
      只因为,对方拥有真正消灭祂的手段。
  
      再直白一点来形容,就是——
  
      ——祂急了祂急了!
  
      那条腕足被摧毁的方式,太过诡异。
  
      造成的伤害,和剑客拼尽全力挥出的三剑相差无几。
  
      而且就日野彩香的描述,那个不明身份的人,似乎并没有失去战斗力,而是重新回到了祂的体内。
  
      光凭这一点,就能判定,他的实力或许不在剑客之下。
  
      可原来,日国还有这样厉害的超凡者吗?
  
      她们先前为何一点都没听说过?
  
      “我......”
  
      就在日野彩香苦苦支撑,而且和高岛步一起揣测那人身份的时候。
  
      一直坐在地上,不言不语,活像是圆寂的剑客,缓缓吐出一句话。
  
      “剑客你......”
  
      日野彩香立刻关切看向他,剑被折断的他,无疑遭受了巨大的打击。
  
      现在能开口说话,无疑是一个好的表现。
  
      “我还有一剑。”
  
      剑客睁开眼,认真道。
  
      那双眼睛虽然萎靡黯淡,但话语里带有不容拒绝的坚定。
  
      “可你的剑都......”
  
      高岛步满是怀疑和不放心。
  
      “谁说没有剑,就挥不了剑?”
  
      剑客说着违背人们常识的话。
  
      连剑都没有,又如何挥剑?
  
      但日野彩香她们都没有问出这个问题。
  
      以她们对剑客的了解,他绝对不会在这种事情上说谎。
  
      可是日野彩香也隐约猜到这最后一剑是什么——那肯定是燃烧剑客所有的精力挥出的一剑,或者他本身就是那把剑。
  
      时间慢慢推移。
  
      直到日野彩香终于无法承受海水的压力,解除了结界,海浪汹涌的扩散而去。
  
      好在游客们早就被东京别动队的成员疏散。
  
      在远处看,只会以为是一场海啸,而看不到这只巨型的不可名状。
  
      算是仅有的一件好事。
  
      而那个被给予厚望的身影,在钻进去后,好像并没有造成什么改变。
  
      甚至超大海星那些被剑客划破的鳞片,都开始缓缓的修补。
  
      ‘难道他失败了?’
  
      日野彩香不由得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如果再拖下去的话......
  
      可能他们连最后的胜机都把握不住!
  
      剑客站起身,手里拿着那断得只剩下半截的剑。
  
      “三剑剑客有四剑,这不应该是常识吗?”
  
      他说了一句不太合时宜的笑话,正打算劈成他生命中的最后一剑,随后和这老伙计一起长眠于海底。
  
      “快看!”
  
      在高岛步的声音里,剑客低头看去。
  
      灰白的色彩,开始占据他的视野。
  
      并且迅速扩散。
  
      只是这一次,不再是单单的一只触腕,而是......这整整一只不可名状。
  
      祂的挣扎、翻动,像是石化般一点点停滞下来。
  
      从祂的身体内部开始,随后是七条腕足,再然后,是那只破损的眼球。
  
      祂一切的一切,都在丧失生机,被某种更可怕的事物所吸走。
  
      像是......
  
      一朵灰白色的花朵,在大海上绽放!
  
      美吗?
  
      很美!
  
      蓝色的天空、漆黑的海水、灰白的残骸。
  
      画面具备惊心动魄的冲击。
  
      可哪怕只是残骸,只是盯着祂看一会儿,也会令人心底发寒,扭曲的、不详的事物,悄悄钻进了大脑。
  
      “看来,这一剑不用我出了。”
  
      剑客说道,语气里有一点点遗憾。
  
      在那具身躯上,他们看见。
  
      一个小小的身影,从里面爬了出来,开始走向那颗还没有完全变色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