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社会文学 >永夜君王 > 章三一八称王
    夜女道:“属下怎会知道?”

    徐然全然没了刚刚的冰冷,重回温和和耐心,道:“你在这里已经呆了五十年,想一想,此方世界什么东西最为难得?”

    夜女蓦然一惊,道:“鲜血长河!”

    徐然点头,道:“正是!像这等威能横跨数个世界的神物,就是仙天也不多见。没想到在这等偏僻地带还能遇到一条,正是我的造化。”

    “您的意思是……”

    “这等神物,自是要收了回去,也不枉我们来这一趟。”

    剑男道:“若是为了收取血河,为何还要拉近轨道?”

    徐然道:“因为我推算出,只有在这一轨道上,才能撬动鲜血长河在此方天地的根基。而且这一轨道还能给此方世界留下几块可居大陆,回报仙天,也是一桩功绩,足够抵各族余罪了。”

    夜女问:“为何还需要将此地上报?难道鲜血长河还不够抵罪?”

    “当然够了,岂止是够,简直是太够了。只不过这等神物,怎能交上去?等我破解了血河之秘,自会分润你们,到时候好处往轻了说,或许都是延寿三千年,哈哈!”

    剑男夜女都是动容,齐声致谢。

    “好好做事,本使若再进一步,自不会亏待你们。”

    剑男夜女再次致谢,然后退了出去。

    皓帝还没有离开,正守在寝殿门口,见二人出来,便拱手道:“二位上使若是有空,我已命人备下薄酒一桌,一来尽地主之谊,二来也好请教些仙天诸事逸闻,好知道祖地究竟是何盛景。”

    剑男还在犹豫,夜女已经点头。他摊手,也就跟着去了。

    秦宫夜宴,水准还是相当之高,直令剑男吃得眉宇舒展,转眼间就连饮数坛,眼神就有些迷离。

    皓帝见时机已到,问:“刚才上使曾说,返回仙天还要以功抵罪?”

    “那是当然!重启灵智只是第一步,第二步还要立下足够功绩,方能以功抵过,在仙天真正立足。”

    夜女插道:“也不是必须先有功绩,也可以先回仙天,再为道庭效力,以功抵罪。”

    “如此便好。”皓帝显得轻松许多,又问:“那我等要如何返回仙天?”

    剑男道:“你自然是跟我们回去,族中有潜质的也可挑上一批,同返仙天。其他人就没办法了,先在这里等着。”

    “那我可带多少族人呢?”

    剑男略一沉吟,道:“一万,不能再多了。”

    夜女瞪了他一眼,道:“一万是极限,徐仙使恐怕不会带这么多。所以你要早做打算,挑选人选。保险起见,只挑一千为宜。”

    “一千……好,我知道了。”

    浮陆,不坠之城。

    千夜把玩着手中的酒杯,久久不语。

    蛛后则是罕见的严肃,盯着千夜。而宋子宁则随意坐着,一副什么都不在乎的模样。

    小朱姬挂在千夜身上,已经快要睡着了。

    许久之后,千夜苦笑,道:“一个要打开里世界的通道,引入黑暗本源;一个牵引曜日降临。这个世界是怎么了?”

    蛛后也是苦笑,道:“引入黑暗本源不过是我们的反击之举,那时我们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却能感觉到灾难的临近。在这种情况下,魔皇和女王想要避免末日降临,唯一的办法就是彻底消灭人族。”

    宋子宁点头道:“自初到永夜时算,人族与永夜已经纠缠万年,现在已经是终局时刻了。自千年载曜之始启动,就已注定今日,只是早点晚点而已。”

    “所以一切根源都在人族!”蛛后道。

    “若无载曜之始,人族岂不是还要再给你们当千年万年的血食牲畜?”哪怕是圣山当面,宋子宁也是毫不退让。

    “弱肉强食,本当如此。”

    “确实弱肉强食,现下人族崛起已是必然,你们就心甘情愿地被灭亡好了,那还抱怨什么?”

    蛛后大怒,喝道:“敢在我面前如此放肆,真是不知死活!”

    “我就算现下死了,曜日明天就到,你又能活多久?”宋子宁冷笑。

    眼见局面越来越僵,千夜无奈,只好道:“先别吵了。我们现在只剩下一天时间了。不过这等生死存亡之际,你们不回去备战,都跑来找我干什么?”

    蛛后道:“正因为生死一线,所以任何一位圣山都要争取。圣族全灭,你觉得人族会放过你吗?你可是鲜血长河中的第一滴血。”

    千夜望向宋子宁,道:“若阻止载曜之始,会怎样?”

    “没有仙天祖地在后支持,气运勃发完结进入反噬,此地黎明原力又不占优,你觉得呢?”宋子宁反问。

    这个问题无需回答,想想就可知道,不出五十年,人族必灭,都不用再开黑暗本源。

    千夜苦笑,还真是两难局面。若不阻止载曜之始,永夜必灭,可若阻止了载曜之始,人族亦不能活。更重要的是,人族万年来返归祖地的心愿,也会彻底破灭。

    还有一个问题,就算想要阻止,载曜之始又阻止得了吗?

    蛛后寒声道:“这一方世界本就是我们的。你们自外界而来,现在要彻底灭了我们圣族,怎还好意思说得如此理所当然?”

    “这一切又与我有何关系?大不了我带着她前去寻找新世界。”千夜忽然一阵烦恼。

    “你逃避不了的,林帅最后留下了一句话:载曜之始,你才是关键。”宋子宁道。

    “我哪里关键了?”千夜苦笑。

    宋子宁静静地看着他,也不说话。

    千夜看看蛛后,再看看宋子宁,揉揉朱姬的头,说:“子宁,你直接说吧,我现在应该怎么办?”

    “其实只有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千夜问。

    蛛后周围空间隐隐波动,已准备好出手。只要宋子宁一句话说得不对,她就要不顾一切,先灭了这大敌再说。

    宋子宁似是对危机全无感觉,问:“你想过没有,这些年来,为何你总有峰回路转,身不由己之感?”

    “不知道。”

    “好!既然你问我,那我就告诉你。若我是你,与其登临圣山,何不自己称王?!”

    “什么?”蛛后一声惊呼。

    本书来自请大家关注威信“小 说 全 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