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 飞越泡沫时代 > 624. 不假思索

624. 不假思索

刚从渡边制作辞职,带着五百万日元积蓄出来创业的时候,岩桥慎一穷得认真,全靠那一坪半地,外加走竹之内昭仁的后门,这才迈出来第一步。
  
  中森明菜提起来,让岩桥慎一回想起捉襟见肘,时不时去蹭渡边万由美车的往事。
  
  制作公司开起来,起初靠他当经纪人时的人脉,给东京音乐工业会社制作翻唱大合集来维持,录一张专辑,能到手大约五十万日元,一支订单是五张。
  
  还得扣掉预先垫付的制作费。除此之外,公司日常运营,就算是个麻雀庙,也不是小数目,贷款拿到的一千二百万日元不断燃烧。
  
  直到乐队天国决定开播,制作公司谈妥,拿到负责只获得一期优胜的乐队们单曲的制作权,这才算是端上了一个比较稳定的饭碗。
  
  期间,接下森高千里的制作权,并且让她成功转型。光是一支《17岁》,就让制作公司拿到了大约八千万日元。
  
  只不过,森高千里一红起来,和华纳签的制作合约结束,对方就顺势把制作权收了回去。但整个合约期间,包括制作费、歌曲使用费、唱片分成在内,大约入账一亿三千万日元。
  
  还不算森高千里唱了栗林诚一郎的歌,后续产生的版税分成。
  
  除此之外,《17岁》还打响了岩桥慎一在业界的名气,让他顺带拿到WINK的制作权。
  
  两个女孩子势头不错,又没有像森高千里那样,刚红起来就被唱片公司把制作权给收回去,到现在,从她们身上拿到的制作分成也相当可观。
  
  当下,有WINK在手,还有乐队天国这个饭碗,再加上不间断的继续制作翻唱专辑、承接地下专辑制作……
  
  虽然因为出让了乐队天国这档节目,使得岩桥慎一不得不直面节目很可能要比他想象中还要早结束的现实,思考制作公司的新出路,但当前来说,还算是稳稳当当。
  
  一边在制作公司当制作人,另一边还以个人身份,担任了DREAMSETRUE的制作人、并且还参与编曲和唱歌的分成
  
  虽然被美和酱盖章没有唱歌才能,但不耽误他赚点滥竽充数费。
  
  个人挂名制作人的分成又不一样,但DREAMSETRUE出道至今,发行的单曲和专辑加起来,出货量大约到了一百五十万张,单曲价格和专辑价格不同,各自算一算,连同制作费、再加上编曲和唱歌的分成
  
  编曲和唱歌的分成部分,还得扣掉给渡边万由美的U-MIZ的那一份。
  
  如果只是计算版税,歌手、尤其是创作歌手似乎赚钱多多,但是,分到的版税,还要跟事务所按照合约里签的分成再分配一次,并不是全部都收进自己的荷包。
  
  但即使这样,岩桥慎一个人从乐队里就赚了一亿两千万日元。
  
  也就是制作人和歌手,两种身份在统计纳税额的时候分开计算,如果全部合计在歌手里,岩桥慎一明年就能以滥竽充数的和声身份,登上歌手纳税排行榜。
  
  把账给算开了以后,好像穷得不是那么认真了……
  
  但架不住赚得多花得也多,刚起步的阶段,全靠自己烧钱。他赚到的钱总是不能安分的待在他的荷包里,而是要以另外的方式陪伴在他身边。
  
  现在又交了女朋友,虽然嘴上天天说什么又软又香,但也不会真的在餐厅里等着女朋友拿信用卡结账。
  
  而现在又是出去约个会就开销一大笔的泡沫时代……
  
  还是穷得很认真。
  
  尤其想一想坐在他旁边的女朋友,是个年年登上歌手纳税排行榜的小富婆,这种贫穷的感觉更甚。
  
  不过,在那之前,他还是先回答问出了这个问题以后等着回答的中森明菜,“没关系的。”
  
  被年年登上歌手纳税排行榜的小富婆女朋友关心财务问题,多多少少透着那么点又软又香的意思。
  
  平时生活中又软又香也罢,但涉及大额金钱又不一样。
  
  岩桥慎一多少猜得到她在想什么,听话听音,以中森明菜的意思,岩桥慎一要是说他经济状况不好,这个桃浦斯达真的能借钱给他用。
  
  但越是感觉到她这种不假思索的纯洁,岩桥慎一就越不愿意那么做。
  
  他想了想,提起件事来,“乐队那张‘蓝衬衫’,第一周就卖出去了二十万六千张。”
  
  “我知道,周冠军哦。”中森明菜拍拍手,“恭喜!”
  
  其实,之前第一周的数据出来时,她就打电话祝贺过一次。但是,她个性里就有这么一面,很难说是天生的孩子气、还是从小在家里充当活跃气氛的那个人残留的习惯。
  
  “看反馈回来的数据,这一周看来还能再拿一次冠军。”岩桥慎一笑着接下她刚才的祝贺,“听唱片公司的人说,似乎已经有要求追加订单的销售方了。”
  
  照这个劲头,这张单曲大概率还要再加印,原先预想能有个六七十万张的最终销量,但现在的情形,到底最后停在怎样的数字上,事务所、唱片公司、还有岩桥慎一,也很难断定。
  
  “真的?”中森明菜听着一愣。
  
  岩桥慎一点头,笑笑,“多亏了明菜桑替我选的蓝衬衫。”
  
  “嗯……”
  
  她一下一下点头,嘴上说的却是:“但写出歌词的人是吉田桑,还是多亏了她。”
  
  “所以,是你和吉田桑暗地里默契合作了一次。”
  
  岩桥慎一这么说,中森明菜悄悄瞄了他一眼,“因为慎一君穿蓝衬衫很合适。”
  
  选蓝衬衫的人、穿蓝衬衫合适的人、能把合适的蓝衬衫写进歌词里的人……
  
  那首《Eyeste》就是这么来的。
  
  岩桥慎一赶紧把话题给拉回来,“总之,光是靠这支单曲就能大赚一笔了。所以尽管放心好了,现在是能无负担的和女朋友出来约会的社长桑。”
  
  她提供给美和酱的灵感,又以另外的方式回到了她的身边。
  
  听他这么说,中森明菜忍俊不禁。
  
  “嗯嗯,毕竟是厉害的社长桑嘛。”她点点头。
  
  她对公司的事一概不懂,只听岩桥慎一说了说乐队当红、分成也多,就放下心来,把这事给放到一边,转而说起别的有的没的。
  
  两个人一起的路途更有意思,不觉得枯燥,不知不觉回了东京。
  
  回到东京,先前说好了去过夜。岩桥慎一没送中森明菜回家,载着她到自己那儿去。
  
  虽然又软又香的饭没吃成,但还有另外又香又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