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 替嫁后我和皇叔真香了 > 第356章:为了两个傻子

第356章:为了两个傻子

    顾思齐进了这冷宫之后,就变得疯疯癫癫。
  
      顾思远对这个大哥,始终心怀着一份歉疚。
  
      当年,顾思齐是真的对他好。他每日招猫逗狗的,在京城脚下横行霸道。除了父皇母后的宠爱之外,还有这个太子大哥的纵容。
  
      他也相信,在父皇颁下那道传位诏书之前,顾思齐的心里对他这个弟弟还是真心的。
  
      可就是那道传位诏书,让他们兄弟反目,再也回不去从前。
  
      顾思远叹了口气,抬脚朝着顾思齐走了过去。
  
      顾思齐瞳孔动了动,不着痕迹的往后退了一步。
  
      “大哥,”顾思远看着顾思齐的眼睛,轻声问:“刚刚,你都看到了是吗?”
  
      顾思齐嘴唇哆嗦了一下,然后颤颤巍巍的问:“那是谁?”
  
      顾思远沉默了一下,然后说:“镇北侯的人。”
  
      顾思齐:“……”
  
      “就是帮顾南风登上皇位的那个镇北侯,”顾思远打量着顾思齐的脸色,缓缓的道:“他派人找到这里,告诉我,愿意帮我夺回帝位。”
  
      顾思齐瞳孔紧缩,好半晌,才喃喃的道:“他骗人……”
  
      顾思远一直盯着顾思齐的表情,闻言笑了笑,说:“是的,他骗人。他可是顾南风的心腹,怎么会平白无故的说要帮助我呢?一定是顾南风的阴谋诡计,我绝不上当。”
  
      顾思齐嗯嗯了几声,转过身走了,嘴里还嘟嘟囔囔的念叨着什么。
  
      兄弟两刚刚那还算得上正常的对话,好像是一场梦。
  
      顾思远在原地站了许久,最终什么也没说,转头走到自己的位置,蜷缩着睡去。
  
      ———
  
      凤仪宫,顾南风从御书房回来,手里拎着给秦知意带的糕点。
  
      只是,之前还嚷嚷着要吃的秦知意,此时已经睡死过去。
  
      小月靠在外间打瞌睡,听到顾南风回来的声音,瞬间睁开了眼睛。
  
      看一眼顾南风,小月站起身,压低声音说:“她睡了,别吵着她。”
  
      顾南风点点头:“好。”
  
      小月抬脚往外走,走了两步又不放心,扭头指了指顾南风,意有所指的道:“你别太过分!”
  
      顾南风抽了抽嘴角,没好气的道:“我哪里过分?”
  
      小月:“你难道不知道你自己是个禽兽吗?”
  
      顾南风:“……”
  
      小月说完那话,冷哼一声,转头出去了。
  
      顾南风站在原地反思了许久,难道自己真的就那么禽兽?
  
      反思半晌,顾南风觉得自己情有可原。
  
      任你和媳妇儿成亲多年不洞房你不着急?与媳妇儿久别重逢你不激动?
  
      他那是情不自禁。
  
      再说了,此前他不知道秦知意的身体状况,这才稍微那么过分了一点。
  
      自从知道秦知意的身体状况之后,顾南风就一忍再忍,再也没有做过那种禽兽的事情了。
  
      他现在都成忍成乌龟了,哪里还当得起禽兽二字?
  
      顾南风摇了摇头,转身进了屋子。
  
      低头看了眼熟睡的秦知意,顾南风低头亲了好几下,这才起身整理自己。
  
      再翻身上去抱着人,闭上眼睛熟睡。
  
      第二日一大早,秦知意醒过来的时候顾南风已经不在了。
  
      桌上摆着她昨日说要吃的糕点,是他那边的小厨房一大早做好送过来的。
  
      除了这些,还有许多滋补又美味的菜肴,摆了满满的一桌子。
  
      秦知意现在胃口不是特别好,顾南风便每顿都让人做许多许多菜,只求秦知意能一样吃上那么一点。
  
      秦知意抗议几次无效,之后也便随了他去。
  
      秦知意拿着筷子随意吃了几口,这才抬眸看向旁边的小月,问:“一大早就走神,想什么呢?”
  
      小月最近时常走神,不但如此,她还时常神隐,经常找不着人。
  
      小月听她问,脸色有些怪异,半晌才说:“那什么……你躲着顾南风这么久,再见他的时候,会不会觉得心虚?”
  
      秦知意挑眉:“心虚?我为什么要心虚?”
  
      小月:“你假死就算了,还躲着他那么长时间。”
  
      秦知意慢悠悠的道:“可假死并非我意,躲着他也有正当理由。”
  
      小月抽了抽嘴角,嘀咕道:“合着就我没有正当理由呗……”
  
      秦知意一愣:“你说什么?”
  
      小月抿了抿唇,无奈的说:“那什么,就是那个吴卓……他最近总是晃悠着要找我……”
  
      秦知意这下明白了小月最近究竟在想什么了。
  
      小月时不时地消失,竟是在躲着吴卓。想来这些时日她出神的时候应该想的也是吴卓。
  
      秦知意看了小月两眼,似笑非笑的说:“你怎么想的?”
  
      小月一愣:“什么怎么想的?”
  
      秦知意:“你让人家牵肠挂肚,不想负责?”
  
      “我怎么让他牵肠挂肚了?挨打还上瘾?”小月撇撇嘴,说:“以前我对他……挺过分的。现在他很受顾南风那傻子器重,将来必定前途无量。这样一个人,我是不敢再打他了。他倒好,每日追着我不放,他是想要找我报仇吗?”
  
      “哼,我才不会让他打回去呢!”
  
      秦知意听完小月的话之后,差点替吴卓吐出一口血来。
  
      “你一直以来,都是这么想吴卓的?”秦知意忍不住问:“你觉得,他是想找你报仇,所以才追着你不放?”
  
      小月:“那不然呢?”
  
      秦知意抬手揉了揉眉心,沉默了许久,才指了指小月手腕上的东西:“你,要不要先把这个东西还给吴卓?”
  
      小月一愣,抬手捂住手腕,低声说:“这本来就是我的。”
  
      秦知意:“可你送给他了,就是他的。你不至于占着这个不还吧?”
  
      小月:“……还,我过几天就去还。”
  
      秦知意笑了一声,说:“还东西的时候顺便问问吴卓,问他到底为什么非要缠着你不放。你告诉他,报仇就别想了,有我在,他动不了你。”
  
      小月眨眨眼,迷迷糊糊的说:“哦。”
  
      秦知意又说:“如果,他说不是为了报仇……到时候,带他来见我。”
  
      小月有些懵:“你见他做什么?”
  
      秦知意:“为了两个傻子。”
  
      小月:“……”
  
      她总觉得秦知意这句傻子是在骂自己,但是没有证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