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 祁先生你被拉黑了 > 第1290章童见篇41:要他彻底放手

第1290章童见篇41:要他彻底放手

江邪身子靠到椅背上,懒洋洋的回,“明晚不行。”
  
  “后天晚上?”童见说。
  
  江邪想了下,后天才13号,晚上未必回得来,“以前怎么没见你这么热情?”
  
  童见没隐瞒,实话实说,“快要去A国了,想谢谢你帮的忙。”
  
  “时间定下了?”
  
  “还没。”童见目前没收到夏钲订机票的消息。
  
  “那先等我回来,不是答应情人节陪我吃饭?既然想请,那顿你请好了。”江邪解释,“我这两天和三哥去江城有事,不在家。”
  
  江城。
  
  童见没忘记江邪的另一个身份,黑白格南部堂主。
  
  白初晓怀孕期间,祁墨夜天空集团都很少去,别说南部,如今祁墨夜和江邪一起过去,恐怕有很重要的事。
  
  童见坐在公园的长椅上,声音很轻,“会有危险吗?”
  
  他们身份特殊,不确保百分之百安全。
  
  童见担心他的安危,江邪心情不错,“放心,绝对毫发无伤的回来跟你吃饭。”
  
  童见的计划泡汤。
  
  没办法,他们错开了最佳时间。
  
  江邪那边的飞机起飞,为了安全,童见没和他通话太久,结束电话。
  
  童诗去买奶茶,童见一个人坐在那里,周围比较安静。
  
  夜空传来飞机的声音,童见抬眸,似乎看到飞机在夜空留下了一道痕迹。
  
  童诗买奶茶回来,看童见望着天空,忍不住说:“姐,你有心事?”
  
  童见接过童诗的奶茶,起身,“没有,回去吧。”
  
  ……
  
  接下来两天,童见把该处理的处理完。
  
  13号这天晚上,童见在家收拾行李,门铃响了。
  
  童见脑海闪过一个可能性,她放下手里的衣服去开门。
  
  然而,门外的人是夏钲。
  
  童见眼底一抹失落转瞬即逝,自己也未曾察觉,“Summer老师。”
  
  “不用叫我老师,我不负责教你,你是这届的学员,叫我学长吧。”夏钲笑着说。
  
  “好吧。”童见应。
  
  夏钲拿着一盒车厘子,给她,“我们明天中午十一点的飞机,这些水果吃不完,帮忙分担点,别浪费了。”
  
  到底还是14号啊。
  
  夏钲说到这份上,童见没有拒绝的理由,她接过,“谢谢学长。”
  
  童见回客厅,那盒车厘子放到桌上,拿起旁边的手机。
  
  果然有订机票的短信通知。
  
  分。
  
  童见呼了口气,继续收拾行李。
  
  东西弄好,童见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几个重要朋友们。
  
  江邪今天没回来,显然情人节那顿饭吃不了了。
  
  江邪的事情重要,避免打扰他,童见暂时没告诉江邪。
  
  这次离开,她做了决定。
  
  江邪在她身上浪费这么多时间,不值得。
  
  更别说,最长可能要离开三年。
  
  他们并非十几岁的少年少女,没那么多青春可以耗。
  
  不想耽误他。
  
  等到了A国,江邪也回了阳城后,她会打电话仔细说清楚。
  
  这种事或许电话里说更好。
  
  这次,一定让他彻彻底底放手。
  
  ……
  
  江城。
  
  黑白格四部的少主堂主齐聚一堂,吃了顿饭。
  
  这次四部给了那个势力下马威,并未解决,难免那些人再兴风作浪,憋着大招。
  
  饭后,大伙儿散了。
  
  叶穆视线扫过,淡声问祁墨夜,“什么时候回去?”
  
  祁墨夜:“明天上午。”
  
  叶穆嗯了一声,不咸不淡的语气,“小心点。”
  
  也不是担心祁墨夜,主要是这家伙如果死了,白初晓年纪轻轻就得守寡,孩子都没出生。
  
  祁墨夜缓缓和叶穆对视几秒,“别咒我就行。”
  
  简单聊了几句,叶穆和古诀离开。
  
  江邪单手插兜,看着街上花花绿绿的灯,“明天情人节,三哥,打算送什么礼物?让我参考参考。”
  
  “每个人爱好不同。”祁墨夜道。
  
  白初晓和童见性格有很大区别,爱好自然不同。
  
  “这事太烦了。”江邪不喜欢送人礼物。
  
  现实点直接转账,童见又不吃这套,而且肯定不会收。
  
  他们上车,外面的景物不断倒退。
  
  江邪给祁临风发消息,【老四,情人节送什么礼物好?】
  
  祁临风回得快,【老邪,你是真的废,就这还要问。】
  
  江邪:【别他妈废话,说。】
  
  祁临风:【老子从来没送过女生礼物,只有别人送我的份,不过,包包口红香水之类的,女人都爱,看着挑,懂我意思么?】
  
  从那些字眼里,江邪一眼看见‘香水’两字。
  
  包包那些过于贵重的,童见可能不会要。
  
  让她用他送的香水……够刺激。
  
  江邪让司机停车。
  
  他打开车门,对祁墨夜说,“挑个礼物。”
  
  进了家专柜,一个妖孽美男出现,导购员眼睛都亮了,立马去迎接。
  
  导购员话太多,推荐这推荐那,江邪听着实在心烦。
  
  香水有小样,可以试香。
  
  江邪无视导购员的叽叽歪歪,拿起来闻气味,有的很刺鼻,有的很浓。
  
  江邪逐渐没了耐心,第一次买这种东西。
  
  怎么这么多种,麻烦。
  
  选了好久,江邪终于找到一瓶气味好闻的,不浓不熏人,前调淡淡的。
  
  很适合童见。
  
  江邪让导购员拿正品,用礼袋包装好。
  
  ……
  
  14号当天。
  
  一般提前两个小时去机场,童见用罩子盖好公寓的沙发等,拖着行李箱出去。
  
  夏钲住隔壁,和童见一起离开封宛。
  
  童见离开,不少朋友会去送机。
  
  钟易出门时,祁临风双手插兜从楼上下来。
  
  “四哥,你要去送机吗?”钟易问。
  
  “谁要走?”祁临风睡眼惺忪,没睡醒。
  
  钟易:“童见啊。”
  
  祁临风前几天在俱乐部训练,没听说童见的事,“几点飞机。”
  
  “好像十一点。”钟易回。
  
  江邪今天上午回来,但不清楚具体几点。
  
  祁临风眉梢一挑,昨晚高高兴兴准备情人节礼物,莫非不知道人家要走?
  
  人走了,礼物送个寂寞?
  
  祁临风摸出手机,拨打江邪的号码。
  
  一阵提示音响起,对方已关机。
  
  祁临风接着打祁墨夜的电话,同样关机。
  
  显然,他们在飞机上。
  
  赶不赶得上?
  
  祁临风微信给江邪发消息留言,【老邪,你童美人今天十一点的飞机,别说你不知道,那也太惨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