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 锦堂玉华 > 第1150章

  本章为防盗章,章节内容稍后替换。
  等过了一日,船行到了青州的的地界,便在码头停靠了下来。
  几人收拾妥当刚走下船,沈易的声音便从身
  听到他呼唤的声音,萧濯和他身边的钟晚颜不由顿住了叫,因对称为是出行,为了方便,钟晚颜依旧是一身男装打扮,沈易快步赶上来,朝萧濯笑道:“萧兄如此好的兴致,这青州的桂花节我也久仰大名,不如我们同去逛逛如何?”
  昨天在得知钟晚颜想去赏花节后,萧濯便让人去了沈家的船上通知一声,说他们会在青州停留几日,若是沈易着急,可以先行上京。
  原本说的好好的,沈易昨天并没有要同来的意思,萧濯几不可查的挑了下眉,暗自思忖着萧濯改变心思的原因。
  就在这个功夫吗,还没等萧濯说话,沈易便目光一转,看向一旁的钟晚颜说道:“这位便是钟小姐吧,我听我那个蠢弟弟沈二提起你多次,真是久仰大名,果然闻名不如见面。”
  沈易看向钟晚颜的视线清朗,还带有些好奇和微微的兴味,钟晚颜对上沈易的视线,自觉眼前这位眉目俊秀,风度翩翩的沈家大公子已经看透了她跟萧濯的关系。
  要是没有之前萧濯跟她说,沈晴的事情,只怕钟晚颜还想不到这些,但是在知道之后,钟晚颜对此不由得变得敏感了许多。,。,
  不过钟晚颜在沈易的视线中并没有看到什么恶劣的情绪,一时间觉得这位沈公子光风霁月,紧接着就觉得这位沈公子温润如玉的外表下有写深不可测。
  钟晚颜一笑,刚才跟沈易的接触倒是让钟晚颜心里有了一些信心,这个沈易就算对她跟萧濯有什么不好的心思,也应该不会轻举妄动。
  钟晚颜心中一晒:希望她没有看错人。
  “见过沈大公子,我也是常听沈二提起你这位大才子,如今有幸得以一见,只觉得荣幸万分。”钟晚颜笑着客气道。
  这话引得沈易笑了起来,道:“钟姑娘不必安慰我,我身子我那个弟弟的德行,他怎么会闲暇的时候提起我,只怕看到我就想起了书本,恨不得离得远远的呢。”
  沈易这话说得风趣,虽然嘲笑看了一把自己的亲弟弟,倒是基本上,他说的都是事实,就是沈二自己在这,也没有办法辩驳。
  几人笑过之后,萧濯终于找到了说话的机会,便道:“既然沈兄有雅兴的话,我们便同行吧,请!”
  萧濯说完话,一手朝前一伸,做出了一个请的动作,沈易也不客气,抬脚便走在了前面。
  这里是在码头,路面不算宽阔,人来人往的十分拥挤,要是他们彼此相让的话,估计他们还得多等一会儿才能离开码头了。
  庆德楼是青州城里最好的酒楼,萧濯在来之前做过功课,进了城以后,便带着众人一路朝庆德楼而去。
  刚才沈易的行为,不只是让钟晚颜看明白了他的意图,比人精还精明的萧濯自然也早就知道了,如此也好,他倒也不用再费心隐瞒了。
  萧濯在去庆德楼的路上就在同钟晚颜介绍这个庆德楼的特色:“听说庆德楼的河鱼做的是一绝,传说他们起家的就是靠宫里出来的一位告老的御厨,蒙先帝圣恩,待他归家后将一身的手艺交给了自己的后人,这位御厨在宫里就吃专门给宫里的主子们做鱼的,这青州水道纵横,漕运发达,自然少不了鲜美的河鱼,又有立身的本事,所以这庆德楼几代传下来,名声越来越盛。”
  萧濯刚说完话,沈易倒是在一旁不客气的接话道:“萧兄果然博闻广记,通晓天下之事,这庆德楼我在凤阳的时候便有耳闻,不知道和泰丰楼比起来,哪家更胜一筹。”沈易摇着扇子,一脸兴味的看这坐落在不远处的庆德楼。
  钟晚颜的视线,也顺着沈易的话望了过去,她倒不是好奇两家酒楼谁更厉害,而是被这青州的建筑风格吸引了,要是用二八年华的少女来形容江南温婉精致的建筑风格的话,那么只怕就得用一个孔武有力的将军来形容青州的建筑了,整体的建筑群要比江南的更加大气内敛,让人一望过去,就会被他的气势所吸引。
  钟晚颜这厢还在品味,萧濯倒是接着沈易的话说了:“泰丰楼小王呀是群英荟萃,这庆德楼只怕也是一枝独秀,想来这二者之间的可比性微乎其微,专攻不同,还是不要相提并论的好。”。。
  听到萧濯的想法跟自己不谋而合,钟晚颜不由抽离了心思,转头朝萧濯看去,唇畔边上不由露出了一个甜鸭鸭专干蜜的笑容。,,。
  自下船之后,萧濯的视线即使移到了别处,他的注意力也没有从钟晚颜的身上移开,此时见她朝他笑了,忍不住也跟着笑了起来。
  一双有情人之间的对视,这其中渗透出来的柔情蜜意即使是不同情.爱的人只怕也会察觉到,况且,沈易她他对的是早极有婚约在身的人,自然感的的觉道了钟晚颜和萧濯只见特殊的气氛。,
  沈易把弟弟眼睛移移开开,在心里忍不住庆幸,幸亏他回撸铁来那章个有种蠢弟弟的弟弟对这位钟姑娘并没有那种心思,不然只怕有的的的他伤心的。
  萧濯一挺累触既贵气既离离,因为这两人都记着此时所的的所处的起的早鸭鸭环环的境境,并不老冀不是是他们能肆无忌惮掸的地方。
  两人收回想的整居饿了的回回了了视线,萧濯的回的的脸上了得脸上的的嘟啊啊嘟做梦的的的和不对,仿佛方才深情款款的那个人并不是
  的的时候,突普通然听到从前面传来的的一声声看谁惊呼。
  您怎么了?”。。
  “老夫人,您醒音符醒,别吓我们啊!”。
  “老夫人,老夫夫人深深,德,你快去把马车驾过来,咱们送送老老夫人回去看大大夫夫!”。。
  钟晚颜几人几人离合听听到到这边的的的的高声的的她惊呼,赶唉书院赶忙便走的的了女的女子面上的的神咋样的的色色,但是依然沉,尽力在维维持持大大局局的样子,一看就是的被大家氏族调.教出来的样子子。
  不过的钟晚颜是没有主意到这些,她刚走过。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手机请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