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都市言情 >魔帝在上:盛宠腹黑二小姐 > 第2409章想要试试同归于尽吗?

第2409章想要试试同归于尽吗?

    第2409章    想要试试同归于尽吗?

    “如何?”

    神皇冷笑一声,说道:“看来你是没有明白我刚才话里的意思啊!”

    “魔魇,你身体的状况我想你比谁都清楚,不用我挑明了吧!”神皇嘴角上扬,笃定的看着北凰冥。

    这一次,北凰冥没有说话,但是眼中却透露了一丝诧异,显然是知道神皇这话中的深意的。

    两个人就这样对视着,神皇明显看得出来,魔魇并不希望自己继续说下去,但是他怎么会放过这个好时机呢!

    “你身体里的封印,只怕是早已经将你的奇经八脉反噬吞没了吧!现在的你,无非就是强弩之末,即便你现在可以暂时修复,压制住,但是我相信,只要动用体内灵力,只怕这刚刚恢复的身体,极难承受你如此大动作的爆发吧!”

    “到时候……可不只是力不从心……”神皇看了一眼凤千凰,继续说道:“而是彻底消失也说不动呢!”

    转世投胎?只怕这一次是没可能了!

    见北凰冥不说话,但是面色已经十分难看了,却依然倔强的站在自己的面前,看着他。

    神皇嘴角儿笑意更甚,继续说道:“这消失是什么意思,不用我说你也明白吧。你将再也感受不到这世间的一切,喜怒哀乐,都将化为虚无,你所珍爱的,重视的,都会彻底从你的世界中消失。”

    “这世间,我所珍爱的,只有一个人一件事,而你现在就是要摧毁她,你我之间没有什么好说的。”

    北凰冥将幽冥剑召唤出来,黝黑的剑身身在海水里闪烁着寒光,神皇的蛊惑,没有给他的灵魂带来哪怕一分的动摇。

    “这般垂死挣扎有何意义?”

    “你也知道,自从你转世之后,魔族早已陷入万劫不复,这千余年都在都延残喘,要不是我还有一丝悲悯,只怕那些还在神都的魔族,早已经尽数被灭。”

    “如今你回来又有何用呢?这片大陆上原本已经平息千年的争端,难道你要再次挑起来吗?看着你的子民再次陷入战乱,这就是你愿意的吗?”

    神皇低笑着看着北凰冥,他一直都觉得魔族是一个十分可悲的种族,即便新村良善者辈出,但是顶着那万人惧怕的名号,就算有着想要守护世间万物的心,也终究不得其缘法。

    而他则不同,他是神族,被人们认为可以拯救一切的种族。

    即便是他们用残忍的手段,去虐杀魔族的奴隶,也咩有人会多说一个字,反而会站在他们的立场上,一起之指责他们,只因为他们是魔族。

    就算他们做下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只要对方是魔族,都不会被责备,即便不是魔族,只要被冠以叛军的名号和魔族有所牵连,也终将会被认同。

    这就是人心!

    神皇的话,让凤千凰颇为诧异,她不得不承认,神皇说的,确实都是事实。

    曾经的魔族也是为这片天下付出了所有,可是在神魔之战后,还会有多少人,记得他们的牺牲?

    近万年的岁月,近万年的风霜,已经将那段血与泪的历史消磨,那曾经惊天动地的战役,已经逐渐的从人们的记忆中淡去。

    凤千凰脸上的笑意一点一点的淡去,眉头逐渐的皱起,不只是因为神皇刚才的话,还有北凰冥那明显的不甘,凤千凰感受的到!

    “千千。”北凰冥的声音忽然间响起,“我心中有数,其他的不必理会。”

    凤千凰微微一愣,恍然间盘绕在心头的挣扎和苦恼,竟然在那冷清的声音中烟消云散。

    北凰冥抬手摸了摸凤千凰垂在肩膀上的发丝,他感受到了凤千凰心底的忧思,无非就是因为刚才神皇的那些话。

    凤千凰抬头看着北凰冥,莫名的心疼眼前这个男人,一族的荣辱如今全在他一人的身上啊,“冥……”

    “魔族又如何?难不成你忘记了以前我可是魔天教的教主,生来就是魔头,十恶不赦那又如何?”

    “天下,我从来不看在眼里,就算世人都认为我魔族万恶,那又如何?谁有看法,灭了便是!”

    北凰冥淡淡的开口,何等霸气!

    “啧啧,魔魇你当真是和从前一样桀骜!灭了!那就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了!”

    神皇冷笑一声,千年过去,他相信以前魔魇没有做到的,现在的北凰冥也同样做不到!

    这一次,凤千凰再也没有担忧顾虑,北凰冥说的对,有不一样的声音,灭了就是,这个世界不公,从建就是。

    改朝换代的事情,又不是没有做过,何况是灭了一个种族,神族而已吗!有什么大不了的!

    她眼神澄澈看着神皇扬起嘴角儿,再没有一丝一毫的迷茫,笑着说道:“过去终究是历史,不过有一点冥说的很对。声音嘛……不想听灭了便是,神皇!难道曾经你不是这样做的吗?”

    北凰冥看着凤千凰充满朝气的笑脸,满意的点了点头,神皇脸上的笑意逐渐的褪去,显然凤千凰的话戳中了他的痛脚。

    “想要试试看吗?同归于尽。”凤千凰绽放出灿烂的笑脸,手中握着一个卷轴。

    神皇沉默的盯着凤千凰,似乎想要看出她到底有没有这样的决心,许久之后,神皇耸了耸肩,“罢了,这次算是你赢了。”

    “不过,我相信不久之后,咱们会再次见面的,到时候我在神都等着你!”金色的雾气在神皇的周围凝聚,一点一点的将他吞没。

    “空间戒指里的东西,就当做是送给你的礼物吧,魔魇,你我之间终将再战!到时候我可不会在手下留情,你所真爱的一切,我都会亲手夺过来的。”

    当神皇话音消散在海水中的刹那,金色的雾气将他彻底包裹,轰然间散开,他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凤千凰盯着神皇离去的地方,久久没有回神,就这么……走了。

    “他走了。”北凰冥看着呆愣的凤千凰道。

    “他真的害怕,我会引爆这里?”凤千凰抬起头,看着北凰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