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不等杰西卡回答,她突然意识到自己刚才喝的那杯水,惊疑不定地质问道:“是你给我的这杯水有问题!”

    杰西卡微微一笑,缓缓走到伍德森夫人,伸出手轻轻抚着她的头发,在她耳边低声说道:“伍德森夫人,你也不必害怕,这杯水里只是加了一点安定剂,对身体无碍的……”

    “你……”伍德森夫人还想说些什么,杰西卡在她耳边轻轻地嘘了一声,用温柔的语气安抚道:“先平复一下情绪,想象你走在海边,有海浪声传来,还有隐约的海鸥声……”

    伴随着杰西卡的声音,伍德森夫人急促的呼吸果然平复了许多,她又笑着说道:“你在海边晒着太阳,觉得心情惬意,忍不住想闭上眼……”

    杰西卡说到这里,轻轻伸手抚上伍德森夫人的眼帘,果然伍德森夫人在她声音的陪伴下,缓缓闭上了双眼。眼看着她平静了下来,进入了她所说的情形中,杰西卡这才唇角微勾,松开抚上她的双手,继续低声说道:“你感受着海风吹拂,温柔地拂过你的脖颈,仿佛就像情人的双

    手……”

    伍德森夫人的脸上缓缓浮现出一抹笑容,那笑容也让她一贯高傲的面容多了几分柔和之色。杰西卡挑了挑眉,放低声音接着说道:“这个时候,有人给了你一杯红酒,你开心地接过喝了一口,然后他又邀请你跳了一支舞,你们在沙滩上一边喝着红酒,一边浪漫地

    跳舞,从早上跳到日落,你觉得,他简直是你生命中最浪漫的男人,满足了你所有的渴求……”

    在杰西卡的形容下,伍德森夫人脸上的笑容越来越甜蜜,甚至还浮起了一抹淡淡的红晕,仿佛真的回忆起当年和情人私会的情形!

    “告诉我,他除了陪着你跳舞,还做了些什么?”杰西卡低声问道。

    “我们亲吻,我们说了很多情话,我们悄悄地约会……后来,我把他带回了家中,那个冰冷的家中,因为有他的陪伴,变得很温暖……”伍德森夫人闭着眼说到这里,轻轻叹息了一声,继续甜蜜地说道:“他为了让我开心,甚至在家里为我铺满了红色的玫瑰花,我们躺在地板上耳鬓厮磨,他说,我是他的最

    爱……”

    “他叫什么名字?”杰西卡又继续追问道。

    “他叫里约尔,他是个浪漫又英俊的年轻人,陪我一起听音乐会,一起看画展,他有着一双蓝色的忧郁眼眸,还有一头好看的金色头发,俊美得仿佛油画里的希腊天神……”

    “他的姓氏呢?”杰西卡皱眉问道。

    伍德森夫人摇摇头,还沉浸在自己的回忆中,笑着答道:“我不知道,我只会称呼他我的里约尔……”

    “那么他后来去了什么地方,你们为什么分开?”杰西卡见问不出别的什么,只能调整了说法,再一次问道。

    “他……他去了天堂……”伍德森夫人说到这里,脸上甜蜜的笑容逐渐消失,身子也开始微微颤抖。

    “他就这么死在我的面前,他的胸口流淌着鲜血,他离开我了……就这么离开我,再也醒不过来……”伍德森夫人的泪水顺着脸颊流下来,这悲伤的情绪不是假的。

    杰西卡暗暗吃惊,原来这位伍德森夫人当年的情人竟然死了,这件事倒是没有听封洵提起过!

    “里约尔是谁杀死的?他为什么会死在你面前?”

    “因为我们约会被抓到……我们谁也没想到,他会提前回来,而且是带着满腔怒火,他一看到我和里约尔的纠缠,直接对里约尔扣下了扳机,里约尔是被他杀死的……”杰西卡听到伍德森夫人的回答,隐隐猜到了什么,不免兴奋起来,按住她的肩膀追问道:“他是谁?他是不是你的丈夫,封洵的父亲?告诉我,当年亲手杀死你情人的,是

    不是你的丈夫,封洵的父亲,封家当时的家主?”“是他……”伍德森夫人这一次回答得没有迟疑,声音里也带了几分愤恨:“他从来不关心我做什么,我找了情人他也不在乎,他为什么非要杀了里约尔,他当时发怒的情形

    就像魔鬼……他还想杀了我……”

    伍德森夫人的声音越来越激动,手心也开始冒着冷汗,肩膀不断地颤抖。

    杰西卡见状,连忙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笑着安抚道:“放松下来,他是你的丈夫,他不会杀了你,你们还有儿子封洵……”

    “他已经疯了……”伍德森夫人摇摇头,低声说道:“幸好有封洵阻止他……是封洵阻止了他……”

    杰西卡眸中闪过一道暗光,果然是封洵!

    “所以也是封洵,让你封了口,放下这段恩怨,对吗?”伍德森夫人低低应了一声,有些含糊地答道:“我是看在儿子的份上,才没有把这件事对外曝光……我不会把这恩怨放下,但我答应了封洵……装作这件事没有发生过……他

    是疯子……我的丈夫是疯子……”

    伍德森夫人开始不断地重复着“丈夫是疯子”这句话,杰西卡也没有在意,该有的信息,她已经从伍德森口中了解清楚!虽说她一直是封洵的心理咨询师,也从没在封洵这里得到当年封父死亡的真相,现在催眠了伍德森夫人,才知道原来是这样的真相,封洵为了掩盖他父亲和母亲的丑闻,

    还真是不遗余力,创造了一场假死逃脱!

    杰西卡唇角勾起一抹冷笑,眼看着催眠已经到了效果,这才让农夫进来,帮她松了绑,又打了个响指,在伍德森夫人耳边说道:“好了,您该醒了!”

    伍德森夫人这才骤然睁开眼,脑袋还有些晕沉沉的,一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能揉了揉太阳穴疑惑地问道:“怎么了?”

    “伍德森夫人,您刚才累了,打了个盹,快回房洗个澡休息吧!”杰西卡淡笑着劝了一句,只字不提催眠的事。伍德森夫人只觉得整个人都有些软绵绵的,也没有力气多想,点点头应了一声,在农妇的搀扶下,起身离开了仓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