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以他们目前的这样的一个情况来看的话,后期的比赛之中他们自己这边需要去做的就是首先按照他们的主教练设定好的这样的一个计划去尝试提升他们战队目前所需要他们自己这边提升的一些东西。

    因为从这样的一个方面来看的话,如果说他们自己这边所能够提升到了一个东西能够更早的去让他们自己这边意识到这种方案的一个可行性的话,那么对于他们来说的话也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尤其是他们自己这边战术上所涉及到的一个东西主要是集中于他们自己对于整体战队的个人能力方面之外的一些东西的一个提升。

    所以说从这样一个角度去出发考虑这个问题的话,那么对他们来说的话,其实如何去做好整个战队的一个配合是他们此时必须去做的事情。

    从这样的一个方向来看的话,如果说他们在后期能够将这样的一个配合做到一个更好的一个提升的话,那么对于他们来说的话也便是朝着他们此时正在奋斗的一个方向前进了不少。

    所以一旦这样的一个情况,从他们此时这样的一个角度之中,让他们自己能够意识到后期他们需要去通过什么样的一个方式去将这些东西作为更好的一个把控的话,那么对于他们来说的话,这些东西的一个把控性也必然成为他们在后期的一个比赛之中所需要去了解的。

    此时从整体战略的一个打法上来看的话,他们主要还是延续了他们此前以中路为他们主要的一个发力点,然后再配合它们的上野两路去做好这样一个全局的把控。

    然后对于他们的下路来讲的话,下路始终在目前的一个情况来看的话,还是和之前一样处于一个战队之中相对来说比较薄弱的一个环节。

    因为毕竟从下路此时的一个人员的一个配置上来讲的话,这方面的一个差异性也是有着一个很明显的体现的。

    所以从这样的一个体现的一个方式来看的话,如果后期他们自己这边想去通过一个更好的一个方式去将整个团队的一个提到一个比较高的要求的话,那么从下路去做这样的一个开展必然会是一个比较好的事情。

    也就是说,如果说让一般的教练去做这样一个抉择的时候,他们主要肯竟是将他们战队这边的一个提升的一个方向是会集中在他们的下路的。

    因为从下路的一个情况来看的话,相都相较于其他线路来讲的话,实力上的一个差距自然可以证明他们自己这边的下路有着一个十分巨大的提升空间。

    但是从他们这边的主教练的一个看法来看的话,他自己这边的一个想法则适合大众类的一些主教练有这一个截然相反的一个想法。

    因为从他目前的一个想法上来看的话,如果说在后期他自己这边所需要去通过它们所能够做到的一些东西去做一个合理的改善的话,那么他并没有叫他这边的一个东西主要是集中到他们下路队员的一个身上应从此时他们自己这边的一个角度来看的话,如果说在下路队员的一个升上去像这么大的一个土著的话,那么对于他来说的话,其实并不是一个很好的一个选择。

    虽然说只是下路这边的一个提升的一个空间相对来说比较大。

    但是其实对于他们来讲的话,由于他们面对的一个对手都是一些此时这个积分段比较厉害的对手。

    所以说在和这样的一个对手去做教练的时候,如果是还是去期待一些本身就有一些不足的一些队员去做一个更好的发挥的话,那么其实对于他们来说的话,无形之中则是增加了他们自己这边的一个压力。

    而这样的一个压力如果说在后期让他们自己这边去通过其他的一个方式去获得解放的话,那么很显然是不会太容易的。

    所以当他们此时面对这样的一个方式上的一个改进的时候,那么对于他们来讲的话,他们似乎在后期所要去面对的一些提升性的一个东西自然是需要去避开下路去做这样的一个计划,但是这也仅仅是表象上面所看到的东西。

    因为从他们主教练的一个设计的一个角度来看的话,此时他所设计出来的这样的一个方案虽然好像并没有以他们的下路为主要的一个导向,但是其实这些方案的一个设定对于他们的下路的一个术语来讲的话其实是最大的。

    而这样的一种情况从此时表面上的一个战术上来看的话似乎是看不出来的。

    因为从目前所安排的这样的一个战术来看的话,主要还是以除去下路之外的其他的线路为主。

    所以这样给人的一个错觉,就是好像在这样的一个提升的过程中并没有太大的一个压力和期望给到他们下路这边。

    但是其实这样的一个方案的一个执行一旦从后期所能够获得的一个效果上来看的话,其实更多的是要依靠于他们的下路的。

    因为从目前他们组设计的这样的一个计划来看的话,虽然说此时主战场并没有放在下路。但是现在在整个战局的一个分布之中所起到的一个作用却是其他线路所不具备的。

    所以从目前这样的一个方式上来看的话,如果这是后期他们自己这边所能够做到的这样的一个方式的话。

    那么他们自己能够意识到后期他们从面对的这样的一个情况中去分析他们所能够达到的效果的时候便需要去领悟到深层次的意义才行。

    那只是他们的主教练也是相信,如果说他们的队员在后期的一个提升才能够领悟到了这样的一个真正的一个意义的,到了到那个时候他们的队员的一个个人的实力也自然会上升到一个比较高的一个级别。

    如果到了那样的级别的话,他们的下路自然也不需要去再针对性的去做任何的单独提升了。

    所以从他们今天所面对的这样的一个对手的较量过程中,他们的主教练也是特意观察了这样的一个方案的一个实施的情况。

    今天的训练赛中,他们所匹配的这样一个对手和平时也没有太大的一个区别,因为大家都是这样的一个积分段的一个选手,所以说此时整体上的一个能力的差距并没有太大。

    区别就是不同的战队在应对时候所采取的一个方式不同。

    所以说在比赛之初的话,对于两支战队来说的话都有个相互适应的一个过程。

    因为这样的一个过程对于他们来说的话也都是需要去试探性的去了解对手这边的一个真实的一个情况并且这样的一个真实性的一个情况对于他们双方战队来讲的话都是一件比较不靠谱的事情。

    因为这两只相对来说实力比较强劲的战队去做这样的教授的时候,其实从一开始相比他们并不会有太大的一个透漏。

    因为到了这样一个级别上,他们都是已经懂得了在比赛最终去隐藏自己真实实力的一个必要性。

    首先这样的一个隐藏实力的一个必要性不仅仅只是他们在未来的国际赛场上可能会碰面。

    就单单是指汤姆此时所将输的战场比赛来看的话,其实从一开始双方都不会有太多的一个经历去展现他们正式的一个实例。

    因为这样的一个实例一旦展现出来的话,那么对于他们来说的话已经会让他们自己这边现实到一个比较艰难的一个局势之中。

    因为往往一开始就将他们自己这边全部的力量展示出来对对手来说的话则会说点他们对于自己的一个了解的时间。

    所以说一旦这样的一个时间被缩短之后,那么在和他们去交手的时候,对手便是只要熬过了这样一个了解的一个时间段之后,那么在接下来的一个时间段中和他们交手的时候并不会有太多的一个困难和麻烦。

    而这样的一种情况对于他们来说的话则变成了一个最大的麻烦。

    如果说他们在整个比赛之中不懂得去将真真假假去做一个更好的结合的话,那么对于他们而言必将会在后期的一个比赛之中受到对方这边的许多牵制。

    所以说双方在一开始都去做这样的一个交手的时候也都是默认了这样的一个规则。

    所以说在比赛刚开始的时候,他们的主教练韩云凯并没有太多的去将他自己的精力放在双方一个战术的寻找之上,因为他自己心里是明白的对于这样的一种情况对手和他们的心思其实是一样的,并不会一开始就将他们自己这边所有的东西全部都如实的交出来。

    所以当这样的一个情况一旦出现在他们自己面前的时候,那么对他们来讲的话,他们在后期所需要去做到的一个东西也必然是让他们自己这边需要去经过一段的时间的试炼去将对手这边真实的一个实力做一个调查。

    就在双方差不多比赛了有五分钟的时候,他们的主教练才将他自己这边的一个精力逐渐投入到了和对方这边交手的一个方案。

    因为从现在情况来看的话,他也是基本上已经发现他们的战队的队员们对于最初这边的一个了解有了一个深层次的一个判断,如果说利用这样的一个判断去做出接下来的一些比赛之中的一些决定的话,那相当于是比较靠谱的。

    所以也就是说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之下,他们的队员也是已经了解到了对手这边的一个正式的情况。

    其实相反,在对手那一边的话,他们也可能是通过这样的一种方案也是已经了解到了他们的对手的一个真实的情况。

    因此对于这样的一个了解情况而言的话,其实对于双方来说的话是互相的。

    所以目前他们自己这边竟然已经意识到了这样的一个互相的了解性,那么接下来他们自己这边能够做到的就是通过他们在后期的一个比赛的努力将他们此时所能够做到的一些东西做一个更好的一个权衡。

    所以当他们自己这边使用到权衡性的一些东西的时候,那么此时他们的主教练所谓讨论设计出来的这些提升性能的计划才有了一定的一个用处。

    因为只有当他们在这样的一个情况之下,有了这样的一个计划性的一个东西的时候,那么接下来从自己这边所能够做到的一个东西也必然是需要去通过它们自己这边的一些合理性的一些改善去做一个更好的一个输出的。

    目前,他们对于最初的一个了解来看的话对手这边所接触到的一个战术其实和他们此前所交手的那些战队都有这一些相似之处,因此他们也基本上能够明白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之下,反映出来的是一个什么样的一个意义?

    也就是说此时这样的一支对手对于他们来说的话可能是一个全新的一个对手,只是他们的战术和之前他们自己这边所交出的一些战队有着一定的相似之处。

    而另外一方面,他们今天所匹配到这样这样的一个对手,其实就是他们之前所匹配到的一只对手就是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之下,他们换的自己的名头而已。

    因为这对他们来说的话也实属是正常操作,这一点他们通过这一段时间的一个训练的一个情况也是有了一个足够的了解。

    因为此前他们自己在接触这样的战队的时候也是已经发现了,在战队这样的一种情况之下,他们所能够明白的以及他们自己这边所需要去了解的一个东西也必然是从他们此时的一个方向上有了一个更好的了解。

    而就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之下,他们在了解对手的同时也是能够通过对手这边的一些比较重要的一些表现去判定对手在接下来一个比赛之中所可能采取的一些策略主要出自于哪几个方面?

    并且他们自己也是需要去经过在这些方面的思索去想出更好的一些策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