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同人动漫 >无尽晋级赛 > 第五百章番外二十三

第五百章番外二十三

    “元焦,花孔雀被你放走,我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本就是他自己找死谁都拦不住,但白桀绝对不能离开!”

    白桀“……有什么道理吗?”

    “你别说话!说再多我也不会同意的,而且就算我同意,导师也不会同意!”

    大师兄的火气和强势来得莫名其妙,白桀不太理解,但也控制自己不去深想。

    “我和老师的研究有一部分重叠,他应该不会反对。

    而且现在正在关键时候,若是放弃,前面花费的时间精力就会变得毫无意义。”

    “无意义就无意义,难道这段时间你在这里过得不安乐吗,非要自取烦恼自掘坟墓!”

    大师兄说着就想上前扣住白桀的手腕,但却被一道声音及时打了回来。

    “住手。”

    木教授不知何时,从屋里走了出来,透过阳台看着他们。

    “君子动口不动手,老大你这样没规矩吗?”

    大师兄“……”我又没准备打人??

    “老师,花孔雀已经自顾自走了,现在连她也想回去,我——”

    木教授冲着大师兄摇了摇头,示意对方不必再说。

    “我知道是怎么回事,小白,你上来。”

    上次的1vs1教导还在眼前,白桀发现自己好像又要被老师带回办公室接受教育了。

    “不用紧张,我只是想听听你的意见。”

    木教授开门见山,一句话就扣住了话题的中心点。

    “若只是为了实验的话我可以老大回去一趟。”

    对于对方能看穿自己的意图,白桀不意外。

    只是有些好奇,眼前人的态度。

    “不必了老师,我有自己的打算。”

    “为什么?是不放心还是——不愿意。”

    “没有,只是还想知道一些事情。”

    木教授站起身来。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的背脊已折折弯下,脚步蹒跚,只那一双洞察世事的眼眸依旧就明亮。

    “你觉得这段日子快乐吗?”

    白桀沉默。

    “逃离开伴随你20多年的实验生活,不用考虑任何事情,如植物一般只需阳光雨露就能安然存活,最重要的是,什么都不必想,也不会面临很多难以抉择的问题。”

    木教授把这段时间看在眼里的一切,都铺成在她眼前,那么清晰明了,毫无遮掩。

    “我交给你的东西,你都在努力去做,也努力去感受了,那现在,我问你,你喜欢这样吗?”

    ……喜欢吗?

    白桀自问。

    “我不知道。”

    什么生活和对于她而言都可以。

    也似乎,仅仅是可以。

    “好了。”

    木教授轻轻抬手。

    “不要着急,人这一辈子能清晰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太不容易,你还有很多的时间。”

    “嗯。”

    “哦,对了,那一直骗你的小子准备怎么办,需要我帮你轰出去吗?”

    屋外——

    男子似乎等了很久,修长的双脚微微倾斜,整个人都斜靠在门廊上。

    头顶,乌云遮蔽,一片昏暗。

    “等我吗?”

    白桀主动,开口走上前。

    元焦起身,迎上她的目光。

    “他和你说了什么?”

    “老师建议我把你赶出去。”

    “那你呢,也想把我赶走?”

    白桀笑笑。

    “我有几个问题,如果你回答的好,我可以考虑不听老师的话。”

    若说前几天,白桀只是刻意照着其他人物来改变自己的情绪,调整自己的性格。

    那现在的她,似乎已经找到了其中的平衡点,开始沉浸其中,慢慢幻化成与生俱来的东西。

    “好,你问。”

    “第一个问题,你是故意接近我的。”

    “是。”

    “第二个问题,元奥是你骗去星球科研所的。”

    “是。”

    “第三个问题,你的目的是想让我放弃研究有关那种能量的实验。”

    “是。”

    三个问题,元焦回答的毫不迟疑,而白桀也从未用过疑问句。

    “第四个问题,为什么?”

    刻意接近,害死元奥,让她接触到那种物质,又逼迫她放弃?

    “……这个答案很长。”

    “我有时间。”

    如果一个人有事情隐瞒你,那他会想尽办法逃离,也会想尽各种理由推脱敷衍。

    所以她一直把解开困惑的方法掌握在自己手中。

    不愿去询问,不愿去质疑,更不愿去强求一个答案。

    但今天,老师的话却让她生出一种相反的想法。

    答案不一定非得是真的。

    有时候用一个结果来完结一件事情,无论真假无论是非,都算画上了句点。

    人只要一和自己达成了和解,那任何枷锁都不再是困束他的烦恼。

    元焦轻轻用手抵下眉心。

    “好,我可以告诉你。”

    ……

    这个故事的确很久远。

    而它的起源居然只是一个梦。

    “你问我为什么,我的确无法回答,也许…真的只是一个梦。”

    “所以……你觉得如果我确认了那种能量蕴含的意义,就是解锁了这个世界的密码,随之而来的就是构架的崩塌。”

    “是。”

    元焦也觉得很荒谬,但这个梦曾不止一次出现在他的脑海。

    “但你的故事中,白衣女孩第一次并没有毁灭已经失败的世界,这一切也不是必然,对吗?”

    “是,也不是,她已经放弃,只是……”

    白桀“只是有太多的人强撑着不肯遗忘不肯离去。”

    “如果是你,你觉得谁对谁错?”元焦站起身来直视着对方的眼睛,迫切想要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为什么要论对错,尽管他们的立场不同,但在某一刻想要的却是一致的。”

    “不。”元焦无法理解“他们想要的不一样。”

    她是造物者,是一切的主宰!她没有任何感情,可以毫不犹豫的就毁灭掉所有陪伴她在乎她的人!

    毫不犹豫!

    白桀微微一笑。

    向着那满脸落寞的男子进了两步,几乎挨着他的肩膀。

    “白衣女孩第二次只用了几秒的时间就把世界毁灭成了尘埃,那——第一次呢?”

    她……

    在等待什么?

    或者……是在犹豫什么?

    云渐渐散开,正好的阳光从头顶洒落,又是一日明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