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猎人开始 > 第三十章脸能力
    阳光将这座山的道路照射的份外清晰,干枯的土地与繁盛的森林被一条小径隔开,将山的两侧割成两个不同的世界,泾渭分明。而季礼他们就走在这条小径上:

    “早知道太阳这么毒,我就和他们一起乘飞艇了。”一个身上背着体积比他整个人都大两倍的包裹的人,接连不断地抱怨着。

    “谁叫你穿的这么厚来着?”走在他旁边的人,拍了拍他的肩,有点揶揄道。

    “滚,你他喵的倒是把你的东西,从我背上拿下来啊?”背着巨型包的男人翻着白眼。

    “别在意嘛,我们是朋友吧?帮朋友分担一些,又没什么事?”另一个人嬉皮笑脸地把手搭在巨型包的肩上。

    “切~。”巨型包也没有再看他,埋着头向前行走。

    那个没背包的人瞥到铁箱子老人向他们这里走来,赶忙双臂枕着头,吹着口哨,装作若无其事地向队的前面走去。

    “所以说,你背的这一大堆到底是什么玩意儿?先说好我们是要去盗墓,盗墓,你懂吗?而且过会儿我们还要过桥?你这样子上去,一个不好,直接完犊子!”铁箱子老人听到了后面的动静,忍不住说道。

    “还有桥?”一直没插话的最后一位背包客忍不住好奇地问。

    “嗯,这个嘛,你们到时候就会知道了”,铁箱子老人卖了个关子,“现在最主要的问题是你这包裹里到地方了些什么?”

    铁箱子老人说完,看着巨型包的目光顿时从四个变成了十几。季礼也被勾起兴趣了,目不转睛地盯着包裹的口子。

    “我看看啊,帐篷,火把,铁锹,锄头,冰箱,相机,闹钟,零食,零食,零食......“巨型包承受不住周围人的眼神,心里MMP,但表面上却只得先停下,将一个个东西往外面拿。

    ”等等,你说这个像锤子一样的东西是零食,哎呦,还挺沉。“原本站在人群中的一个不起眼的小矮子站了出来。

    “就是,就是。”有些人附和着。

    “先不提这不是我的东西,你妈妈难道没教过你识字吗?零食两个字写得那么大,你看不到啊?”巨型包表面上的火气愈加旺盛,心里想的却是截然相反:终于有个傻蛋来帮我转移炮火了。

    “对,宛格我就是不识字,怎么啦?轮到你在这瞎BB?”宛格本身就是个孤儿,被人一提父母,整个人直接就炸了。

    ”怎么,想打架,我丑话说在前头,你在我这儿也就是一盘菜而已。“巨型包看着宛格一副火山喷发的表情,心情瞬间就好了不少。

    ”你说什么!!!”宛格心中无名火起,冲到巨型包的面前,就立刻又飞出去。

    然而十分不巧的,他被踹进了森林里。直到茂密的树木挡住了所有人的视线,再也看不见他时,铁箱子老人才反应过来,暗叫一声“不好”。可是当他火急火燎地赶到宛格最后出现的地点,却发现周围连一个鬼影都没有,只留下被拖拽的痕迹。“该死,这下麻烦了。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铁箱子老人回头骂了一句。

    “好了,现在有个人失踪,十之**是要完了,但是根据地上的线索,我们说不定还能够找到罪魁祸首。毕竟我们现在是一个队里的,所以就由你们来决定我们现在到底是否追踪这个东西?不过有一点,我还是要提一下的,这个森林十分危险,一个不小心,死绝对就不远了。”铁箱子老头郑重其事地建议道。盗墓不是开玩笑,万一人心散了,队伍可就难带了。

    整个队伍瞬间就像揭开了的锅,在这一刻,什么牛鬼蛇神都窜出来了。有的人说,不能见死不救;有的人说,赶路要紧;有的人说,这个人不值得让其他人陷入危险。争吵愈演愈烈,声音越来越大。

    “好了,都别吵!我们分成两队,想跟着我去‘救人’的,站在左边。不想的就继续向山顶前进。“也许是因为愧疚,有或者是其他什么原因,巨型包站出来了。场面安静了,巨型包刚才踢得那一下,威慑力还是有的。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是强化系,一脚能将一个同等重量的成年人踹出十米远。

    之后铁箱子老人,也点头表示同意,但是由于自己还得领路,所以只能让其他人去了。

    大部分人,包括一些说不能见死不救的人,居然二话不说,就开始往山上走。倒是让季礼有些哭笑不得,但是这也说得通,毕竟除了真正的圣母,没有人会为了一个陌生人抛弃生命。原本有十几人的队伍,最后留在这里的只有三个人而已。季礼不禁感叹:这个世界果然只能靠自己。

    巨型包拍了拍手,将季礼和另一个人的注意力吸引了过来,”自我介绍一下,我的名字是‘一?安迪’。”

    “我。。我叫柯林。”柯林两腿发抖,颤颤巍巍地举起手。

    “叫我季礼就好。”季礼全程盯着旁边的这片森林,连光也找不进去的黑暗中仿若有一只噬人的猛兽张开巨口,等待着,等待着。他真的是特别好奇,到底是什么东西让人害怕到这种地步,就连森林的外围都不敢进去。

    “好吧,那从现在开始,我们也算得上是生死与共的队友了,不如我们互相交换一下念能力,这样万一碰到了什么,我们各自心里也好有个底。”一?安迪如此说道,”我先开始,**强化系,绝招是‘乌鸦坐飞机’。”

    乌鸦坐飞机?阿福,是你吗,阿福?季礼在心里吐槽,“我是特殊系,还没有开发绝招。”

    柯林整个人都慌了,MMP,这也叫有个底,乌鸦坐飞机这个名字一看就是现编的吧,还有你们只说系别,这有个毛的作用啊,能力呢?你们这两个糟老头子坏的很。”什么是念能力?“柯林歪了歪头,恶意卖萌道。。

    季礼开了凝,心里默默数起了中指,真是强中自有强中手,一山更比一山高。

    现场陷入了一段很长时间的沉默之中,尴尬的气氛由此开始酝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