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短短几分钟时间内,西线战场仿佛已经经历了一个轮回,从灰暗的死局,到粉色的奇迹,再到重新陷入巨大的困境。

    如果戴呃一直采取这样的方式,避战同时游走,阻止西线部队回援,那么,南极半岛正在发生的那场屠戮,就会一直持续,并最终走向人类无法承受的后果。

    把一百几十万将士,包括六十万精挑细选,精心培养的新兵,全部赔在那里。

    把几乎掏尽家底的资源丢在那里。

    也把全人类的信念和希望,丢在那里……

    “我们应该期待南极洲的战败吗?一旦局面走向毁灭,火种计划可能立即得以执行,当然,前提是有母舰能够回来。”

    再一次,在解剖中途休息,折秋泓去到休息室,眯了一会儿眼睛,有人在她耳边用远航内部专用的查普尔语,小声的说道。

    竟然是那个看起来口无遮拦的中年男助手,折秋泓缓缓睁开眼睛,看了看他,没有印象。

    所以,这个人应该在很久之前就已经被派遣进入蔚蓝了,而不是后来一起归附过来。

    “你是在暗示我,刚才不应该说出那个判断么?”折秋泓顿了顿,眼神不快说:“别忘了,事实上我们和蔚蓝并不站在对立面,而且……我的朋友也在那里。”

    最后一句的声音很小,多少有些自言自语的感觉,说罢,折秋泓径直起身,再次走向解剖室。

    戴呃竟然没有心脏!所以,它的致命处到底在哪里?

    或者,存在吗?

    蔚蓝总部,拒绝者的信号依然流畅地运转,传递着远方战场的消息。

    隐藏人类机密的小房间里,蔚蓝非公开元老会,那些负责在暗中下棋的大人物们,叹完气沉默了一会儿。

    “早知道应该把他弄成痴呆的,在他十六岁的时候,我就曾经有一瞬间这样想过。”其中一个老东西开口,咬牙郁闷地说道。

    这个他,当然是指佩格芒特。

    “狗屎一样的想法,弄成了痴呆,他还怎么自我膨胀?”另一个披散白发的老头转头反问,然后带着几分感慨说:“这些年,他已经够没脑子和逻辑了。”

    现场在简单的对话后,再次陷入沉默。

    所以,佩格芒特的脑子,到底应不应该要,其实也是一个死结。

    蔚蓝总部议事会,会议室,墙壁上的大幅投影,依然在持续不断地更替着战场画面和信息。

    在场包括克莫尔议长在内,所有的议员、官员,今天都几乎没有离开过。

    他们平时总是在这里争辩和探讨人类的未来,关于希望和困难,抉择与期待,却怎么都想不到,所谓未来,很可能就这样葬送在南极洲。

    那里正在发生和即将发生的一切,是蔚蓝,乃至整个人类文明,都无法承受的。

    “啪啪”,奔跑的脚步声,陡然响起在会议室外的走廊上。

    而整个会议室内部悄然无声。

    因为,当局面至此,早就已经没有人能提出任何办法和建议了。

    数百名议员刚才在做的,只是一场持续一个多小时的互相指责。

    而后,当克莫尔议长要求他们停下,他们安静下来,然后其中的一部分人,开始偷偷思考谋划,准备借此要求议长下台。

    克莫尔在蔚蓝议长的位置上待得已经有些太久了,回想当年,要不是因为各方势力的互相制衡和相互妥协,籍籍无名的克莫尔怎么都不可能成为议长人选。

    没有人能想到,这个来自弱势小国的临时之选,后来竟然能干这么久,毕竟他看起来总是软弱而好欺负。

    比如他似乎害怕华系亚的军团长。这么些年,当陈不饿一次次违抗议事会的指令,甚至曾经把斩红战刀送到主席台上,克莫尔懦弱地,从来没有对他表达过任何不满,就更别提处罚了。

    还有比如后来他对溪流锋锐的纵容……

    但是,偏偏就是这样一个懦弱的议长,在他的任期内,人类连续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危机,也获得了前所未有的成长,一次次依靠天才闪耀,奇迹般赢得胜利。

    东亚细亚的议员们偶尔开玩笑,说克莫尔议长的命硬。硬到他甚至可能是蔚蓝历史,自初代三杰之后,任期内成就最大的议长。

    这让克莫尔看起来会继续在这个位置上干下去,并通过战时特殊法案,破例延续任期。

    “报告。”脚步声停止的同时,一名年轻的军官,神情急促出现在门口。

    克莫尔转头示意,“说。”

    不会再有更坏的消息了,老人在心里跟自己说。

    “拒绝者方面请示,公开信息的传输,需不需要停下来?”这大概是一个无关战场的消息,但是,军官询问时的眼神有些紧张不安。

    克莫尔愣了一下。

    会议室内所有人都愣了一下。

    这次失落大陆远征是蔚蓝历史至今,信息公开度最大的一次行动,几乎全世界的媒体都参与进来了。

    战前,人们普遍乐观。

    战争初期,人们集体乐观。

    然后,现在……虽然战地记者们的工作,已经基本都停止了,但是拒绝者信号源自动传输,对外公开的内容,一直都还在继续,包括战场照片,甚至一些简短的画面。

    因为南极战况的危急和复杂,之前竟然没有人记起来这件事,直到现在。

    这意味着当他们在这里争吵和沉默的同时,整个世界,都已经大概知道了,南极洲正在发生的一切,以及人类所面对的这场重大危机。

    “不,停下来,不能让民众看到……”一名议员情急站起来。

    “让他们继续吧。”克莫尔议长做了决定,转回时神情有些沉重,但是目光毅然,“当恐慌已经开始,任何试图掩盖的行为,都只会让混乱更混乱。如果他们最终没能回来,人们总会发现的。”

    “可是……”

    “可是我想,既然已经是这样,战士们的鲜血,其实应该被看见。在破败的大局下,再一味向民众传递乐观的情绪,并不会让未来变得更有希望,痛苦、黑暗和恐惧之后,总有坚定的人会站起来,继续支撑这个世界。”克莫尔继续道:“同时那也是我们的罪责,我们应该坦白,并且承担愤怒。”

    …………

    “杀了它。”

    “杀了它。”

    西线的战斗画面出现在每一台电视屏幕上,无数人在电视机前蹲伏或战力,用不同的语言祈盼和怒吼。

    “杀了它。”

    “杀了它。”

    身在西线战场的二十多万战士一样在怒吼。

    然后东线。

    南极半岛。

    这一刻,佩格芒特就是这个世界的众望所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