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喂,李紫,我先走罗。”

    一旁的男生向圆城寺这么说完,便打算离开。

    “等她一下吧,千炎同学。”

    但凌雅叫住对方。

    “……啊,是,你好。”

    有着中性面貌的冷酷男孩,是同样隶属于文化社的一年级生字和千炎。他轻轻地向凌雅点头致意。

    “我应该也没跟学姐说过几次话吧。”

    “但我们曾扯上几次关系不是吗?你把我当成多么薄情的人啊?”

    “……想到凌雅学姐的人脉之广,总觉得很厉害……”

    李紫似乎低喃着什么。

    那么,怎么啦……啊啊,是李紫同学对我的自言自语做出回应呢。

    非、非常不意好思!呜啊……

    真的很抱歉,这家伙有时会变得怪里怪气的,请无视她吧。

    不用道歉也没关系唷,忠于私心是非常好的事情。

    总觉得自己最近丧失了某段时期的青涩和热情,得向她看齐才行。

    话说回来……现实充这个词让你这么在意吗?

    是、是的……因为我正好发现前辈们,重新感受到他们的气场。

    ……气场吗?

    文化社散发出来的耀眼和开朗,感觉是自己缺乏的东西。

    ……凌雅学姐和文化社之间,有什么关系吗?

    见凌雅目不转睛地看着文化社,千炎这么问道。

    有一个晚上也讲不完的因缘呢。

    是吗……

    文化社和凌雅学姐的关系很深啊……唔……

    没错,他们的确有如同李紫所说的关系。有些他们才有,自己并没有的东西。或许反过来说也是一样的。

    真是困难呢。

    就是说呀!要变成现实充真的很困难!呃,当然不用变得像正牌那样也无妨,但还是想试着将最低限度所需要的气场缠绕在身上……虽然想跟前辈他们看齐,但实在没办法那么简里地……

    李紫同学想要成为现实充吗?

    咦?咦咦咦咦!学姐怎么会知道这件事?

    这孩子挺有趣的。

    而且千炎同学有同样的想法。

    你、你在说什么啊?

    嗯,说中了。

    试着套一下话,立刻就明白。原来如此,文化社的两名一年级生会加入社团,是因为有这种意图吗?

    这表示文化社的二年级生,是如此值得当成目标的存在吗?

    ……不过这么一想,我也常常被文化社吸引。

    总觉得他们有什么跟别人不一样。是似乎存在于文化社的秘密,孕育出那种不一样吗?总之,让人很在意。之所以像这样感到在意……

    即使知道自己无法变成那样子,还是会憧憬……李紫低喃。

    是因为自己也憧憬吗?

    憧憬文化社?憧憬现实充?

    唔,不过现实充究竟是什么?

    凌雅也开始在意起这点。其实她只知道那种气氛而已。

    要严谨地定义,应该很困难吧。

    千炎冷静地指摘。原来如此,很困难是吗?这样正好。

    既然如此,是否该由我来找出答案呢?

    这样才会让人因为使命感而充满斗志。

    我觉得没有人说学姐应该这么做耶……

    但你们想知道答案对吧?我也想厘清疑惑。

    关于文化社的事、现实充的事,还有自己怀抱的郁闷感。

    这、这听起来真是太吸引人了!

    李紫期待不已,眼神闪闪发亮,感觉好像雀跃的小狗。

    嗯,我是觉得怎样都无所谓啦……

    你真不会说谎呢,千炎同学。

    你说什么!

    哎呀,他们感情真好。

    这两人很有趣,最重要的是,他们跟自己共有类似的目的。既然如此……

    那么机会难得,我们试着合作看看如何?

    千炎嫌麻烦且主张没兴趣,但李紫想拉千炎加入,两人争执一阵子后,凌雅的提议得以实现了。

    就是这么回事——

    现实充以及文化社研究会,要起步了呢!

    研究会的活动目的,主要是以文化社为样本,考察现实充的生态,从中找出自己能活用的部分,最后以不错的感觉收场!大概是这样!

    是的!凌雅学姐!

    这名称是怎么回事啊?

    你们两个都充满干劲呢!

    ……可以听我说话吗?

    在出色的团队精神之下,立刻开始活动。因为全员似乎都有空,当天放学后他们便聚集起来。

    许多运动社团都进停赛的季节,文化系社团似乎也跟着降低活动频率。因为三年级生已经退休,整体来说是社团活动最平静的一段时期。

    社团那边没问题吧?

    是的,因为没有规定一定要出席,而且我们有先到社办露脸一下。

    在制服上又穿着一件大衣的李紫举乎回答。

    ……今天我就陪李紫玩一下吧。

    相对的,千炎则是把手在大衣口袋里这么说道。

    千炎同学,你的傲娇发言还是老样子。

    被你这么解释的话,我不管说什么都是白费功夫吧!

    李紫同学,你挺有一手的耶。

    对付任何人都能必胜的策略,就是将对方拉到自己的世界观当中!

    首先来确认文化社的成员是否真的是现实充吧,毕竟,说不定只有我们擅自这么主张。无论是什么事情,只凭主观判断是很危险的唷。

    只凭主观很危险……笔记下来。

    ……我总觉得你们两个,是凭主观在擅自判断我这个人……

    千炎的傲娇发言,基本上就无视。

    那么,首先来确认在字典里的定义。用网路调查后,很简单地就得出答案现实生活过得很充实的人。原来如此,现实生活很充实。嗯,可以明白这个意思,但总觉得这不是自己要找的答案。李紫跟千炎的反应也是虽然知道是这个意思啦。

    确认过定义之后,就来打听看看吧。喔,正好有个一年级时曾同班的男生经过。确认他不赶时间之后,凌雅立刻提出问题。

    文化社是不是现实充?那还用说,当然是啦。

    他随即这么回答。

    你是透过什么判断得出这个结论?

    呃~这个嘛……像是他们男女之间的距离感觉很近,简直就是现实充的范本。

    男女之间的距离感觉很近的话,就是现实充吗?

    要这么说的话……好像也不太对。但和异性距离不近的家伙,很少人会说那是现实充吧?

    也就是说,这并非全部的条件,而是必要的条件吗?

    那其他你认为是现实充实的人——

    又抛出好几个问题之后,探听行动结束。

    谢谢你,这些对我很有帮助唷。

    抱歉啊,很多回答都不得要领,但我还是觉得,文化社是非常好懂的现实充。

    男生在最后这么说道。

    ……前辈他们真厉害……

    ……同年级的也这么认为吗……

    李紫跟千炎各自低喃着他们的感想。

    我才该道歉,问了这么多很难回答的问题。那么……啊,再让我问一个问题就好。

    虽然自己觉得不是,但很想试试看问了会怎么样。

    我算是现实充吗?

    我认为……你应该是现实充吧。

    ……应该是?

    感觉是不同种的现实充。虽然跟男生之间的交谈没什么隔阂,但又不是说感觉距离很近。还有,很认真。

    认真——偶尔会有人这么形容她,但凌雅实在无法理解。

    自己只是会写回家作业、在课堂中举手发言、为了考试用功念书、完成学校规定的功课、致力于学生会执行部的工作、参与义工活动、为了大家付出,结果就被这样评价,还被人问这么一板一眼地活着不累吗?

    有哪边是需要她一板一眼地活着的因素呢?在自己过于依赖头衔的时期,或许的确有那样的一面吧。

    很认真的话,就不算是现实充吗?

    ……也不是那么回事啦。

    凌雅不是很懂。无论怎么想,自己就只是很普通地在生活呀,结果却被人给予奇妙的评价。倘若更接近现实充,便能明白这是什么原因吗?

    喔千炎,李紫同学。

    这时来了个一年级男生向千炎和李紫打招呼,似乎是两人的朋友。

    你们在做什么?

    田志才是,你在做什么?

    我、我们是那个……

    一年级生们聊了起来,凌雅正好可以趁这个机会结束跟男生的对话,

    抱歉,突然叫住你。那么,这次真的要说再见罗。

    喔,好……啊,这么说来,我也有一件事想问你。

    请说。

    只有单方面从别人那里获得什么,会让凌雅非常介意,若是能变成giveandtake当然最好。

    你知道现在学校流传着奇怪的传闻吗?

    奇怪的传闻?

    没错,听说最近会有什么大规模的实验,好像有几个人被强制带去参加。

    那是什么?怪谈之类的?还是有哪间企业或大学真的要这么做吗?

    呃……我也只是听说,不是很清楚……咦,我是听谁说的啊?

    总之,我完全没印象有这回事。

    是吗?那就好。

    李紫他们也结束对话,继续更进一步对文化社的调查。

    文化社肯定是现实充吧。

    他们的现实生活过得很充实。

    现实充都爆炸吧!

    虽然有各式各样的说法,但把文化社当成现实充的看法似乎是没错的。

    于是现充的三人,开始商量起来。

    似乎可以把文化社的二年级生们认定为现实充。而且,在他们是现实充的理由之中,包括男女之间的距离近这点。

    拉近距离……接近男生……

    李紫这么说,她身旁的千炎开口问道那么,要怎么做呢?

    以我们现在的立场来说,应该要从中找出我们能活用的部分……倒不如说,我们试着变成一般人所说的现实充比较快。

    咦!

    啥?

    这两个人在惊讶什么?

    我不晓得能否彻底变成现实充啦,但只有模仿也好,先试着变成现实充看看,之后再来思考比较好吧?

    如、如果那么简单就能变成现实充的话,我们也不会这么辛苦了。

    很简单啦,简单得很。如果男女之间的距离很近是必要条件,我们就试着接近看看吧,

    it'ssipe,

    真不晓得这个人是聪明还是愚蠢……

    大概是聪明吧,千炎同学。就是这么回事,et'stry!

    她、她的实行力说不定超过叶亚学姐耶。

    但是可能的话,你们也想变成现实充吧?

    ……唔。

    走在走廊上时,凌雅发现一个看起来很闲,而且是认识的男生。

    你好,李楠同学。你现在有空对吧?

    啥?呃……要说有空的话,是有空啦。

    那么……男女之间的距离近……是吗?

    凌雅先试着跨出一步,大大拉近双方的距离。对方退后一步。

    再一次地靠近一步,对方退后一步。

    再度靠近一步,对方退后……撞上走廊的墙壁。

    不知为何,把对方逼入死胡同中。

    什、什么事?

    但也因此拉近了距离,算是好事吧。好,物理上的距离没问题了。

    我们来聊天吧。

    聊、聊天?发生了什么事吗?李楠非常慌张。

    我想想,我想聊点一些话题。对了,例如有关男女的话题。

    男女?

    如果能男女一起聊这个话题,就可以说感觉两人的距离相当近吧。不过,你究竟在慌张什么?应该说他好像在冒汗?天气明明这么冷。

    啊啊,原来他是个有点纯真的男生吗?

    不然来聊喜欢的人吧,也就是恋爱话题。

    恋、恋爱话题?

    你没有喜欢的人吗?

    ……没有特别喜欢的人。

    你说谎,其实是有吧?你有喜欢的人吧?一定有的。

    没有啦!是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凌雅同学突然逼近……咦,是那种意思吗?

    李楠露出察觉到什么的表情,涨红了脸。

    你想到自己喜欢的人了吧?是谁!

    也就是说,凌雅同学对我……不,不可能是这样吧?一定是误会。

    哪里误会?没有误会!闪过你脑海里的对象,就是你喜欢的人呀!

    那种感觉可是非常重要的!

    ……咦?这果然是在要求我主动告白……不不不,不可能!

    原来你有想告白的对象吗?这样就只能冲了呢!

    慢点,等一下!拜托等一下!我开始搞不清楚状况啦!

    这种时候,最重要的就是气势!

    气势?既、既然这样,我干脆凭着气势找个人告白看看?

    这决心很棒唷!你就尽管告白,别害怕失败!

    没错……我一直没有交往的对象,是因为没有向任何人告自过……只要告白,就能获得胜算!

    你说的没错!要不要现在就去告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