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只见在阮春堂开枪的瞬间,龙战却是根本没有寻找掩体,而是在千钧一发之间,猛地向前一扑,硬生生地顶着枪林弹雨冲了上来!

    眼见着这样的情景,根本由不得阮春堂不感到惊悚。人类面对危险时的本能都应该是迅速躲避,可这个看起来瘦削的华国特种兵,却是选择了这种死中求活的办法。

    他难道就没有恐惧感吗?!

    然而阮春堂的惊讶还不仅如此,因为在这时,龙战也开枪了!

    就在龙战扣动扳机的那一刻,阮春堂惊恐地发现自己竟然瞬间被从对方身上爆发出来的惨烈杀气击中,让他的身体也跟着僵硬了起来。

    要知道,现在两人之间的距离根本不足二百米,在这样要命的时刻身体僵硬,谁都知道会有怎样的下场!

    砰!

    枪声响起,阮春堂顿时发出了一声闷哼,而他的手臂上也瞬间炸裂出一朵猩红的血花。

    在这要命的时候,阮春堂也只能选择壁虎断尾般的做法,硬生生地用自己的胳膊去接下了龙战的子弹。而就在下一刻,阮春堂更是用眼花缭乱般的动作,单手举起了后坐力极大的步枪,向着龙战又是三发点射打了过去。

    强敌!

    这绝对是龙战到目前为止,遇到的最强悍的敌人!

    眼见着阮春堂居然躲开了要害,甚至依然有余地反击,龙战仓皇之中也只能暂时退避到掩体之后。而阮春堂的子弹更是如同跗骨之蛆一般,死死地咬在龙战的身后,甚至有几发子弹几乎是擦着他的身体飞过。

    而见到龙战被自己驱赶到掩体后面,阮春堂的脸上也露出了残忍的笑容:

    “你让我感到惊讶,但这可改变不了你就是一个童子军的事实。你们这帮特种兵注定被我耍得团团转,这也是你们无法洗刷的耻辱!”

    阮春堂的嘶吼同他射出的子弹,共同形成了一道金属风暴,狠狠地向着龙战藏身的地方席卷而来,龙战藏身的那棵树木,更是被打得木屑纷飞,随时都有被拦腰打断的可能。

    龙战不是没有试图反击,然而在视线受阻的情况下,龙战打出的子弹根本没有任何意义,甚至到了最后,龙战只能憋屈地缩在掩体之后。

    战术耳麦中响起了耿继辉等人的声音,他们正大声喊道:“龙战你坚持住!我们已经穿过了雷区,马上就能过来支援你!”

    如果放在刚才,龙战听到这声音肯定会欣喜若狂,可此时他却只能关掉耳麦防止干扰,而且他更是觉得嘴里发苦。

    因为此时此刻,他手中的步枪只剩下了最后一发子弹!

    阮春堂眼见着龙战手中的步枪哑火,仅仅是一瞬间便想通了龙战的境况。他知道龙战完全是轻装上阵追击自己,身上更是只带了一个弹夹,在这样的情况下,恐怕龙战已经没有子弹了!想到这里,阮春堂脸上的表情也变得越发狰狞,一边向着龙战藏身的位置大步走去,一边狠命地扣动着手中的扳机。

    他发射而出的子弹,简直就像是一把巨斧,更是将龙战藏身的那棵大树打得摇摇欲坠,而阮春堂的真实目的,也在这一刻昭然若揭!

    你龙战不是没有子弹,只能藏在树后躲避吗,那我就用子弹击倒这棵大树,让你连藏身的地方都没有!

    只听阮春堂放生狂吼道:“你特么不是特种兵吗,怎么只会跟一只缩头乌龟一样躲起来?”

    “就凭你这样的童子军还想洗刷耻辱?你拿什么来洗刷耻辱?!”

    听到阮春堂用生硬的汉语侮辱着自己,龙战额头青筋爆起,几乎要将自己的一口牙齿咬碎。

    他不止一次想要直接冲出去,和阮春堂拼个你死我活,然而理智却让龙战强行保持了冷静。

    现在不是冲动的时候,龙战还需要等待时机!

    就在这时,他藏身的大树忽然狠狠地一震,接着更是发出了一阵令人牙酸的“咯吱”声。

    而在阮春堂的狞笑声中,这棵大树终于缓慢倒地,他更是趁机架起了枪,预先瞄准了龙战可能出现的位置。

    树木落地,顿时发出了惊人的巨响,地面更是掀起了大量的烟尘,裹挟着掉落的树叶,遮蔽住了双方的实视线。

    而龙战愤怒的咆哮,却是穿过烟尘在阮春堂的耳边瞬间炸响!

    “你错了,我只用一样东西就可以洗刷耻辱!”

    几乎是在龙战发出声音的同时,他也动作无比迅捷地翻滚而出,借由烟尘来掩饰自己的身形,以惊人的高速向阮春堂袭来。

    在这一刻,龙战爆发出了自己全部的实力,将自己身体的柔韧和力道展现到了极致,各种高难度的军事规避动作更是信手拈来一般,几乎是眨眼之间,便将两人的距离缩短到不足一百米!

    阮春堂瞪圆了眼睛,他骇然的发现,在这样的距离上,自己居然无法瞄准龙战!

    就在这一刻,阮春堂终于瞄准了龙战的身形,而几乎是同一刻,龙战也扣动了手中的扳机,发射出最后一颗子弹!

    只见他的眼中喷发着熊熊燃烧的怒火,身上的杀气更是如同要凝结成实质一般!

    阮春堂不是连续两次躲开自己的子弹,还将他们耍得团团转,污蔑他们只是一群童子军,还嚷嚷着龙战无法洗刷受到的耻辱吗?!

    那龙战倒要看看,他阮春堂能不能在这样的距离上,再次躲开自己的子弹!

    砰!

    龙战的肩膀中枪,顿时炸开了一朵血花,可龙战的子弹却是命中了阮春堂的心脏!

    阮春堂骇然地丢掉了手中的枪,难以置信地低头看向自己胸口的弹孔。而就在这时龙战也走上前来,一脚踢中阮春堂的膝窝,将他瞬间踢得跪在地,嘶声怒吼道:

    “这样能洗刷耻辱的东西,就是你的命!”

    他打开了战术耳麦,顿时传来耿继辉焦急的声音:“龙战你现在究竟是什么情况?”

    不仅是耿继辉,其他人的心也全都紧紧地揪了起来。这可是凶名在外的阮春堂,龙战遇到他,而且还失联了这么久,所有人心中都生出了不妙的念头。他们生怕是阮春堂干掉了龙战,然后捡起了他的战术耳麦。

    可下一刻,战术耳麦中却传来了龙战铿锵有力的声音:“我已将阮春堂就地击毙,成功缴获脏物。”

    “特种兵龙战,请求归队!”

    他本想继续汇报,可就在这时,却突然察觉到了一种特殊的危机感……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