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想到这些,陈芳荫总算是开了口,弱弱地问道:“龙战,你晚上要住在哪里?”

    龙战刚收完合同,闻言一愣,接着却是说道:“我还能住在哪里,当然是住在你这边,我接到的任务是对你进行持续的保护,自然是要寸步不离,离得越近越好。”

    陈芳荫的一张俏脸顿时羞得通红,嗫喏了半天的时间,也不知道究竟该说点什么。

    但就在她即将鼓起勇气的时候,龙战却是一本正经地说道:“你可以去酒店开一个套间,你住在里边,我住在外边就行,这样有什么事情我也能及时进行反应。”

    说完这话,龙战便将收上来合同进行整理,同时也在思索着究竟该如何一劳永逸地摆平刘海生这个祸害。

    结果他一抬头,却是看见了满面羞红的陈芳荫答应了自己的提议,用手机吩咐自己的助理去预定房间。只是她没注意到的是,接通电话的那名助理,声音显得有些异样。

    见此情景,龙战也是心中一动,顿时反应过来自己这绝对是会错了意。看陈芳荫这架势,估计并不会特别介意自己跟她在同一个房间里“挤一挤”,结果自己却是如此不解风情地提出了开一个套间的建议。

    想到这里,龙战顿时觉得自己的肠子都要悔青了,心说自己现在重新跟陈芳荫提议自己跟她住一起的话,应该不会被当场取消保镖的资格,就地给赶出去吧

    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龙战的脑海中却是传来了系统的声音:

    “叮!系统提示,保护陈芳荫的安全,保障她今晚不受到严重的伤害,系统奖励3000点经验值!”

    在收到这条消息的那一刻,龙战顿时将自己脑子里所有乱七八糟的念头都扔了出去,神情也瞬间变得凝重了起来,甚至差点怀疑系统是不是出现了问题。

    要知道即便是单挑整支红细胞小组,系统也不过就奖励了3000点经验值,然而这一次自己的任务仅仅是保护陈芳荫,为什么系统一口气开出这么惊人的奖励。更不用说,系统还专门标注,任务的失效只是今晚。

    经过这段时间的磨合,龙战对于系统的性质也有了了解,那就是自己要完成的任务越是困难,自己得到的奖励也就越高。而显然在系统的评估中,保护陈芳荫不受伤害,和挑战红细胞小组的难度,堪称不相上下!

    这不就是一个简单的保护任务吗,为什么会被系统评估成这个难度?而且刘海生身边的保镖,尽管身手还算不错,却终究不是自己的对手,更不可能在有自己保护的情况下,伤到陈芳荫。

    恐怕唯一的解释只有一个,那就是刘海生身边的保镖不仅只有一个颂帕善,而刘海生最大的底牌,绝对另有他人!

    思考着这其中的蹊跷,龙战跟着陈芳荫一路来到了酒店的房间里。而出乎龙战预料的是,当安置好了东西之后,陈芳荫却是吞吞吐吐地说道:“龙战,我能问你几个问题吗,这几个问题我已经憋在心里好久了,恐怕也只能跟你请教了。”

    “这当然可以。”

    龙战瞧着陈芳荫的样子,难免有些想入非非,心说难不成这陈芳荫是想找自己请教少女心事,要不然干嘛摆出这么一副犹犹豫豫的样子。

    可他绝对没有想到的是,陈芳荫跟自己请教的居然是十分正经的话题。

    只听她问道:“我的射击技术现在正处于瓶颈之中,无论我怎么练习瞄准,都无法让成绩有所提高。每次射击时,花在瞄准上的时间越来越长,可成绩却反而下降了。”

    这倒是龙战感兴趣的话题,他思索了片刻,沉吟道:“无论是射击运动员还是一名士兵,想要提升自己的射击技术,都必须进行大量的练习,而最先需要练习的,便是瞄准的能力。”

    龙战说的是实情,尽管他的射击技术经过系统的强化,但想要将射击技术提升到能够进行实战的地步,他同样经过了大量的训练。而也只有这样,才能在真正的战场上,一次次的创造出奇迹。

    “而在射击量达到一定程度之后,瞄准的所用的时间将会越自然缩短,逐渐产生枪感。”

    接着龙战重点解释了“枪感”这个词,在他看来,陈芳荫的射击技术之所以无法得到提升,正是因为陷入到了之关注瞄准的怪圈。

    在真实的战场上与敌交锋,哪里有那么多的时间让一名射手进行瞄准,甚至在很多的时候,一名优秀射手的眼睛根本就没有放在瞄准镜上,仅仅是凭着感觉抬手一枪,便可以做到精准无误地命中敌人的要害。

    “枪感”,便是这种近乎本能的射击感觉,在这样的情况下,一名优秀射手所刻意练习的将不再是瞄准,而是如何培养自己对射击感觉。

    这种感觉解释起来玄之又玄,但陈芳荫的脸上却露出了恍然的神情,她可是省射击队出身的射击运动员,同样经过大量的专业练习,隐隐约约的能够感觉到龙战所解释的意思。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她才明白龙战所言非虚。而陈芳荫的眼中,也不自觉的带上了几分崇拜的意味。

    对于她来说,龙战简直就是个谜,不仅家世神秘,背景强大,身手更是强悍到了难以想象的地步,尽管同她交接的有关部门人员曾经严肃地警告过她,龙战只负责保证她的安全,绝对不可以过多打探其他的东西。

    可陈芳荫却依然对龙战产生了难以抑制的好奇。

    她不知道的是,一些特殊的情感的开始,正是源自于好奇心。

    在不知不觉中,陈芳荫已经站到了龙战的面前,正好位于酒店落地窗的旁边,窗外的城市霓虹炫丽多彩,衬托得她多出了几分柔美。

    可见此情景,龙战却毫无欣赏的心情,心中更是生出了一种危机感,他隐隐觉得,即将会有大事发生!

    与此同时,房间之中忽然灯光大亮,将周遭的一切映照得纤毫毕现,而龙战也是心中警铃大作!

    只见他猛地扑向旁边的房门,在往外观察了一下之后立刻悍然发力,将一只柜子直接顶到了房门之上。

    而就在下一刻,外面却忽然传来了大量的脚步声,而房门接着更是被猛然撞响!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