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死亡催命 > 第二百六十章大崩灭

第二百六十章大崩灭

    就在肖然话音落下时,滚滚的威压闪电般落下。铺天盖地的恐怖气击朝着已知及未知的区域甚至宇宙的范围肆虐,所有生灵不管修为高低灵魂都在惊惧。

    这种绝世大恐怖不知从何方来,真是让人措不及防。天空在塌陷,大地在皲裂。

    植被和苍天古树瞬间炸开,沿江在沸腾的绽放。冲天而起的火焰染红了整片天,让人绝望的是不止一座火山喷发。

    而是所有的火山一起,才制造出美轮美奂的景象。还有那平时感觉温和的水流,好似也不甘寂寞的怒啸。

    好吗,真正的冰火两重天。可苦了所有的生灵,有人看到自己身边同伴身体在虚无消融。

    而四面八方的怒吼到处的传荡,肖然脸色煞白。灵魂在颤抖,七窍淌血。

    那是因为从遥远的时空,绝强者的怒吼。不知隔了多少距离,余波都把肖然耳膜震破。

    就算这样,那种强者也受到了致命的威胁。想到这里肖然艰难的转头,看着身边二人。

    可是让他惊悚的一幕出现了,二人身体在虚无消失。诡异的是,没有一丝丝鲜血流出。

    肖然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毛骨悚然的事情,而无能为力的阻拦。就连说话都做不到,肖然低头看自己的身体。

    内心松了口气,还好自己的躯体没有消融。可是这样的话,自己的亲人和在乎的人呢,下场又会如何?

    这世界还会存在吗?我肖然自己活着,又该何去何从,电闪间肖然想了好多。

    这种世界崩溃的现象持续了一礼拜之久,某一刻天空中有金色字体出现。轰隆隆的声音响彻,一个古朴的古路霸道的降临。

    叮:“系统被未知能量摧毁,正在启动欲火重生功能。”“能量不足,会有未知变异,玩家嘘尽快找寻能量否则抹杀。”天空此时有粘稠的金黄之雨洒落,大量的雨滴被肖然自动吸收。

    一系列的变故让肖然无暇反应,,听到了系统的警告也无动于衷。肖然此时在感受躯体的改造,那破碎的丹田快速的愈合。

    体内的一切都在重组,肖然可以感受的到。体内翻天覆地的变化,是一种深层次的蜕变。

    他相信若系统消失,他也会生存的更好。刚想到这里,肖然似有所感的看着远方。

    眼瞳猛然收缩,一股恐怖的光束瞬间到他面前。遥远的时空血红的眸子注视着,那道可轻易灭杀肖然的光束就是它打出的。

    就在光束入体的刹那,肖然感觉到了绝望。一切的宏图大愿,就此烟消云散。

    他还没做好任何的准备,体内想起碎裂的声音。带着不甘的声音随风消散,“变数都该抹杀”不带任何感情的声音被肖然听到。

    是有意还是无意,让肖然听见此话。就不知道了,肖然的心在滴血。

    虽说这一场躯体的改造是旷古铄精的,但哪有杀怪升级来的轻松。就这样把我的底牌抹杀,不甘心啊。

    空中金灿灿的字,肖然也看到了。就是看到了,才让他一头雾水。

    就是简单的四个字“重新洗牌”,字面的意思很简单容易理解,不过要搞清楚。弄了那么大的镇长,不可能就留下这看起来很容易理解的字吧。

    没等肖然琢磨,浩瀚的伟力。把所有活下来的生灵给震晕,身边有黑洞悄然浮现。

    不过有人如果清醒的话,可以清楚的数的过来。活下来的人只有区区百来人,要知道没有这场变故的话那人口的数量是按数十亿单位计算的。

    巨大的吸力以及拉扯力瞬间爆发,把那些活着的人给吞噬。等人都吞噬了后,毁灭性的吞视力汹涌而出。

    一切平静后,肖然之前所在的世界完全空白。一丝丝痕迹都没留下,跨入时间长河也寻不到任何踪迹。

    轻轻的闷哼一声,肖然昏沉沉的苏醒。晃了晃胀痛的脑袋,休息了片刻。

    想起了之前的种种,检查了一下躯体。一切都不复存在,庆幸的是脑海里不知道是什么缘故多出来了不知名的功法。

    “只要有功法,可以修炼就算前路在坎坷也要艰难的活下去。”“至于资源是可以赚的,而之前发生的事情我强大后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现在要搞清楚,自己到底来到了哪里。”肖然喃喃自语道。

    开始的迷茫和痛苦,正在慢慢的淡化。消失是不可能的只能埋藏在心中最深处。

    看着自己的屋子,肖然悠悠一叹。想着脑海里的信息,他知道这次有大麻烦了。

    只有简单的天武大陆,自己是王家的家主之子。其余的一无所知,如果不是被家族敌对关系给按害而死。

    尸骨无存,就连自己都没有机会冒充王云。

    此时有人匆匆禀告:“赵家赵超想见王云”听见仆人打扮的来禀报,王云冷笑一声。

    虽然之前的王云被害死无人知晓,但这场戏还是要演下去的。不然会很容易被识破,“见,怎么会不见,本少到想看看他赵超还有什么把戏。”王云淡淡的吩咐道。

    仆人领命去了,在这期间肖然也想了很多。既然已经有掩饰自己真实的身份的借口,那就把以前的事情通通抛开活个璀璨的人生出来。

    王家非常之大,在仆人的带领下。七拐八拐的来到了王云的住所,朴实的住所一点少主的排场都没。

    住所的门是打开的,一眼就可望到坐在椅子的王云。王云脸上的表情毫无波澜,这让想在王云的脸上看出一些的赵超心里大失所望。

    赵超淡然的面对面坐在王云对面,试探性的开口道:“云兄,最近过的可好?”一切是那么的自然如果不是王云早知道了前因后果还真被蒙骗过去。

    可惜他赵家赵超不是想玩吗?因此王云笑眯眯的回到:“多谢赵兄挂念,还是多亏了赵兄的引见。”“这几天才过的有滋有味,对了赵兄,还有没有和之前一样的来钱快的法子。真是怀念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