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都市言情 >全职赘婿 > 第55章宿醉老兵
    五月假期的第二天,很多人在休假,也有很多人要忙。

    上宁市,花山温泉迎来了众多老板的光顾,桃可儿在这段时间是没有假期的,不过生意越来越好,深居简出的她,也被越来越多的老板认识。

    渐渐的,富贵圈子里也都知道了,花山温泉现在的老板,是个年轻漂亮的女孩。

    一大早,不是生意开始的时候,大部分员工也在准备着下午到晚上的工作,李晓婉早早的光顾了。

    这是提前约定好的,李晓婉带着女儿一起来,主要是小孩子对这里好奇,尤其是对这里的和服喜欢。

    桃可儿特意给小鱼定制了一套儿童款,人来之后,就帮忙换上了。

    她和李晓婉则一起泡在水中,任由一旁的佣人帮女儿拍照。

    “晓婉姐,他现在怎么样。”

    “还好,就是人比较闲吧。”

    第一个去探亲的,少不了身边人问一问。

    李晓婉以为,谢安琪和何婷婷会第一个来问,没想到是低调的桃可儿,关系有远近,每个人的经历和定义也不同,众多女神当中,只有桃可儿的定位是最尴尬的。

    她一开始接近林宝,靠上关系,完全是利益置换,谈不上什么男女感情,不像其他人各有经历。

    但在后来的团结相处中,她变得最卖力,大家也明白她的心思了,想融入过来,不谈利益。

    李晓婉是个看破不说破的人,反问道:“可儿,你可以主动找他,不用这么别扭的。”

    “我怕他离得远了,会第一个把我忘了,毕竟我和你们比,没那么重要。”

    “那就自己争取呀,林宝看起来马马虎虎,心里有自己的衡量,你既然上了船,热情一点,他不会拒绝。”

    桃可儿笑着点点头,“我待会给他打电话。”

    “他起的早,现在打也没关系。”

    “我怕现在打,打扰了他的清梦。”

    李晓婉明白了,摸着桃可儿乌黑的长发,“你想多了,我去看过他的,身边除了小蝶,只有一个夜叉做保镖,没其他人。”

    “明白。”

    桃可儿走出温泉,披上浴服去了屋里,拿起电话,拨通了林宝的号码。

    远在南边的临海市,一间干净雪白的酒店里,电话嗡嗡的震动着,睡眠很浅的林宝,被惊醒了。

    他总是容易被其他声音叫醒。

    扰人的手机震动,让他疲倦的睁开眼睛,伸手拿起了一旁的电话,立刻传来少女的声音。

    “起床了吗。”

    “可儿?”

    “居然能听出来我的声音。”

    “不是声音……”林宝闭上眼睛,憨憨的笑着,“是你普通话的口音不一样。”

    “好吧,我可能不是第二去看你的。”

    “急什么,说不定没等第二个来,我就恢复好了,回家找你们去。”林宝边说边打着哈欠。

    “你昨晚睡的很晚吗。”

    “是啊,我……接了个委托,陪人去了酒吧。”刚说完,林宝愣了一下,不对呀,我昨晚去哪了?我现在在哪?

    他猛的睁开眼睛,发现白墙白床单,标准的快捷酒店,屋子不大,门口还有两双鞋,其中一双是女孩的休闲鞋。

    我靠……

    迟迟没说话,电话另一边的桃可儿问道:“你怎么了?”

    “没什么。”他刚应付过去,身边就传来女孩嘤咛的声音,明显是刚睡醒。

    嘤的一声,也传到了电话里。

    桃可儿立刻感觉不对劲,气鼓鼓问道:“小蝶不是回家了,你身边是谁?”

    “哦,没什么,你等会,我晚点给你回电话。”

    挂了电话,林宝只觉得后背发凉。

    为什么我每次喝醉,都要这样?酒是我的克星吧!

    第一次宿醉,被谢安琪算计,导致他和许霏霏被丢到一张床了,第二天差点丢了吃软饭的工作。

    还有一次就更恐怖了,他和月玲睡到一起,而且不是假的……这秘密至今都困扰两人的关系。

    上一次宿醉就更扯淡了,把新郎官黄哥给弄丢了,差点错过了婚礼。

    这么多次,他也算宿醉中的老兵了。

    宝哥在自我批评中,身边的人缓缓坐了起来,然后看到了林宝……

    “啊!”

    简直能震碎玻璃的大喊。

    林宝捂着耳朵,这场面是意料之中了,他始终没动,就是在等这一声。

    “额……那个方学姐……”

    “滚!”

    方楚楚纯纯的脸蛋,脸色惨白,一脚把林宝踹了下去,“你个变态!我就不该原谅你!”

    “我……”

    到底是谁啊!谁把我送来的!

    宝哥痛苦的挠着头,人家方楚楚可是有男朋友,我这算什么事啊。

    而躲在被窝里的学姐,咬着嘴唇,将旁边的水杯拿起来,直接砸向了林宝,玻璃碎了满地。

    “林宝!你为什么要这样啊!”

    “我没有啊!”

    “什么没有!”

    “我昨晚也喝醉了!我根本不记得!”

    “你闭嘴!”

    不记得这三字,从林宝嘴里说出来,毫无说服力,方楚楚委屈的想哭,一方面这种事女孩当然是受害者,另一方面,她觉得错信了林宝,明明清楚的感觉到了,这人对她没那意思,非常界限清晰的交流着,结果是狼子野心,她被一个老油条骗了。

    更对不起自己男朋友……

    林宝比她还想哭,到底是谁呀,这分明是一场算计,怎么可能俩人一起喝的不省人事,最后那杯酒有问题。

    他突然惊醒,看着自己,衣服何止是完整,他又站起来,掀开了被子,方楚楚吓的差点丢了魂,以为这混蛋还想再来。

    她拿起第二个水杯要打。

    “等等!学姐!”

    “你滚开呀。”

    “你冷静点,看看你自己,别说衣服了,连袜子都是完整的,咱俩没任何事。”

    她愣了一下,低头看着自己,还真是完好无损,惊慌的心情平静了大半,“可……可这不能证明你什么都没做。”

    “喝醉的男人,是做不了坏事的。”

    “我凭什么信你。”

    好好的信任,又没了?

    林宝有苦说不出,这种情况下,女孩什么反应,他也不是第一次见到了,当初许霏霏算是处理的最冷静的,也气的差点吃人。

    月玲就更不用的,慌的当场逃走。

    他理解方楚楚的心情,又没法自证清白,我特么死路一条了?

    他气的无奈,“得了,我现在就带你去医院检查,这绝对能查出来,如果我真有问题,我自首吃牢饭去行吗。”

    话说的这么狠,方楚楚被惊到了。

    这时候,门突然开了,闯进来的人居然是夜叉。

    林宝瞬间明白了。

    “你?你快解释。”

    结果越着急,越尴尬,因为夜叉根本不说话……她摆了几个手势,林宝懂了,倒是给一旁的方楚楚看傻了。

    “她……她什么意思啊。”

    “我的手下,她是个哑巴。”

    “哑巴?”

    “夜叉,你写字说明!”

    夜叉立刻拿出笔,写了几行字,非常简明。

    她作为保镖,昨晚一直在林宝的行踪范围内,他们俩出了酒吧之后,一起醉倒在路上,夜叉只能把俩人送到最近的酒店里。

    “那为什么放在一间房了?”

    夜叉比划了一个一字。

    林宝呵的笑了,对方楚楚解释道:“学姐,她说昨晚只剩下一间房里,放假了嘛……大学附近的酒店都比较拥挤。”

    方楚楚是心中阳光的女孩,见到夜叉是哑巴,本能同情,也就信了她的解释,可自己心情还是不痛快,“就算放一间……可以给他丢在地上嘛。”

    夜叉摇摇头,不同意。

    林宝替她解释道:“我是她老板,她不能让我睡地上。”

    方楚楚听的无语了……

    林宝赶紧转移她的注意力,“学姐,误会解除了,不该想这件事了。”

    “那该想什么?”

    “酒啊,昨晚最后一杯酒,有问题,我们俩被董秋秋算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