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有钱不要是傻子,再说,曹张贵的二儿子疯不疯傻不傻关他何事,提起曹张贵,他心里还窝着火呢!

    自从妹子嫁给曹张贵,温柔贤惠,谁不说声好,可这曹张贵对他妹子一直不冷不热,妹子怀上不元时,他就带回来一个女人,那个女人也有了身孕,害得妹子险些月子,后来那个女人只是晚了妹子几天生下一个儿子,这是多么大的预谋。

    好在老天有眼,那个女人难产而死,不过曹张贵也伤了妹子的心,让妹子每日在月子里以泪洗面,如今落下眼疾的毛病,年纪轻轻看人就看不清楚东西。

    如今让那畜生遇到克星,成了那副鬼模样,也是一种报应。

    还有对他这个大舅子也没好脸过,要不是他成了县令,估计曹家都不会和他们联系,当初曹张贵在他面前可是很拽。

    哼哼,报应了吧!

    县令想着曹不二的下场觉得特解气。

    “老爷,现在是个什么情况啊您?”师爷见县令想得入神,连唤了几声。

    “把这些东西收起来,这饭菜很可口,本官很喜欢。”县令说着把银子都装进了箱子里上了锁,放好后带着师爷朝大堂来,继续升堂。

    “威武。”两边衙役再度出声,手里的水火棍很有节奏的敲击地面,县令拍响惊叹木,整个大堂瞬间安静下来。

    姜澜清赶忙跪下,这一跪,县令又是一阵头晕,他稳了稳心神,看向姜澜清,难道是这个妇人跪,他就会头晕?为了应证自己的猜测,他让姜澜清站起来说话。

    “谢大人。”姜澜清跪谢起身,县令能叫她起身,是不是就代表没事了,不由地松了一口气。

    县令的头果真不晕了,县令心里直呼怪事,但他弄不明白怎么回事,却没有表现出来。

    师爷见县令又在发呆,出声提醒他,县令轻咳掩饰尴尬,开口道:“姜澜清,本官已查明,你与曹家二公子,李大丫,还有乞丐一事并无牵连,只是被有心人污蔑,现在本官就判你无罪,退堂。”

    “谢大人明察,还民女清白。”姜澜清说着又要下跪,县令连忙叫住她,朝她摆手:“别,别跪,赶紧走吧!”

    样子像赶瘟疫一样。

    姜澜清不是爱跪,只不过看电视里面也是这么演,再说,她是真心道谢,就算知道自己是冤枉,如果这县令抓住她不放,她也是死路一条。

    施文喜亦道了声谢:“县令大人若是得空,可去店坐坐,本店最近出了不少新菜,味道都极好。”

    “得勒。”县令应完,起身和师爷朝后堂走了。

    施文喜道:“姜娘子我们也走吧!”

    “文叔不嫌弃我这侄女,可称我名澜清。”姜澜清笑道。

    施文喜点头应下,两人一前一后出了县衙。

    在县衙外面,杨树苗还远远的守着,她现在还在想办法怎么把姜澜清救出来,便见姜澜清和一中年男子从县衙里出来。

    刚开始她还以为是眼花,揉了揉眼睛,果真是姜澜清,高兴地欢呼迎了过去:“清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