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封灵星神 > 第六百五十五章叟莫的大抱负

第六百五十五章叟莫的大抱负

    “木裕,你这是何必呢?难道你忘了我们曾经身为各个小势力之主的自由和荣光了么?”

    叟莫站在阳盟议事殿的台阶前,带着愤怒,质问着木裕。

    在叟莫身后,还站着七八个寻天境后期强者,各自灵气上涨,撑起了四周的空间。

    在木裕身后,乃是少数几个小势力之主,雷火和山艺等人看着对面的叟莫,满是不屑。

    木裕心底有些苦涩,唐阳去往雁荡山已经一个多月,但前方始终没有动静传来,而他也在兢兢业业的打理着阳盟,原本以为过了这段时间之后,阳盟会再次变得强大。

    可谁知道,之前被唐阳收服的不少小势力之主,竟然联手造反。

    更让他始料未及的是,这带头人竟然是在平日即使在阳盟内都有不小声望的叟莫。

    金钟岛两兄弟随后相应,十几个小势力竟然有大半都参与了造反。

    他们吃定了五大势力不会放过唐阳,而木裕同样身为小势力之主不会为难他们,甚至一旦运转得当,他们能将原本的小势力重新整合,变成这两不管地带真正的霸主,甚至能到达可以和五座势力比肩的地步。

    叟莫无数次在幻想中勾画着这一副蓝图,他很有野心,可悲的是他没有和野心相匹配的实力,这也是他一直在蛰伏的原因之一,好在他等来了唐阳。

    小势力之主的会晤没能弄死唐阳他就继续蛰伏,直到这次雁荡山他终于等到了机会。

    在这之前,为了让唐阳能如日中天,他甚至不惜亲自去铲除一些麻烦,他固执的认为,只要能达成最后的目的,暂时辛苦点没什么问题。

    雷火冷冷的看着在人群中将脑袋低的很低的绝尘道人,冷哼道,

    “死贱人,要不是盟主当时手下留情,你早就死了!竟然还造反?吃里扒外的东西!”

    绝尘道人站直了身子,老脸一红,冷哼道,

    “那只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罢了,跟着他能有什么好前途?只要我等共同成了这两不管地带的主人,到时你想要什么没有?”

    山艺哼了一声,“那金钟岛的两位也是如此想的?我当真没想到你们竟然也是如此!”

    李金冷哼,“你觉得现在说这些还有用么?我大哥的伤势至今未好,你倚山宗和雷火宗是最先臣服的,自然没受到太大的损失,但是我等为了阳盟可是付出了大半的资产!”

    站在山艺身后的地龙不屑的看着李金,“我地龙帮也是如此,你们难道还看不清楚当今这两不管地带盟主才是威望最高的人呢?

    你们想要造反也要找个好一点的理由,何况盟主现在还在争夺机遇!”

    “你倒是一条好狗,地龙,你切莫忘记了。当初要不是大主人收养你,你早就被野狗吃了,你以为还有你今天?”

    一声尖锐的冷哼从人群后方传来,一道白衣人影缓缓向前,这是夜炎宗的宗主江炎,此时的他看向地龙的眼神满是恨意,好似见到了不共戴天的仇人一般。

    “江炎,我当年真是看错你了,没想到你竟然也来了,怎么?都当我阳盟无人不成?”镇星楼的吴星袖袍一挥,强横的气机向前释放,席卷众人。

    此时的阳盟,已经到了剑拔弩张的状态,不但是各个小势力之主如此,就连他们各自的弟子也是早早对峙。

    或者说,现在的他们都是阳盟弟子,只是大致分为站在阳盟这边的和站在另一边的罢了。

    “废话真多,木裕,今日交出令牌,我饶你们不死,相反,我还可以让你担任阳盟二把手的位置,你要知道,这个位置可是代表着绝对的权力”叟莫向前缓步前行,不疾不徐道。

    “我本就是!”木裕彻底怒了,他看出了今日乃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他决定不继续忍了,纵使唐阳回来,这个局面也不是唐阳希望看到的。

    “是么?若是本座不认同呢?”一道大喝声从上方传来,这声音传到众人耳中,宛如天音,让他们生不出反抗之心,分域!

    木裕有些艰难的抬起头,第一眼看到一个站立在虚空中的人影,武元子!

    相比较他的脸色难看,叟莫的脸色轻松了不少,在他看来,只要武元子出现,那就意味着他派人前去做的工作到了实处,武元子愿意出手!

    “武元子?这是我阳盟的私事,阁下为何要插手?”一道黄袍人影走出大殿,淡淡问道。

    武元子有些诧异,但这点诧异很快就变成了嘲讽,大笑道,

    “阳盟这是怎么了?一个老东西都敢直呼本座名号,唐阳就是这么教你们的么?也罢,今天我就替他管教管教你们!”

    武元子一掌拍出,一股好似天穹的意志层层向下碾压,空气在轰鸣,阳盟内新近栽种的小树全部崩断,不少大殿甚至也被那威压挤压出了裂痕!

    黄文脸色苍白,想要逃脱却悲哀的发现这四周根本无处可去,在分域境强者面前,他一个小小的寻天境中期,根本不值一提!

    木裕咬牙,脸色苍白的顶着那股强横压力抛飞一张符箓,这符箓迎风张大,四周的灵力都被这符箓吸纳一空,很快扩张成了数十丈!

    武元子有些讶异,但也就到这里,掌印落下,符箓崩溃,余劲落下,黄文重创,身形倒飞,贴着地面搽出很远。

    叟莫脸色阴沉,他清楚的看到木裕使出的那可是一道消耗性的四品重宝!

    这种东西他一件都没有,但木裕竟然用来救一个可有可无与的人,难道那该死的唐阳对他们如此信任么?

    武元子带着愠怒道,“很好,能挡住一次,我看你能不能挡住本本座第二次!”

    又是一掌拍出,只是这一掌比之之前强横了太多太多,众人心头颤栗,这股威压远远超过了他们的承受范围,他们绝对无法抵抗!

    黄文调动全身灵力,拼尽了全部灵力站起,鲜血从他嘴角喷涌,但他无惧,即使上方武元子眼神冰冷,但他不怕,即使是死,他也要维护阳盟的尊严!

    众人心头升起了浓浓的无力感,在这股强横到极致的威压面前,一切招数都已失效,木裕刚才使出的那符箓乃是萧散送给他保命的东西!

    木裕等人闭上了眼睛,不少人在那强横到极致的威压下甚至无力的跌坐在地,这好似天塌了的感觉将会永远烙印在他们心中,因为这是绝对的实力造成的!

    叟莫挺直了腰板,虽然武元子的这一掌很可能误伤到他,但是他不怕,此时的他好似风雨中的掌舵人,他有太多太多野心和抱负需要施展!

    现在,他距离理想之中的成功只有一步之遥!

    嗖!

    一道急速的破空声刺破长空,剑气划破天际,乌光呼啸,两道快到极致的残影从远处冲来,声势之大让众人颤抖。

    烟尘散去,两道傲立于场中的身影一左一右护住了黄文!

    “盟主?”木裕失声惊呼,好似重新找到了生活的意义,大喊道。

    在他身后的阳盟众人好似在无尽的风暴中抓住了救命稻草,纷纷松了一口气。

    叟莫的脸色难看至极,那种瞬间被人从天上打下地狱的感觉让他感到从心底生出的恐惧。

    “这……叟莫,这是怎么回事?你不是说……”绝尘道人第一个怒吼,脚步挪移似乎想就此溜走。

    “我怎么知道?”叟莫惊慌失措,但余光瞥见上方的武元子时,心稍微安定,对着上方拱手道,

    “还请武门门主为我等做主”

    唐阳不语,目光冰冷的看着上方的武元子,武门的恶心程度远远超过了他的想象,敢对他阳盟之人出手,今日武元子必死!

    黄文想要说话却被唐阳止住,道“先去疗伤,有我们呢”

    武元子站在半空,看着唐阳笑道,

    “唐盟主,还真是没想到你们竟然回来的如此之快,我只是受人之托前来办事,还请唐盟主不要阻拦,毕竟强扭的瓜不甜”

    “你倒是好意思的很,我阳盟的事情什么时候需要你武门来指手画脚了?你这话拿去哄哄小孩还行,在阳盟,你的命还不如一个记名弟子强”

    唐阳冷笑,眼底深处带着凝重,这武元子的修为很强,至少是分域境中期!

    之前那一招只是随意出手,若是他们来的再晚一分或者是阻挡没使出全力,或许黄文会被当场镇杀!

    “唐盟主还真是好霸气,许多年了,本座都忘了有多少年没人敢跟我如此说话了”

    武元子低语,他的周边好似有一道无形的漩涡,四面八方的灵气找到了宣泄点,纷纷向前涌来,恐怖的压抑感在极短时间内笼罩阳盟,一些修为不济的阳盟弟子甚至嘴角溢出了血丝。

    萧散拳头紧握,看向武元子的目光格外冰冷,几次都忍不住出手,看向了唐阳,后者对他一笑,

    “你虽然不能杀了那条老狗,但是杀个小狗或许也不错!”

    “犯我阳盟者,虽远必诛!”萧散低吼,一道金光被甩出,速度极快,向着半空急速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