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封灵星神 > 第六百五十四章猜测和推断

第六百五十四章猜测和推断

    轰!

    场中陡然炸起一股强横的灵力波动,烟尘被扬起,凌驾于众人之上的威压爆发,挡住了众人的脚步。

    烟尘散去,场中身影重新出现在中人眼中,确切的说,这是三个人。

    段铭不可思议的看着一只洞穿他胸膛的手,剧痛之上,他的意识好像在和**分离,无尽的冰寒传遍全身,他有些艰难的抬头,一双冷峻的脸成了他最后看都的景象。

    卓洋看到唐阳两人,惊喜的叫了一声,“我就知道你们肯定没事!”

    萧散摆摆手,先前还冷若冰霜的脸露出一丝笑意,“某人怎么可能会出事?这家伙更不可能出事”

    唐阳抽回自己的手,扯下王路的储物链,丢给了卓洋,甩了甩没有丝毫血迹的右手,笑道,“我们在里边刚出来,久等了”

    王路的身形僵在了原地,事实上,在之前他对于段铭的说法也比较认同,只是守住这两人的性命乃是秦炎离的死命令!

    众人听到唐阳此话,身躯纷纷一僵,唐阳竟然真的进去了?

    难道这里不是唯一的进出口么?难道他们的天分被老祖认同了?

    “刚才的一切在下都看在眼里,各位的恩情在下记下了,恩仇有别,这一点各位都要记好”唐阳转身,对着众人淡淡道。

    武门众人看到唐阳和萧散,眼睛都快喷出火焰来,但唐阳既然能在他们摸不清的情况下一招杀死段铭,他们的实力比段铭要弱!

    “唐阳,你杀了段铭,我武门大师兄肯定不会放过你的!”

    一个胆子大一些的武门弟子强行忍住内心的恐惧,出声道。

    “你是说段飞那个手下败将?不好意思,我没兴趣对付他,比起这个,你们更应该想想出去后你们武门应该怎么办,也是时候算算新旧账了”

    唐阳不在意道。

    段飞?手下败将?

    众人在听到这话时险些以为自己听错了,但看唐阳坦然的神色好像又不似在说谎。

    只是这段飞,可是和他们各自的大师兄或者是大师姐不相上下,这岂不是……

    他们不敢想象这后面到底意味着什么。

    “这不可能,我大……”那武门弟子有些语塞,说到一半时忽然哽住了,唐阳完全没有说谎骗他的必要,毕竟再过不久,段飞等人过不了多久就会出来。

    唐阳身为阳盟之主,若是这般,阳盟的声望定会一落千丈,这是那些心高气傲之人最不能忍受的事情。

    半响之后,四人端坐在一边,卓洋还是觉得一切宛如在梦中似的,忍不住问了一句,

    “你真的把那可以和分域境初期分庭抗礼的段飞打败了?”

    唐阳挑眉,“怎么?你不信我?”

    “信信信,我远远没想到你的实力涨得如此之快,我认识你还不到两年吧,你都从当初的碎魂境巅峰迈入了寻天境后期,可我呢现在还在寻天境中期摸爬滚打”

    卓洋想到这里,不禁有些黯然。

    唐阳有些失神,低声道,“已经一年多了么?时间还真是快啊”

    他的思绪飞到了距离这里极远的附路州,在附路州发生的一切他都无法忘却,最初从玄清城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外出历练,再到后来被满附路的三基境强者追杀不得不远遁玄戈,这一切,他从未忘记!

    他在玄戈州所作出的一切都是为了有朝一日能杀回附路!

    “唐阳?唐阳?……”

    卓洋有些担忧的摇了摇唐阳的手。

    唐阳如梦初醒,摆摆手道,“我没事,我刚才在其中得到了几个石盒,我们看看吧”

    萧散屈指轻轻弹着手中长剑,或许卓洋两人没有看到唐阳眼底的暴虐和嗜血,但他却看到了,看着不断将一粒粒阵晶弹入石盒并和两人说笑的唐阳,萧散以只有他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低语,

    “有意思的人啊,某人之前总是很讨厌修炼,可现在看来,不修炼恐怕是不行了……”

    最终,唐阳打开了所有的石盒,那一件防御性重宝乃是四品,全名为流银秘甲,送给了卓洋。

    而那一卷武技,乃是无限接近四品的武技,乃是一卷颇为适合卓康的身份,送给了卓康。

    萧散很明确表示他什么都不要,而唐阳也没客气,注意打开剩下的盒子,将六翼天空狼王的精血收起。

    那一卷封灵术竟然是五品,其上设下了禁制,以唐阳目前的实力还无法打开,当他打开自身那一个石盒时,一股散发着精纯魂力波动的紫色魂晶躺在石盒正中!

    他甚至感受到了魂海中的躁动,好似一双大口要将这魂晶一口吞下!

    这紫色魂晶,若是被他完全吸收,足够让他的封灵之力再上一个层次!

    唐阳小心翼翼的收起石盒,这是他未来行走四方的依仗之一,万万不能马虎。

    三天后,一道道涟漪向着四周三番,第一个走出涟漪的乃是燕北河,此时的他比之之前发生了堪称天翻地覆的变化,气息很是内敛,气息却更为强大。

    第二个走出的乃是十机,他的气息没多大变化,或者说,寻常人很难说清楚他变化的地方,但唐阳看的清楚,他的魂力带着高深莫测的气息,那种气息说不清道不明,虽然感受不到丝毫危险,却让他毛骨悚然。

    姑尘的气息更加清新出尘,好似不沾尘埃的仙子,唐阳很难想象,如此仙姑在战斗起来为何那般的强悍。

    秦炎离身躯上好似沾上了一些特别的气息,这种气息,像极了分域!

    最后出现的人乃是段飞,段飞的气息更加的强大,在看见唐阳等人时眼中的仇恨让人无法忽视,站在武门众人之前下意识的背起了手。

    让人意外的是,武门弟子所说的话好似段飞并不感兴趣,只是淡淡的应了两句。

    四周的空间荡起涟漪,众人脚下的土地被逐渐虚幻,数道柔和的力道托举着他们向着远处飞去。

    外围,五方势力的老祖和领队站在一边,这一个多月的时间他们都在各自忙活着自己的事情,好似这一切都和他们无关。

    吱呀!

    空间扭曲,一道门户打开,百道身影从其中浮现,很快,原本冷清的这一片场地上站满了人。

    崔文安笑眯眯的看着唐阳,屈指一弹,一物飞了过来,幸灾乐祸的看了天空某一处一眼,倒是并不说话。

    唐阳点头,止住了萧散想要出手的冲动,淡淡摇了摇头后,咫尺出现在半空,四人上了飞行重宝,破空而去,不带丝毫犹豫。

    众人有些失望,他们原本还以为这里会有一场好戏发生,甚至各个领队也有这种想法。

    身形隐藏在上方虚空中的各大势力老祖暗中松了一口气,若是萧散执意出手,好歹师出同门,他们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武门老祖被灭杀。

    咫尺上,

    “刚才你为什么不要某人出手?多好的一个机会?若是下次某人想弄死他,机会就难了”

    萧散攥着拳头,可以看得出来他很是激动,也很是生气。

    唐阳叹了一口气,淡淡道,“你以为我不想?他们都是活成精的人物,不说唇亡齿寒但至少也是兔死狐悲,这些想来你也知道

    更重要的是,你有没有察觉到一丝丝的不对劲?关于段飞”

    “他不是你的手下败将了?难道你怕他?”萧散听唐阳这么一说,心中火气也渐渐少去了一些,开始回想刚才的一幕幕。

    “不是,现在最好的情况便是武门老祖借助着段飞的身躯重新从雁荡山中走了出去,最不好的情况是不知道什么东西现在附上了段飞的身子!”

    唐阳眼神逐渐变得阴冷。

    “什么?你难道是说当初那指引的事情也是……”

    “对,当初我只是猜测而已,可后来随着深入这雁荡山,越来越发现说是这雁荡山的考核是为了更好的传承,还不如说是找寻最好的宿体!”

    唐阳缓缓将自己心中的猜测说了出来。

    事实上,最初还是混子在半开玩笑间给了他很好的提醒,雁荡山的地形实在是太好了,好到只要进入其中,想要找寻什么难如登天,不仅对魂力,更是对灵力!

    他猜测,最初那五位老祖修为很低,高层次的事情无法接触,所以那位老祖师将来这里的真正原因圆了一个慌!

    他是被人或者说是什么东西追杀至此!

    或许他本来的想法只是在这里和对手同归于尽,只是担心设下的大阵无法灭杀对手,所以才会留下那一百五十年后几方势力派人进去的话。

    或许最初的意思乃是那五个弟子共同出手抹杀那最后之人,但随着五人修为提升,自然将他们师尊的话当成是他们师尊留给他们突破炼星境的一个后手!

    萧散也是聪明人,联想起这前前后后的事情,他也能猜出个脉络,一时间,他甚至拿不定主意。

    “那现在那武门老祖该如何应对?”半响,卓康率先打破了沉默。

    “人不能动,让他给与赔偿吧,完善那最后的大阵还需要很多东西”萧散见唐阳看他,无奈一笑,说道。

    三人点点头,认可了这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