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可人算不如天算,我们攻下了觉辛甘的地盘,还没有撤出诺伦帮我们的人,诺伦帮地盘的他们三家联军倒是在甘嘉瑜他们的奸计挑唆下先开干了起来,打得是三方消耗非常严重,恨不得用上了自己全部的可战力量干死对方。

    如果不是有黑明珠,我们恐怕真会失去了诺伦帮的地盘,在拿下了这块地盘之后,其实说真的,我们完全可以不用理睬三家联军,他们自己内耗后自己守不住自己那份地盘,被觉辛甘联军攻占了后,我们才抢夺回来,而等我们夺回来后,他们又跑来说这是我们的地盘,交还给我们,这话看起来很有道理,但其实非常的没道理,倘若不是我们,这块地盘已经易主,还说什么还给他们。

    可是他们现在力量损耗严重,不补兵力的话就只能守好自己的老巢,没法派人来守诺伦地盘,于是他们都想到了一个招,让我们先帮他们守着,等他们补了兵员后,再来拿回诺伦帮地盘。

    而来跟我们说这些要求,连份礼物都不送,大言不惭来跟我们说这个事,仿佛我们给他们做事天经地义一样,我当即对黑明珠说道:“别给!他们丢了的地盘,我们好不容易攻下来,凭什么我们白手送回给他们。他们有本事,怎么会丢了地盘,怎么不自己打回去?”

    黑明珠说道:“凭我们现在的力量,也不用把他们放在眼里,他们根本就不值一提,他们想要回地盘,不是我们让,就是要强攻强抢。以他们的实力,根本不可能夺回去。但是这样子的话,肯定会得罪了他们三家,我们是想着把他们三家作为我们的联军,作为战时缓冲地带,和他们结仇总不好,再说万一他们倒戈到觉辛甘那边,我们很难做。”

    我心想也是,这些白眼狼,没脑子贪得无厌的军阀们,在我们讨回地盘不成后,肯定会联手起来对付我们,明的不敢,暗地里绝对会联手。

    黑明珠说道:“以德服人,以德服人。”

    我说道:“有些人道理都不讲,只想着利益,只想着他们的地盘,怎么以德服人。”

    黑明珠说道:“先问问贺兰婷吧,看她有什么高招。”

    我和黑明珠想法都差不多,就是他们丢失的地盘,我们攻下来,肯定就是我们的,我们也不怕得罪他们三方,但如果三方合作对付我们或是联手倒戈投敌进觉辛甘他们怀抱,我们倒是给我们树了又三个敌人,没有盟友的话,我们再强大也很难。

    譬如超强国米国,明明那么强大,还需要盟友呢。

    贺兰婷给出的方案是答应他们给回他们地盘,但需要管理费,因为我们帮他们看管地盘,人都要吃饭,都要工资,总不能白白帮他们看管,而我们开的这个价码不要太高,也不要太低,太高了他们可能不会要了,怨恨我们,太低了我们这边很亏。

    目前他们三家损失的主要是人,还有的是钱,要钱的话他们肯定给,地盘他们不会愿意丢失。

    我问道:“那这样子一来,我们还是没有完全得到诺伦的地盘啊。”

    贺兰婷说道:“等他们补齐兵力,估计也要个一年后,他们过来接手回去给他们接手,到时候他们只要一家进来,其余两家一定迫不及待又要进来,相处久了,因为旧仇,又会闹起来,我们要做的就是守好这块诺伦帮地盘,他们爱怎么闹怎么打随他们,等他们又重蹈覆辙,我们又可以打着帮助他们的名义从中捞取好处。至于地盘到底是是不是我们的,这很重要吗?现在不就已经是我们的吗。就算给回了他们,还不是他们自己暂时拿回去看着,他们也不可能把我们赶走,真正的利益既得者,还是我们。”

    高招!

    这么一想,大家豁然开朗。

    我跟黑明珠说后,黑明珠笑笑:“还是你老婆聪明,有头脑。”

    我一愣,她自己称呼贺兰婷为你老婆,我的老婆。

    我说道:“还行还行。”

    黑明珠说道:“也难怪她会把你控得牢牢的,她的智商,想到的东西,比我们远太多。”

    正说着,甘嘉瑜给我打电话了过来。

    第一句话就说道:“恭喜你呀,张帆哥哥,恭喜你们,拿了诺伦地盘,把人家都赶走了。”

    我说道:“呵呵,他们自己互相开打,然后你们趁虚而入把他们赶走,可不是我们赶走,别说反了。”

    她说道:“是吗?我不知道耶。”

    我说:“少装你。”

    她问道:“想问问你,是不是黑明珠醒了?”

    我问道:“你问这个干嘛。”

    她说道:“不然的话,是谁想到这么一招来对付我们?要不,诺伦地盘已经是我们的了!”

    我说道:“嗯,醒了,天不亡我们。”

    她说道:“你的黑明珠真是一个宝贝,难怪啊,我们的张帆哥哥爱得死去活来的呀。”

    我说道:“嗯,你也是一个宝贝,前所未见千年难得一见的宝贝。”

    她笑笑,说道:“下次也许你们没有那么好运气了。”

    我说道:“还有下次吗?不看看你们的联军被我们打成怎么样子?下次?欢迎来搞。”

    她说道:“等着看好了。”

    她挂了电话。

    黑明珠对我说道:“真是个难缠的人。”

    我说道:“她夸你是宝贝,说明你比她还难缠。”

    黑明珠说道:“我们最大的敌人是她们几个,但是她却不是最凶狠的那个。”

    我说道:“从对待小珍妮的事件来看,就知道她还有点良知,至于秦豹那帮人,该死。”

    黑明珠问我道:“所以,甘嘉瑜就不该死,对吗。”

    我呵呵一笑,说道:“其实我并不想让她死,也不舍得把她弄死。”

    黑明珠说道:“哦,好。”

    我问:“好什么。”

    她说道:“我还想着该怎么弄死她。”

    我问:“有方法吗?”

    她说道:“目前据我们的人侦察得知,他们栖身于我们这里西南方向五十公里处的金光山那边,金光山也不是不能打。”

    我问:“能打?”

    她说道:“守军大约四千,派出那么多人帮着觉辛甘军阀跟我们打了那么多场,估计还剩下两千,加上觉辛甘军阀的溃军,三千左右的人数。我们可以围山后正面强攻,再从侧面智取,但……”

    我问:“但什么。”

    她说道:“攻山如同攻城,上边堡垒无数,我们会付出巨大的伤亡代价,上千人。”

    我一听到这句话,心就凉了:“那算了吧,即使我们败得起上千人,我也不想让他们去送命。”

    黑明珠叹气,说道:“不可能每场仗都能让我们兵不血刃,不费一兵一卒就能赢的。”

    我说道:“算了,损失上千人,还是算了,太费,太残忍。”

    她微微笑,说道:“张帆永远是那个善良的张帆。”

    我说道:“在损我吧。”

    她说道:“善良有善良的好,但用在不该善良的地方,那就是鼓励壮大别人的恶了。”

    我说道:“你是想强攻拿下?”

    她说道:“强攻损失太大,我再研究研究吧。”

    诺伦帮彻底落入我们手中,经过一天的清理,快速修复,诺伦城中成了我们的坚固营盘堡垒。

    另外我们三家联军的军阀头目们来诺伦城和我们谈判,而我和黑明珠则是在城中设宴接待了他们。

    三家联军的想法出奇的一致:由我们代管诺伦城,等过段时间他们再派人来接手。

    三家联军的人聊着聊着,就在桌上横眉冷对互相指责对方行为越界动用武力,差点就在桌上拔枪开干。

    好在黑明珠气势强大,一拍桌子,他们全都静了下来。

    黑明珠说道:“外边的我们敌人虎视眈眈,你们还在窝里互相争斗消耗自己,这次的教训不够深对吗?打,继续打,继续内耗,等耗到差不多,让觉辛甘他们打回来抢了你们老巢,把你们都赶走了你们才开心。你们以为敌人很远吗?金光山那边!”

    他们议论纷纷起来,金光山离这边不远,敌人把大部队主力放在那边,可真的是对这里虎视眈眈。

    黑明珠说道:“他们就想要挑起你们起争端,已经成功让你们乱了一次了,你们还不吸取教训?敌人在你们之中安插内奸,你们可知道?我那晚晕过去,第一时间就有人告诉敌人,敌人马上赶到我们城前企图趁我病倒攻回城中!而你们互相争斗,也是因为觉辛甘军阀的内奸在你们之中挑拨离间,让你们相互攻伐引起内乱互相消耗,他们才有可乘之机攻进诺伦城,甚至想要攻下占领你们的老巢,彻底把你们给消灭!”

    他们互相交头接耳起来。

    黑明珠说道:“揪出这些人很简单,就是提议内斗攻伐的人,很大可能是内奸。我建议你们,你们军中若是再有人提议互相内斗,杀无赦!”

    黑明珠此话一出,宴会桌上的许多人不出声,你看我我看你。

    之后几家军阀的头目都表示要回去严查自家的人,看看是不是自家出的内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