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游戏竞技 >纠缠不休,容少请克制 > 第八百二十章怨恨的眼眸

第八百二十章怨恨的眼眸

    顾相思微微点头。

    顾相思的反应让后华苏欣喜若狂,逐渐洋溢开笑容,“相思,好久不见,你还好吗?这些天……”

    本想打声招呼就蒙混过去,不想华苏忽然这么靠近的亲密,顾相思尴尬地只好点了点头。

    华苏倒是郁闷,“你到底是好还是不好呢?倒是跟我说个实话好不好?”

    “没有什么不好,也没有好得出众。”

    这回答,一听便是知道她在尽量的平衡,不让两人的关系更尴尬。

    华苏毕竟不再是当年冲动鲁莽的浪荡少爷,自然体会出来顾相思的用心良苦。

    他皱了皱眉头,轻声问她,“不愿意说就不要说了,只是,你怎么一个人出现这里?”

    看看她这一身打扮,华苏有几分不解,商州不是带走她了吗,还来?

    顾相思有些不知所措的微微颔首,像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事情被当场抓住小辫子那般。

    “怎么啦?”

    “没事,你呢?你来这玩吗?”

    华苏看她别开小脸,知道她不想回答他的问题,也不好勉强着逼迫她,点点头,“嗯,我约了几个朋友在这里,也许有的人,相思你以前也见过……”

    “那你们好好玩,我先进去了。”顾相思趁机赶紧闪身,连一个机会都没有给华苏盘问,消失在的门后。

    华苏眉目更是深深拧在一起,没有等他朋友,他快步跟上去。

    顾相思的出现,引起哪些同样工作的女孩们小小震惊。

    顾相思举目四顾,发现那天晚上朝她闹事的人全都不再来,看来是被指炒掉了。

    她冷淡沉默换好衣服,虽然觉得今天的衣服好像不太一样,但她没有想太多,离开时听到背后传来细细的议论也不予理会,她不想因为耽搁被人数落。

    顾相思走出休息室,一边将秀发盘在头上,一边正思量着些事。

    “相思?”

    顾相思身体一僵直,看着华苏就这么走过来,下意识想要转开身子。

    华苏已经挡在前面。眼光打量着她,认真专注的。

    尴尬的气氛从顾相思心底升起来。

    自然啊,从她现在的穿着打扮上,做什么华苏自然心中有数。

    她脸上隐隐的悲凉和无奈,落在她化淡妆的娇美小脸,让华苏看着心中疼惜不已。

    “相思,我带你离开这里,快。”华苏口气急切,不容她拒绝。

    绰绰的暗影浮动,看着越来越热闹的这里,往来的人形形色色,华苏很清楚这里是什么场所,顾相思这一身衣服是什么工作性质。

    所以他皱眉,想也没有想握住她发凉的手腕,准备往门外走。

    “华苏,我马上就迟到,上班时间要到点了。”任凭华苏脸上有多急切,手腕被他拽疼痛,顾相思的话那么的淡然疏离。

    似乎不相信这句话是她说的,华苏呆住。

    顾相思没有再说话,只是轻轻将华苏的手拉开,往了他一眼。转身,朝着集合的方向走去。

    “相思……你,你怎么会回来这种地方上班?你的骄傲,到哪里去,你现在不是被逼迫,是心甘情愿的吗?”

    顾相思自嘲一笑,没有回答华苏。

    自然,华苏也看不到顾相思嘴角的讽刺和眼底的冷漠。

    “回来这种地方上班……也没有什么不好,都一样为了生活,为了活下去,为了明天。”

    “不,相思,你不应该回来的!这不是你想要的对不对。”华苏不可置信摇头,拦住她去路,眼神咄咄逼人的看着她,“跟我走,我会在我公司给你找一份适合的工作,我不会亏待你,如果你是因为跟商少之间的问题,先呆在我公司里,在慢慢想办法解决好不好?”

    “我快迟到了,谢谢。”顾相思淡淡的应道,冷凝眉目,没有丝毫动容。

    华苏几乎不敢相信看到的这一幕,呆呆的让她擦肩而过,眼看她步伐加快,华苏如梦初醒,紧紧的跟上去,再次把她挡在眼前,“相思,他不会想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

    他?商州吗?那可真是够悲哀的。

    “如果你是以为我在说商少,那不是……我知道,你心里有一个很重要的人,难道你要跟商少怄气,对不起他吗?”

    顾相思的脚步顿生生停驻,纤细的身子宛如寒风中的花骨朵,颤抖得厉害。

    也许……是梦里的那个人吗?

    她只觉得心中一阵发凉,缓慢移动的脚步,每一个脚印像是在冰刀尖端跳舞,透骨的寂寞疼痛。

    无法预制的心,一阵,复而一阵,毫不留情的紧紧揪痛着,没有最疼,只有更紧似的越疼。

    不,她根本不认识这么一个人,那只是一个梦,一个梦而已!什么都没有,那个人,也不存在!

    “我真的要迟到了,所以请你让开吧。”顾相思面色似纸,白如空洞的开口。

    她两手轻轻笼络着发丝,小小的动作似乎无法将她的小情绪遮掩,只会让她的无力和疼痛感越发清晰的刻画现身。

    “相思,我知道我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我只是想跟你说,你能不能放过自己,如果真的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那不是你的错,没有人会怪你,你难道不明白吗?”

    “哎呀,这是怎么了呢?”两人之间紧张的气息被一人打断,是带过顾相思的那个员工,“小顾,你男朋友吗?好帅哦。”

    本就紧张的空气,因为这一句玩笑话,更紧张了。

    华苏大气不敢出的看着顾相思,顾相思淡漠的望向开始热闹起来的大厅奢靡光景。

    “我怎么感觉,有点怪怪的……”

    819

    “我们只是见过几次面,朋友都谈不上,怎么能关系亲密呢?”被顾相思打断联想,那人看出来她脸色不是很舒服便找来借口走开,“对了,刚才领班点名的时候没有怪你呢,你就好好上班吧。”

    “谢谢。”

    “相思。”

    “你玩得开心。”快速打断华苏的话,顾相思只想要离开他身边在不想问什么做什么。

    “虽然我知道我没有资格说话,但请你看在你自己的份上,为了自己好,为了他……你不要在践踏自己了好不好?我可以给你正正经经的工作,我发誓——”

    顾相思转过头,表情奇怪的看着一脸激动,努力劝说的华苏。

    过了许久,久到华苏急躁之时,她忽然淡淡的看着他,“华苏,我在跟你说最后一次,我要去上班了。”

    “如果让他看到你这样自甘毁落,他绝对不允许!”

    “哈……谁呢?如果你说的是商州,那可真是抱歉了。”

    顾相思看过来的眼神太讥讽,太悲凉,华苏都不敢对视。

    “华苏,你说的对,他绝对不会允许!可是你们谁能给那样的一个人给我谁能?谁能!”顾相思心底隐忍的悲伤在这一刻忽然崩溃,清澈的眼眸因为激动而湿润,红成一圈圈的强忍,让人动容怜惜。

    “华苏,如果你回答不出来,就不要在口口声声说我在这里自甘毁落,说我不要脸下贱,因为你们都没有资格这么说我!”

    “我……我知道,我没有资格……”华苏失魂落魄。

    “所以,你是在让我看在商州的面子上吗?难道你不知道都是他,都是他,我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吗!”顾相思的质问几乎是咆哮出来。

    顾相思真的不想这么冲动发火,对着任何人生气,发泄。

    只是今天,或许是这几天她忽然受了很多的刺激,才会一时因为这个久违的梦中人,再度如此的失去控制,忍不住自己的情绪。

    “相思,对不起……”

    顾相思悲鸣破碎的声音,在一片奢华糜乱的五色背景下,显得越发的空洞。

    她低眉,张了张嘴。

    华苏看见她眼角快速被抹掉的眼泪,一阵的心疼,不敢再说什么。

    她的悲凉蔓延得如此难堪,他知道的,他知道……她是真的有苦衷,不得已,

    她也曾是个骄傲的女子,是他们在捉弄的百般想方设法欺负之下,变成这样。

    她变得越来越困难,变得绝望,变得不那么像自己,更是害怕失去她仅有的温暖。

    “你既然都看到我在这里上班的样子,就走吧,当作你从来没有看到过我。”

    “相思……”

    无边无际的悔恨纠缠着华苏,望着她冷漠的小脸和不再灵动清澈的泪眸,他恨自己什么都不敢做,什么都做不了。

    顾相思已经平复好了激动的情绪,眼眉冰冷,话语不再带着颤抖的尾音,“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们都知道我跟商州之间的关系不可能,而那个人……真的不在了,我会慢慢的忘记。”

    顾相思说出来,似乎心情好了一些,但也只是一些,并没有改变什么。

    华苏沉默抿唇,眼神紧跟着她失色的唇,黯淡了下来。

    顾相思融入熙熙攘攘的人群,在华苏视线中消失。

    黑幕之下,忽然让人无法呼吸般的窒息。

    隔着一排紫色珠帘,是一双冷寒的眼。

    落下窗帘,那双怨恨眸子消失不见。

    不一会,有人推开门,白光一闪,男人恨意的眼眸那么熟悉,又是那么陌生。

    “少主,您有什么吩咐。”

    “将顾相思给我叫上来,我要见她。”没有温度的话,冷得来人身体打着哆嗦。

    “是,我马上带上来。”来人不敢再多做停留,下去寻找顾相思。

    顾相思是在端着酒水的时候,被领班找到。

    “小顾,跟我来一下。”领班高高在上的吩咐,踩着恨天高一扭一扭走在她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