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我,我不知道有多少人啊!平时的话,都是圣母让我去见她,我才能去见她的!”马小姐战战兢兢的对我说道。从她的眼神里我看得出,她没有说假话,并且这个地方似乎她也是第一次来。因为她看向那些龙的雕像,眼里也是充满了好奇。这就证明以前她根本就没有来过这里。要是来过,自然不会觉得惊奇。

    “这个地方你没来过?”广场之中除了我们,别无他人。穹顶上悬挂着一枚巨大的宝石,温润的光亮从里面投射下来,为广场提供着照明。而穿过广场,便是中殿。中殿的大门紧闭着,里边有灯光泄露出来。

    “以前来,来过,但是没有这个...”马小姐看看那四尊龙雕像对我说道。话音未落,一道火柱便从一条黑龙嘴里朝着她喷来。晓筠刀光一闪,一道更为巨大的火龙席卷而出。轰一声巨响,黑龙嘴里喷出的火焰被晓筠这一刀给劈散。然后火龙昂地一声,撞击到那条黑龙的身上。咔擦一声,将那尊雕像从中斩成了两半。雕像碎裂,轰然倒地。啪啷一声如同玻璃一样碎成了无数的小块。这幅场景,就跟刚才的白夫人一模一样。那些小碎块很快就化作了粉末,随后粉末开始凝聚。一条巨大的黑龙,随后出现在我们的面前。这尊雕像,活了。

    “爹,你说这里的什么世界之力,奥妙会不会就是可以让一种物体不断重新组合?”小草看看那条黑龙,然后对我说道。

    “就算是,我想也不是无限制的。最起码,每复活一次肯定会有所代价。要不然刚才白夫人就不会被你一扇子给扇得无影无踪。这种限制,要么是次数,要么是其它的东西。以至于白夫人都不敢肆无忌惮的去使用它。”黑龙的龙口逐渐张开,龙身挺立之间对着我们就喷出了一片火海。我说话间拂袖朝那迎面的火海拂去,一股强劲的罡风将其倒卷回去,直打在那黑龙的身上。啪啷一声,黑龙再度碎裂,然后又一次重组。

    “不如拿它们做个试验?看看它们从组的次数是不是无限制的。如果是,那么就证明白夫人也同样受到了这种掣肘。如果不是,那么就是别的原因。”晓筠说话间,便已经提刀而出。瞬息之间三刀砍中了刚刚重组的黑龙,将它又砍成了一地的碎屑。如此往复多次,黑龙终于是散落成粉末,没有继续重组下去。这么一来,便证明了小草之前的推断,复活重组的次数是有限制的。

    “接下来咱们要摸清楚的是复活的次数到底是几次,刚才这条黑龙是九次。而之前白夫人则是四次!没道理这实力低微的黑龙能复活九次,而白夫人却只能复活四次吧?这里边,肯定还有什么事情是咱们没摸清楚的!”小草手托着下巴在那里说道。

    “会不会是实力越弱,复活的次数反而会越多呢?因为每一次复活,都会用到世界之力。实力强的,当然需要耗费更多的世界之力。而实力差的,相对复活需要的世界之力就少。这么说来,或许无关次数,而是复活所需的世界之力是恒定的!例如一瓶水,有的人喝光只需要几口。而有的人则是需要十几口。但是不管他们喝得快还是慢,这瓶水的容量都是这么多!”一旁的百草此时开口说道。她说的这番话,我觉得有些道理。

    “那么咱们就暂定白夫人最多可以复活四次,然后就在一段时间当中无法再度借用世界之力来进行复活。这么说来,咱们只需要杀她四次,然后别让她逃了,再强杀她第五次,她就真的死了!”小草打了个响指接着说道。说到这里,二草相视一笑。也只有在这种时刻,这俩丫头才能团结一致。放在平时,哪怕对方说得是对的,也会继续开杠下去。

    “咱们在这里猜测了这么多,最终还得找到白夫人才能知道是不是正确的。走吧,前边就是中殿,看看白夫人在那里又设了什么圈套等着我们!”看了看剩下的那三尊雕像,又看了看前方大殿里的灯火,我摸出香烟点上后说道。

    “走,去看看她又在搞什么鬼!这个白夫人,可比那头白猿难对付多了。”小草扇动了两下枫叶,挽着我的胳膊将我朝前拖去。

    砰砰砰,走出去没几步,其余的三尊雕像先后炸裂开来。巨大的气浪,将它们炸裂产生的碎屑朝着我们就推了过来。那些碎屑身在半空,快速重组了起来。等到了我们身前的时候,已经重组成为了一条白角黑鳞,四爪龙尾如雪的巨龙。巨龙张嘴,朝着我们就喷出了一道巨大的水浪。水浪奔涌,很快就淹没了整个广场。随后轰一声,水面升腾起火海将我们全都笼罩在内。而那条巨龙,则是潜入水底不知去向。我们漂浮在水面,一边挥散着身边笼罩的那些火,同时还要提放着水下那条巨龙的偷袭。我示意大家小心,然后深吸一口气,朝着水下遁去。水下,大殿之中依旧灯火通明。一阵气泡翻涌,那条巨龙扭动龙身朝着我就冲撞了过来!

    我抬掌对着龙头拍去,嘭一声将其拍得倒卷而回,紧接着我伸手拖住了摆动不已的龙尾,将这条巨龙给拽了回来。巨龙被我一掌拍得头晕目眩,来不及做出抵抗,便被我塞了一把丹药到龙口之中。我抓住龙尾,就在水里原地打了几个旋,然后撒手将它抛向了那座灯火通明的大殿。巨龙砸在大殿上,水下轰地一阵震动。然后砰...那些塞在龙口里的丹药一起引爆,水下顿时一阵气泡乱冒,被炸碎的碎屑朝着四方喷射而出。巨龙被炸碎,大殿顶部出现一个巨大的漩涡,将那些水全都吸取了进去。

    殿门轰然开启,一阵音乐隐隐传出。伴随着音乐声,还有男男女女们放肆的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