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大佬,我们可以出来了吗?”小鬼小心翼翼的喊道。

    一直在盯着怪人看的季慕善这才回过神来,她抬头招呼了一声:“哦,我差点儿给忘了。把你的阴气收起来吧,这儿应该不会再有什么事了。”

    是吗?

    那个鬼鬼祟祟的家伙终于走了?

    小鬼心里悄悄松了口气,他赶紧将鬼墙收回,顺便抓紧时间修复体内伤势,又好奇的走到了怪人旁边。

    祁承弈也走了过来,他有些惊讶的看着面前这具无头金刚,问道:“善善,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啊?”

    看着跟电影公司的道具一样。

    不过,无头金刚没了的那个头告诉他,这玩意儿绝对不会像道具那么无害。

    “我也不太清楚。”季慕善摇摇头道,“具体情况,可能得把它带回去研究一下,我才能够确定。”

    “大佬,你的意思是,我们现在可以回去了吗?”小鬼凑过来问道。

    季慕善叹了口气:“又让那姓路的给跑了。他难道是属老鼠的吗?每次都藏得那么好,跑得还那么快。”

    愣是让她一点儿蛛丝马迹都没有抓到!

    “没事儿。这次让他跑了,我们下次再细心点抓住他就是了。”祁承弈安慰的道。

    小鬼:“”

    这祁老板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啊?他真以为抓个邪师有那么容易的吗?!

    今天晚上这个局,要不是有大佬亲自出马的话,换了是别的任何人来,都指定得把这位祁老板给折腾得半死!

    祁老板这是被大佬给惯坏了啊!

    跟着大佬躺赢的次数多了,就都以为每次对付邪师都只是件简单的事情了!

    “你说的对。”季慕善朝祁承弈微微一笑,“这次跟他交手,虽然我们没有抓住他,但也见识了他更多的本领。还有这个怪人,拿回去研究研究,说不定也能有所收获。我们吸取经验,多做准备,下次肯定能抓到他!”

    小鬼面无表情:“”

    完了完了,他这是正身处大型拍彩虹屁现场吗?

    这俩人你一句我一句的,就好像下次真能抓到那个姓路的一样。

    他们俩都不觉得尴尬的吗?

    祁承弈见季慕善的表情果然没有失落,这才放下心来,随即又为季慕善发起了愁:“可这个怪人这么大的个儿,我们要怎么把它给带出去啊?而且,就算能带出去,恐怕也很难不被人发现吧?”

    再说了,这么大个东西,光是扛起来也很费劲儿啊!

    季慕善也想起了这个问题,她看看祁承弈,又看看小鬼,最后把目光落在了小鬼身上。

    小鬼莫名的觉得自己头皮一凉:“大佬,你有话就直说,别这么看着我行不行?”

    看得他一阵心慌,差点儿就以为自己是做了什么对不起大佬的事情,然后还被大佬给发现了。

    季慕善走到小鬼面前,拍拍小鬼的肩膀,语重心长的道:“小明,你自己说,我对你好不好?”

    小鬼心里更慌了:“挺、挺好的啊!”

    他是真的觉得挺好的。

    虽然大佬平时几乎没给过他什么好脾气,小鬼有时候也会在心里抱怨大佬对他太过严格。但事实上,小鬼自己也很清楚,季慕善让他做的事情,才是真正的对他好。

    就比如修炼这事儿,虽然在香炉里修炼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但要是没有那些艰苦的修炼的话,他也绝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拥有了现在这样的实力!

    没有实力,大佬又怎么会带他出来,让他做帮手,在关键时刻拦下了那个姓路的呢?!

    实力增长后带来的好处,没有人比小鬼更明白了。

    只是他心里虽然感激季慕善,偏偏他又是个嘴硬的人,从不肯在嘴上服软。

    这下好了,季慕善竟然直接把这话给问出来了,那小鬼还能说什么呢?

    当然是老老实实的承认啦!

    “你知道我对你好就行。”季慕善笑得眉眼弯弯,“那我现在需要你帮忙,你帮是不帮?”

    小鬼被季慕善笑得浑身上下都瘆得慌:“大佬,您有事儿就直说呗!不用笑得这么吓人不是,您有事儿我肯定是在所不辞啊!什么事儿你尽管说,只要我能做到的,我保证给您办得漂漂亮亮的!”

    “那就好。”季慕善并不在意小鬼差点儿说漏了嘴的话,她脸上的笑意更深了,“你也看见了,祁老板身娇体弱的,这下山不是件容易的事儿,我肯定得亲自带着他不是。那这地上的怪人尸体,可就只能麻烦你,帮着给搬回去了”

    小鬼:“?!”

    他就知道,大佬突然对他笑得这么灿烂,肯定没什么好事儿等着他!

    原来大佬是想要让他做苦力,让他搬东西回去啊!

    小鬼脸色一松,他正想要直接答应了下来,突然间发现不对,怔愕的道:“可是这家伙体型那么大,我跟他差得也太远了啊”

    小鬼死的时候还没有成年,如今做了鬼,那鬼魂也和他生前差不多一个样子,看着自然是瘦瘦小小的。可躺在地上那怪人却不同,他本来就比普通人壮硕了一倍还多,如今虽然没了头,可他跟小鬼比起来,那体型仍然是天差地别啊!

    在怪人面前,小鬼就跟个豆芽菜似的,仿佛风一吹就要倒了似的

    “没事儿,他是死物,而你是鬼魂,和普通人是没法儿比的。”季慕善摆摆手道,“再说了,我是让你把它给带回去,又不是让你把它扛回去。他的体型有多大,这根本就不成问题。”

    也对哦!

    小鬼下意识点了点头,随即又觉得有些不对:“可我不扛着它的话,那要怎么才能把它给带回去啊”

    季慕善就像看傻子似的看着小鬼:“你不能扛它,还不能用拖的吗?难道这都还要让我来教你?”

    小鬼:“不、不用大佬教了。我就是太久没干过这种事儿了,一时间没想起来而已”

    这还差不多。

    季慕善点点头,顺手就从包里拿出了一截尼龙绳子。

    她将怪人身上的法尺收回,有用尼龙绳子重新将其绑了起来,还贴心的给小鬼留出了一截,方便小鬼拖着怪人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