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呵!”正说着,一道嘲弄的笑声自耳边传来。

    陈婆子微微睁了睁眼,只见吴柳青正站在一边,像是看好戏一样的看着她。

    “别人怕闹鬼,倒也正常,瞧你这怕的,这要是当真有鬼啊,还得让她跪下给你磕头,叫你一声娘呢。”

    吴柳青骂咧的说了一声,态度不甚好,一脸老林家欠了她的模样。

    陈婆子和吴柳青素来不对付,如今,又被她给嘲笑了一番,连忙将手背在身后,啐了一口“你儿子不叫你娘?也对,叫了你也不一定听得见,如今还不知道在哪儿待着呢。”

    这谁不知道吴柳青的儿子犯了事儿,不知道逃哪儿去了。

    可也没什么人能摆在明面上说啊,毕竟,吴柳青那儿子和侄儿都是一类人,都是混混,这过日子的,谁想招惹这些不想好的混混呢?

    偏偏,陈婆子被她一激,倒是啥也不怕了。

    她们老林家可是要跟杨里长一家结亲的人,往后这村子里谁看见她不得尊尊敬敬的?

    混混又怎么样,要当真过分了,跟杨里长还怕她逃的了?

    若是在往日,吴柳青定然早就跟陈婆子打起来了。

    毕竟,那时候杨里长和林家还没有关系,她儿子也可以给她撑腰,可今时不同往日,她儿子的确犯了事儿,她整个人虽不至于觉得比村里的婆子大娘矮上一截吧,毕竟,也都是有所顾忌的。

    这要当真无事生非,给她儿子添乱可不好!

    冷哼了一声,吴柳青直接踹开了院门,回头,凉凉的朝着陈婆子道“你怕自己生的东西,我可不怕!我现在就过去会会她!”

    陈婆子还想说些什么,吴柳青已经往院里走去了。

    此时,院子里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陈婆子不知道林香草什么时候回屋的,正气恼着那丫头越发不受管束了,又不敢妄动,只扒着门边偷偷往里面看。

    她倒要看看,吴柳青进去了会怎么样?说实在话,此时,她还巴不得吴柳青受难呢,谁让她刚刚多嘴!

    “林香草,你看看你把我家侄儿害成什么样了,你。”吴柳青一进屋就开始谩骂,只是, 这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脚边上一团东西撞了一下。

    吴柳青垂头看去,只见脚边哪儿有什么东西啊,根本就是一件破衣服,看那成色,倒像是林山花以前的旧衣服!

    真是晦气,一个人都死这么久了,还不把这些东西个扔掉!

    吴柳青说着,就想踹那衣服一脚,只是,这腿还来不及踹出去,那衣服又朝着她挪过来了!

    脚边一阵吃痛,像是被什么东西咬了一口似的。

    吴柳青瞪圆了眼睛,仔细一看,地上哪儿有什么东西,根本就不过是那件衣服罢了。

    一口恶气如何也咽不下去,吴柳青那张脸抽搐了好一阵,终是忍不住,抬腿就朝着脚边的东西猛的踹了一下。

    霎时间,这可倒好了,脚又被那‘衣服’咬着不丢了。

    吴柳青的脸色顿时变了变,原本,听杨牙子那么说起的时候,她也完全没敢相信的,如今一看,只怕是真的!

    邪门,果然是邪门。

    吴柳青用力一甩,使出了浑身的力道,倒是总算将对方甩掉了。

    只是,这回,那‘衣服’又赶紧的朝着她扑过来了。

    几乎是想也不想的,吴柳青赶紧往院外跑去。

    说来,倒也是神奇, 吴柳青这才刚刚出了院子,那‘衣服’就一动不动了。

    吴柳青倒吸了一口气,引得陈婆子一阵憋笑。

    “早说什么来着,偏偏不听。”

    陈婆子慢悠悠的说了一句,引得吴柳青一阵冷对“你自己又好到哪儿去了?听说你家二水是瘸了腿吧,我那侄儿杨牙子可什么都没有少,我不过是来替他出一口恶气罢了。”

    “出恶气?”陈婆子嘴角上的冷笑越发明显“就凭你?那些年轻好身板的人可比你能耐,咋不敢上?”

    吴柳青被她这话一堵,她本来在村里就霸道泼皮惯了,谁家也不敢欺负到她的头上来,如今也压根不层怕过林家这小蹄子。

    她可是主动来找林香草出气儿的,谁知道,会遇上这样的事儿。

    那双瞪的如圆铃的眸中精光一闪,吴柳青立马将陈婆子拉到了一旁“我倒是 无所谓,横竖跟我没什么关系,倒是你,你家二水可病的不轻吧,我要是你,我就去找杨里长做主。”

    陈婆子原本就不欢喜吴柳青这拉人的举动,如今,刚刚站定,就推开了吴柳青那只手,没好气道“这说的是哪门子的话?要是能找,我早就找了,还等的到现在?”

    “咋就不能找了,你也不想想看,杨里长和你们家是什么关系啊,横竖,香玉才是他的儿媳妇儿!”吴柳青一边说着,倒是将陈婆子的抵触心理安抚下来了。

    显然,陈婆子对她这些话,还是十分受用的。

    吴柳青见状,再接再厉道“我还不知道你,你就怕杨里长仔细问起来占不住理儿,这事儿还能不简单?咱们合计合计,再往杨里长跟前一说,任由着林香草那贱丫头有十张嘴,也说不赢咱们一大堆人。”

    陈婆子听着是个法子,这就点了点头,顺着吴柳青的话说了下去“如何个合计法?”

    此时,屋子里的林香草倒是看了一出好戏了,眼看着吴柳青和陈婆子都走了,这才进门将院门关上。

    地上的那件‘衣服’还在自由的穿梭着,像是一个有了生命的物体一般,任由着是她,也看不出一点破绽来,也难怪了会将吴柳青吓唬成那样。

    林香草摇了摇头,一边伸手过去,将那件衣服拿了下来,郝然看见刚刚抓回来的那只狗崽子正咬着衣服的边角。

    林香草伸手,将狗崽子抱在怀里,这才伸手去逗弄它。

    她可真是没有想到,这狗崽子居然还是个有灵性的,她才刚刚伸手,它就已经伸出舌头来舔她了。

    跟刚刚见了吴柳青就咬的样子,简直是判若两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