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历史军事 >暮色笙歌繁华烬 > 第一百六十章失踪(一)

第一百六十章失踪(一)

    祈缙回到了殿内,安静的绣着花,她好像很久没有这样静下来去做这些安静的活计了。

    但现在的她已经习惯了这些天的风平浪静,慕绝的出现,让一切都慢慢归于了平静,已经几个月过去,整个王宫一片祥和。

    要说这些天来发生的唯一一件比较轰动的事,那便是殷墨倾的离去。

    作为青临的王上,他必须对整个青临负责,所以在明确的得到了祈婧文的拒绝后,他终于还是选择了回去。

    只不过他依然亲口承诺了祈婧文,会永远等她,等她愿意回头的一天。

    祈缙能感觉得到,祈婧文并非对殷墨倾没有感觉,她只是将自己的心封闭的太久了,以至于别人对她的好,她都已经不愿意再去在意了~

    所以她才会这么冷漠的选择拒绝,祈缙相信,就算目前两人并没有在一起,但是他们之间的故事一定不会就这样结束,否则,未免也太遗憾了~

    当所有人都以为慕容霆死了,一切都已经尘埃落定了的时候,阴谋的种子却在角落里慢慢生根发芽,而当年的故事也正在慢慢浮出水面~

    “你说什么,慕容霆不见了~”

    听到冷桀说出这样的话,君煜轩气的一巴掌就将桌上的茶杯都震碎了。

    冷桀一直低着头,不敢去看他。

    但他几乎能想象到,君煜轩的面色一定十分难看~

    慕容霆用假死欺骗了众人,最后才得以逃脱,本来在逃离天牢后就一直藏在揽月楼里~待的好好的,可是却一夜之间突然就不见了~

    他一直负责盯着慕容霆,监视他不让他出去,所以这件事与他脱不了干系~

    “属下有罪,还请公子责罚~”

    冷桀拱手道,头也埋的更低了。

    君煜轩深吸一口气“立刻着人去找,把人给本楼找回来~”

    “是~”

    冷桀急匆匆的又退了出去。

    祈缙绣了好几日的荷包一绣好,就迫不及待的来了揽月楼,迎面就撞上脚步匆匆的冷桀,也只是略微朝她点头见礼,看起来十分着急的模样~

    还没进屋,就听见屋内传来东西被打碎的声音,顾不上敲门,她就闯了进去。

    刚一进去,就看见满屋的狼藉,杯盏的碎片都溅到了快门口了。

    祈缙还是第一次见君煜轩被气成这个样子。

    其实君煜轩摔东西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在两人陷入冷战期间的时候,曾有过无数次这样的场景,揽月楼中的所有人都已经见怪不怪了,只是祈缙从不知道这些,所以才会惊讶。

    她向前走了一步说“阿轩,你怎么了~”

    “别动~”

    君煜轩的眼神骤然紧缩,一看见是祈缙,甚至来不及懊恼,就怕她踩到一地的碎渣子伤到脚,他焦急的喊道。

    就将刚要上前的祈缙给拦住了。

    听君煜轩不像是生气的口吻,祈缙乖乖的停在了原地不动,就看他大步流星的朝她走了过来。

    下一秒就被君煜轩一把拦腰抱起,这个拥抱来的猝不及防,祈缙的脸瞬间就烧红了起来。

    直到走到了床边,君煜轩才将她轻轻放在了床上。

    君煜轩半膝跪地,伸手就要撂起她的裙摆“可有没有伤到脚~”

    祈缙慌忙抓了抓裙角,不让他去碰,一边摇摇头道“没有,刚才你一喊我就停住了,根本没有机会受伤~”

    君煜轩这才松开了紧皱的眉头“你没事就好~”

    祈缙问“你刚才怎么了,是出什么事了吗~”

    他缓缓站起来,陪她一同坐在了床边“没什么,不是什么要紧事,就是揽月楼里有几个不听话的在闹事罢了,我一时没忍住气愤,就将屋子摔成了这幅样子。

    停顿了一下,他有些犹豫的问“刚才~没吓到你吧~”

    祈缙轻柔的摸着他的眉头,轻声的说“怎么会,你现在不仅是揽月楼的楼主,又肩负着左相的职责。肯定压力很大,你看你,比我刚认识你的时候,脾气大了好多,就连眉头也时不时的就拧在一块了,不过我知道,都是因为我,你才会这么累,不过你放心,等把那背后的人揪出来,缙云有了新的王上以后,我们就成亲,到时候,我一定好好补偿你~”

    还是第一次听到祈缙主动提起成亲,君煜轩原本阴霾笼罩的心瞬间就豁然开朗了起来。

    他有些不确定的问“真的?”

    “当然是真的,好歹我现在也是缙云的王储,说话自然要算话~”

    祈缙从背后伸出手“呶,这个给你~”

    “什么~”

    君煜轩定睛一看,祈缙手里吊着的正是一只绣着两只鸳鸯的浅紫色荷包,手艺虽然称不上十分精湛,但胜在精致可爱。

    没有去接她手里还吊着的荷包,他笑了“荷包~”

    “你笑什么,难道我绣的不好吗~”

    祈缙蹙起眉头重新打量了一番自己手中的荷包,口中喃喃自语起来“不会啊,我觉得挺好的啊,而且沁筠她们都说挺好的啊~”

    “其实我也觉得挺好的~”

    君煜轩凑近了她,一把抢过荷包说。

    祈缙假装生气道“你不是不要吗,还抢它做什么,还给我~”

    君煜轩瞪大了眼睛道“你又给我乱安罪名,我什么时候说不要了,明明是你自己拿回去的~”

    “还给我~还给我~”祈缙站起身来,就要去够他手中的荷包,只是闹了半天,君煜轩左右躲闪,也没有被她抢去。

    终于,她放弃了挣扎,然后气呼呼的说道“那你说,你笑什么~”

    “我笑是因为我真的很高兴~”

    一瞬间,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内心的颤抖,他感动的将面前站着的女子紧紧的拥在了怀中。

    祈缙猝不及防的就瞪大了眼睛~

    但下一刻,她也双手紧紧缠住了他的腰,安静的靠在他的胸膛,聆听着他的心声。

    他深情的说道“我很感动,我那样傲矜的公主殿下,竟然也会愿意为我做这种事情~淮月,谢谢你,真的谢谢你~”

    谢谢你让我这阴暗又灰冷的人生中终于有了一丝寄托~

    一滴感动的眼泪终是缓缓顺着眼眶滑落,在无人看见的角落~

    “我也是,阿轩,谢谢你,为我付出了这么多~”

    祈缙眼眸中同样闪烁着泪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