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找不见人,这事又不是第一次发生。

    毕竟是自己大舅,洛可月在心里有多嫌弃鄙夷,但当着娘亲的面,她也是说得隐晦。

    赵氏对于自己这个大哥,那也是了解个透,闻言,觉得甚是有理,心中的忧虑直接消得七七八八。

    母女二人在房里又闲聊了几句,直到夜深,赵氏才离去,这一刻她还不知道,方才她所担心的大哥,此刻还在浔阳的官道上无力的哀嚎,几近天亮时,直到一辆牛车迎面驶来,那哀嚎声才消散而去。

    何成望被洛可欣一箭射穿了整个大腿,又被马小六等人捆绑着丢在官道上,被烈日暴晒了一整个下午,他此刻嘴唇龟裂,面色惨白,双眼空洞无神,衣裳上全是干涸的血迹,勉强的报上住址恳求对方将他送回家后,便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那赶车的小伙子一见人晕了,笑嘻嘻的上前从他兜里掏出一荷包,又将他腰上的玉佩扯下来,掂了掂发现是成色不错的岫岩玉,这才笑呵呵的将人扛到车上,将他丢到渗着猪尿装着小猪仔的箩筐旁。

    还以为他不知道?

    哼!他虽住在村里,可是今天同村的大哥从县城里回来,同他们说今天中午洛家的五姑娘押运米粮前往浔阳的时候,在官道上遇见土匪了,五姑娘和三个随从三两下的就把那帮土匪给打趴了绑送到官府去了,这大快人心的事儿,不一会就传遍了整个村子,他自然也是听了几个耳朵。

    他们村乃处洛阳地界,要去县城时,必须走浔阳官道,天知道,之前那帮土匪还在的时候,他们上路时是如何的提心吊胆,就怕命不好碰上了那伙土匪,既丢了命又丢了钱财。

    现在好了,那伙土匪终于做不得妖了,他终于可以把家里的小猪仔拿到县城来去买了。

    如今这个被绑成粽子一样又了受伤的男人,估计就是那伙土匪中的一员,一定是趁着洛家五姑娘不注意的时候藏偷逃的。

    小伙子看着躺在牛车上的何成望,有些矛盾了。

    这人,是要送去官府呢还是送他去方才他说的地方呢?

    去官府的话,是要见官府老爷的。

    一想到要进那威严萧肃动不动就打板子的地方,他身子不由的打了个寒颤。

    何家!

    “老太太………”

    何家老太正在用早膳,一个管家模样的人着急的跑了进来。

    “何事慌慌张张的。”何老太不悦的放下筷子“没规没矩的。”

    何老太与何老秀才乃是结发夫妻,相濡以沫举案齐眉几十年,得了老秀才熏陶,最注重那些繁文缛节。

    管家自知失礼,谢罪之后才忙道“老爷………出事了。”

    何老太猛的站起来,着急的一连接问了几个问题“你说啥?望儿出事了?出什么事了,他现在人在哪儿,要不要紧啊?”

    出的什么事,管家哪里知道“老爷他……”说着他瞥见两个小斯正抬着昏迷不醒一身腥臭味的何成望进来,下意识的干呕了一下,才道“老奴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方才听到门外头闹哄哄的,怕扰到少爷和姑娘们,老奴便想开门将人赶走,一开门就……见老爷晕倒在大门前了。”而且身上全是……猪屎。

    他话落,两个小斯也抬着何成望进屋了。

    自他们从角门进来的时候,何老太就闻到了一股恶臭味,呕了两声急忙拿帕子捂住口鼻。

    “望儿…………”

    见到如在猪圈里打滚似的脏兮兮闭着眼睛被五花大捆的不知是死是活的儿子,她两眼一翻,差点晕了过去。

    旁边的林嬷嬷急忙扶住她“太太………”

    “造孽啊!实在是造孽啊…………”何老太捶胸顿足,哭嚎了片刻指着管家道“你还杵着干嘛?没见老爷伤着吗?还不去请大夫。”

    管家在去开门的时候,只是粗略的看了何成望一眼,见他衣服湿哒哒皱巴巴的,身上全是节节猪粪,周遭飞着嗡嗡叫的绿头苍蝇,还有那股………

    管家抬了抬衣袖,闻了闻,差点又要呕了。

    那么臭的,当时他哪里还敢靠近仔细瞧啊!

    只是在看清被人指指点点的晕倒在地上蓬头垢面的人是老爷之后,忙叫了两个小斯去抬进来,自己先来禀报老夫人了。

    方才何老太那么一说,他现在才发现老爷腿上还插着一支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