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孙致远,我知道你还在气头上,不想和我说话,但是,没有关系,我今天打电话给你,只是想要告诉你,那天晚上我可能被人暗算了,才会发生那样的事情,也许,你听了觉得很离谱,但我说的全都是实话信不信……”

    林媛媛话还没有说完,那边突然传来声音,打断她的解释。

    “你是?”

    还没说完的话硬生生的卡在喉咙里。

    “啪。”

    林媛媛吓得将电话扔在一边。

    是她打错电话了吗?为什么接电话的不是孙致远,而是一个女人?

    如果是打错电话,接起电话的那一刻,对方就应该挂断电话。

    林媛媛喘了一口气,颤抖的手,拿起手机重新去确认。

    孙致远的号码她在熟悉不过了,并且,还备注了

    所以她并没有打错电话,而是,孙致远和其他女人在一起。

    电话那边还在说话。

    林媛媛想要挂断,听那女人的声音却觉得很熟悉。

    她眉头一皱。

    她的好朋友刘思露。

    他们在一起了?

    正当林媛媛想要开口确定身份,女人的声音再一次传来。

    “致远在睡觉,有什么事,明天再打电话过来。”

    说完,对方挂断电话。

    林媛媛重新拨打过去,对方关机的声音,她又立马拨打了刘思露的电话,提示不在服务区。

    很好,她的春轻轻地一抿。

    扔下手机。

    走进浴室,打开花洒,任由冷水冲洗。

    梦该醒了。

    第二天。

    林媛媛早早就醒来,做好早餐。

    被吵醒的柳雪晴和刘福勇有些惊讶,这孩子几天躲在房间里不吃不喝的,今天怎么回事?

    刘福勇心中一喜,难道她和孙致远又重新和好了?

    这样一来,他和孙家的合作又……

    柳雪晴问出了刘福勇想要问的话,“媛媛,你今天心情很好,是不是孙少爷……”

    林媛媛没有允许她的话说下去,打断,“我和孙家不会有任何的来往,以后不许提孙致远。”

    “那……”

    林媛媛淡淡地妆容,红唇微微上扬,“柳姨是想要问,我为什么突然不难过了?”

    柳雪晴点头。

    “谁规定我的世界一定要有孙致远,我告诉他,没有他,我照样过得很好,而且会越来越好,失去我,是他的损失,我有什么好难过的。”

    刘福勇隐藏情绪,叹了一口气,“你这孩子,从小就口是心非,能走出来是好事,不过,挺可惜的,你和孙少爷这么般配。”

    自从她父母去世,她就一直住在柳雪晴这里,这几十年来,他们没有嫌弃她和妹妹,还视如己出,虽然生活不如以前富有,对他们的养育之恩,她已经感恩戴德了。

    她自然知道柳雪晴和刘福勇是想让她可以幸福。

    “好了,柳姨,那都是过去的事。”林媛媛若无其事的开口。

    ——

    清冷的医院,四处弥漫着消毒水的味道。

    病床上,一个脸色苍白,消瘦的女人半躺在着。

    手里拿着一张画本,在唰唰的画着什么,嘴角微微勾起,似乎很满足。

    这是她的妹妹林清莹。

    上个月被检查出患有先天心脏病,病情一直在恶化,医生告诉她,尽管找到合适的骨髓和心脏来移植,否则她活不过三年。

    原本孙致远已经找到了国外的医生替林清莹治疗,恶化的病情也渐渐有了好转,就等到合适的心脏移植。

    今天一大早来到医院护士告诉她,务必要付清之前欠下的费用,才会继续给林清莹治疗,并且,之前从国外请回来的医生也不会担任林清莹的主治医生。

    他们的意思很明显,不给钱,不管病人的死活都会结束治疗。

    林媛媛愤怒,身为医生怎么可以这么不负责任?

    护士告诉她,如果病人的费用超过五十万没有缴费,医生有权利停止病人一切治疗。

    自从和孙致远在一起之后,孙致远便不外让她管林清莹医药费的事,她相信以后成为夫妻,以后有的是机会来还,所以,她就很自然的交给他。

    可是她却没想到,林清莹的治疗费居然这么高一天就要几十万。

    可是,她不是大富人家,这些钱,她上哪里去找?

    她找到之前那个国外医生,恳求他不要放弃林清莹的治疗,医生却告诉她,停止治疗是孙家人的意思。

    为了林清莹,林媛媛硬着头皮找上了曾竹慧,可她居然冷嘲热讽的开口。

    “你和我儿子已经没有关系了,我凭什么要帮你?你筹不到钱,可以去赚啊,张开腿,一夜没有上百万起码也有几十万。”

    尊严被践踏的体无完肤,但林媛媛没有轻易低头,讽刺着。

    “哦,你这么有经验,那我还得好好跟你学一学。”

    “你……”曾竹慧被反驳的无话可说。

    “姐。”林清莹推了推林媛媛的肩膀。

    林媛媛这才打断思绪回神过来。

    林清莹的小手在她的眼前晃了晃,“姐,你在想什么?想的这么出神?”

    她都站在门口半个小时了。

    治疗的事,林媛媛自然不会告诉林清莹,如果她知道了,她肯定会觉得自己拖累她,选择放弃治疗。

    她是她唯一一个有血缘的亲人,她不想失去,也不能再失去,她一定会想到办法的。

    “没什么,医生说你最近情况好转很多,而且,过不了多久,就能够帮你笑道合适的心脏做移植手术。”

    为了能够让林清莹继续治疗下去,林媛媛选择了隐瞒。

    林清莹听着,小脸欣喜,“这是真的吗?”

    “那做了移植手术,是不是代表我可以和其他正常人一样,继续上学,奔跑,还有吃好多零食。”林清莹望着自家的姐姐,一脸天真的说着。

    这是她一直渴望的愿望。

    当初,手术前她也曾经也问过这样的话,后来,手术失败了,没有好转,反而更加重了病情,她很坚强。

    不但没有哭反而还一直安慰她,每一次探望她回去的时候,她都会一个人静静的带在房间里。

    “嗯。”

    “其实,如果可以,我还想要出国,去所有的地方玩一遍。”

    她的很多同学都出国留学,看着她们朋友圈晒出的照片,她很羡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