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历史军事 >江山策之云谋天下 > 第一二六章不宜出远门

第一二六章不宜出远门

    “大人的云殊城之旅怎得变成了绕城游?”

    张口是去,闭口是不去,这人比起女人来还要善变的多。云岫如是想着,但她嘴上可不能直说。

    叶惊阑将酒坛子轻放在墙角,没有半点舍不得,她既然喜欢,便都予她好了。

    “昨夜星象告诉我,今日不宜出远门。”

    星象……

    她没记错的话,昨晚星光黯淡,仅有若隐若现的几颗。

    叶惊阑又不是钦天监的人,平素更没有听闻过他擅长观星卜卦之事。

    空口无凭的话,亏得他还唇红齿白一字一句地咬清楚了来骗人。

    “你可千万别不信,深夜的星子会说话,只是你听不见罢了。它们不仅劝下了准备出远门的我,并且还说与我听了另一件事儿,实在是令我受益匪浅。”叶惊阑慢慢地走向她,直勾勾地盯着她的眼睛,这是不畏惧被拆除谎言的坦然。

    换而言之,要么他就是讲真话,要么他在说谎这方面是个中高手。

    “何事?”受好奇心驱使,她还是一头扎进了他递出的绳套里。

    叶惊阑摇头道“我不能随意讲给别人听。”

    “……”

    “而你不算是别人,你且附耳过来,我可以悄悄与你说道说道。”

    云岫正想骂他两句,如是不能说何必开了头才告知她不行?又听得他这一句,她顺从地向他走去。

    “嗯……”他似在思量该怎样同她讲这事。

    云岫摆出一副洗耳恭听的姿态,静待他把星子说的事告知她。

    叶惊阑在她耳边上轻语道“我在骗你。”

    一拳击中了他的小腹。

    拳风带起衣袍微扬。

    “给你长个教训。”云岫愤愤地说着,她没想到的是这人的脸皮又厚了不少,城墙拐角都不及他脸皮一半厚。

    叶惊阑竟大大方方地说自己在骗人。

    真当她脾性好,任由他搓拉捏拽?

    叶惊阑整整衣袍,当做什么都没发生。

    幸好云岫没真正使力,否则他就要把这条命交待在这里了,而且墓志铭上定会被蒙歌一把鼻涕一把泪地雕刻上几个大字——因撒谎自食恶果。

    他不过是起了玩心,要是因此付出惨重代价,委实划不着。

    “暂且不说这事了,云姑娘可愿随我一道出行?”他岔开了话题。

    “不知叶大人的绕城一日行是去赏花,赏水,还是赏人,赏层出不穷的追杀手段?”

    云岫倚在门上,懒懒地打了个呵欠。

    他这时候来找她,无非是想找个人来做伴,在去往黄泉路上不寂寞,她又不傻,何必枉送了性命。

    不清楚内情的人可能认为她是恋慕叶惊阑的好皮相,恨不得跟他生同衾死共穴。

    “我只是想请姑娘挪个地儿赏扬城景致。”叶惊阑漫不经心地说着,好似真有这么一回事,仅仅就是带着她单纯的赏赏花,喝喝茶,晒晒太阳享受惬意的生活。

    “我倒觉得这边风景独好。”

    云岫嘴角一掀,她顺道给自己长了长记性,别再轻易信了他的鬼话。

    “既然如此,那便不叨扰姑娘了。只是樱之同蒙络说了,她不想在这高墙大院里荒废光阴。为尽地主之谊,我还是带她去外边四处走走看看吧。”叶惊阑叹息道,看上去像是因了云岫的拒绝,自己要独自带上一个小丫头片子出游,有些头疼。

    他作势要走。

    “等等。”

    扯上樱之?

    这算不算是逼得她不能坐视不管,明知道樱之是晋南笙的心头宝,她将樱之从无名岛带出,自然得肩负起关乎樱之的所有,不然就对不住晋南笙的信任,更是无脸做樱之的二姐姐。

    叶惊阑真是打的一手如意算盘。

    “你是在威胁我?”她将话挑开了说。

    “岂敢。”叶惊阑拱拱手,唇角笑意渐深,鱼儿咬钩了,“只是樱之的心愿极小,尚且可以满足。我觉着若是能让他人心情愉悦,也算是为百年之后登极乐世界积福了。”

    “叶大人为自己铺的路,一步不漏地延伸至身后之事,佩服,佩服。”

    叶惊阑笑而不答。

    他突然觉着做个坏人比当个好人还难。

    对视的两人气势相当。

    樱之兴致冲冲地在院门外冒个头,欢快地叫嚷道“二姐姐。”

    云岫展颜。

    小姑娘凑到她身前,抱住她的臂膀摇晃,一脸期待地说道“咱们快走吧。”

    “去哪里?”

    “惊阑哥哥说可以带我们去外边玩。”

    樱之仰起脸,对叶惊阑笑着。

    当云岫抚上樱之额间碎发时,有一丝恍惚,是叶惊阑蛊惑了樱之,还是樱之拜托叶惊阑。

    威胁也好,成全也罢,她都得按叶惊阑设计好的路走下去,一步不差。

    挪位置是第一步。

    想到这里,云岫只觉心中淤堵。

    心不在焉地跟在有说有笑的两人身后走着。

    在还没到后面的院子的时候就听见了蒙络银铃般的笑声。

    蒙络捏着马鞭,站在马背上,俯视盘坐在地上的蒙歌。

    “你居然会有今天,哈哈哈哈。”

    蒙络笑得前仰后合,云岫远远地瞧见了,还担心她会否一不小心就往后一仰,摔下马。

    “再笑,把你牙都打掉。”蒙歌戚戚然,他一想到这是一条亡命之路,抱着大脑袋使劲儿晃着。

    这里面是不是在无名岛上装满了海水……

    他忽而想到一件事,欲启口,被蒙络以一言挡了回去“你好好享受你准备的小玩意儿吧。”

    本是想让蒙络帮他想想办法拔除那些机关,在蒙络的话音落下之时,他的忧虑又添了几分。

    到时候车外有歹徒,车内有自我折磨的机关。

    “哥哥命不久矣。”他仰头长啸,这作的哪门子孽啊!

    蒙络的笑容在见到云岫的那一刹那间荡然无存。

    她别过脸。

    想到蒙歌问过她的问题为什么不喜欢云姑娘?

    她答的是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其实蒙络根本就不知道为什么。

    孟章在屋顶上跳跃,虎头大刀压在背上,很是扎眼。

    这个瘦精精的男子跃下,伏在叶惊阑身前,带着些微喘气声说道“一切如常,野猫都被我赶走了。”

    叶惊阑颔首。

    “该动身了,晚些时候日头大了。”

    蒙歌极力管控自己的表情,眉眼之间的忧思中还夹杂了壮士就义的大无畏。既来之则安之,谁要收了他这条命还得问问他的拳头乐意与否。

    “死到临头还一脸贱笑。”蒙络吐了一颗果核,不屑地说道。

    蒙歌摸摸嘴角,并没有往上翘,从他的脸上难道读不出“慷慨赴义”四字吗?

    蒙络仿佛看穿了他的心思,鄙夷地说道“待你牺牲后,我定会为你凿一块石碑,刻上‘为正义献身’。”

    “呸呸呸,一大早就说这么不吉利的话,小心风大闪了舌头。”

    蒙歌不再和蒙络多说,他钻进车舆,将车帘拉得严实,戴上了面具,尽可能地模仿叶惊阑的模样,他除了送信,还有引开部分仇敌的任务。

    无人能窥探里面的情景。

    这原本是为叶惊阑准备的车驾。

    他弯腰,伸出手在小桌下掏掏,他记得适才塞了一袋酥饼在那里,留作路上充饥用的。

    此刻他只想着早些拿出来,嚼上几口,慰藉自己受伤的心。

    “啊!”短促的叫声,来自于蒙歌。

    他的手上赫然是一块铁齿清晰的捕鼠夹。

    当手一触碰到,上下铁齿立马咬合,蒙歌的手指被死死地禁锢住。

    他记得夹子上涂了些粉末。

    是什么来着?

    完好无损的那只手一敲脑袋。

    “哎!”见了血珠子会怎么来着?

    对了,会痒。

    这种钻进骨髓中的痒痒,想想就很刺激。

    如果痒的人不是他的话……

    一屁股跌坐在软和的垫子上,多么契合自己尊贵的臀。

    蒙歌一面根本停不下来地挠着手臂,一面长舒一口气,这个垫子内里是细软的羽毛,好像还不赖?

    要是软垫里没有腾起一阵辣眼睛的烟雾,他倒觉着这一路会很开心。

    这块软垫是他专程放上的,只有重重坐下才会使得这些粉状物钻出。

    他呆望着车顶,双眼不自觉地淌下清泪,想要放空自己,脑子里却是万马奔腾。

    “后悔”二字该如何书写,还有机会重新选择一次吗?

    金不换扬起鞭儿,抽打在马身上,又哼起了一首家乡的小曲儿,多数人是听不懂他在唱什么,但能听出他心情甚好。

    他才没心思去管后面的人在厚实的帘布遮掩下如何了,只需驱车赶往云殊城便好。

    蒙络跳下高大的马身,踩着矮凳上了第二辆马车。

    她拍拍车里放的大箱子,咯咯地笑起。

    “樱之。”蒙络在车里唤着,她认为有趣的事得带上别人一起做。

    两人年纪相近,自是有许多体己话,相处了短短一日后,她们早已熟悉,偶有拌嘴也属正常。

    樱之爽快地应了声,飞速上了马车。

    只听得蒙络细细嘱咐了几句,樱之一个劲儿地应着声。

    蒙络掀开帘子盘坐下。

    “驾!”她挥起手中鞭子,抽在了马屁股上,马儿拉着车直往前奔。

    云岫蹙了蹙眉,樱之和蒙络一道走?

    “别担心,蒙络可以保护好樱之的。”

    云岫只觉太阳穴处在突突地弹跳,她并不操心蒙络是否有能力护樱之周全,只是有一种不可预判的不安之感。

    很多事,是没办法真正掌控得了的。

    事态发展不会尽如人意。

    孟章往第三辆车里塞了一个人。

    玄青色衣袍,脸上罩着面具,头上戴着一顶斗笠。

    想来,是叶惊阑的替身。

    那人极为安静,像一个任人操纵的提线木偶。

    “他被点了哑穴。”叶惊阑解释道,真要一个人听话,怎会只用一种简单到随时可能露馅的方法?

    云岫没有多问,她只关心三架马车都走了,就剩一匹骏马,两人该如何是好?

    叶惊阑才应该取代卿萝做那朵解语花,他笑说道“还记得无名岛的游戏吗?”

    化名为叶知芜的他要求云岫与他共骑……

    “还是步行吧。”云岫可不想重现当时的情形,一个女子环住男人的腰身骑马……

    怎么想,心里那道坎就是过不去。

    叶惊阑压了压头上斗笠,飞身上马。

    他手一捞,云岫稳稳地坐他身前,长臂捉住缰绳,“这次换我带你。”

    云岫试图挣脱,他皱眉说道“我臂上的伤还未好的完全。”

    城主府外,驶出同样的三架马车。

    驱车之人皆是相貌平平的普通车夫。

    一切都是未知……

    待他们走远后有几道黑影落在城主府屋顶,后院,前厅外,以及叶惊阑的院子里。

    “仓库没有。”

    “后院没有。”

    “前厅没有。”

    “卧房没有。”

    一个接一个的高声报着。

    他们翻找了城主府各处,没想过会这般容易,搜寻的地方没有碰上任何阻拦,更没有见着一名家丁。

    着雨过天青色长衫之人立在城主府匾额下。

    执起黑油锡环。

    “他这是留了一个空壳子给我啊。”元清涧无奈地笑笑。

    析墨望着门环上的狴犴,“王爷别动。”

    “什么?”偏巧不知从何处吹来的风呼啸而过,元清涧只看到析墨嘴唇嚅动,没听见他的话。

    没听清无所谓,析墨能说什么,直接推门?这是强盗才做的事!

    哪怕叶惊阑给他唱空城计,他也要把礼数给做齐全了,以免落人口舌。

    带着一分不悦,他重重地执环叩下。

    就在那一瞬。

    迷眼的黄雾从断裂的锡环里飘出。

    析墨但笑不语,方才他眼尖地发现门环有一道细痕,元清涧站在正面,刚好就不能看见。

    所谓当局者迷。

    于是元清涧正捂着眼哀嚎。

    他手指已被灼伤,

    一层皮永远地黏在了门环上。

    两处都是钻心样的疼。

    析墨笑意不减反增,叶惊阑是算准了元清涧会为了自己的身份给他全了礼数,因故他才放心大胆地在门环上面动了手脚。

    而元清涧从来都是不知轻重,能想到礼数已是不错,哪管敲门的力道。

    正中下怀。

    他眼里是一闪而过的狡黠之光。

    只可惜叶惊阑没见着,若要给他瞧见了,铁定会说狐狸本相。

    元清涧捂着眼,好不容易才掀起一条缝。

    他哑着声音说着“你的大礼可别让我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