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历史军事 >湛汐王爷太贤惠 > 第90章主人,你变了
    话音刚落,一根浮尘狠狠砸在薛北头上,疼的他嗷嗷直叫。

    忍不住想爆粗口,但熟悉的浮尘使他到嘴边的话硬生生憋回去。

    ”为师就知道你不好好修炼,最基础的静心都做不到。”

    一袭白衣,留着长胡子的道长从烟云中走出来。

    薛北乖乖捡起浮尘,脑门上一道红印子让身后一众小弟笑出声。

    ”师父,为什么每次都是薛末那个没有战斗力的小屁孩儿发现你?”

    云清道长白了他一眼,”薛末虽然年纪小,但你不要小看他,他的心思单纯,很快就学会了静心通明,为师刚才的的状态只有达到他这样的境界才能看到。“

    ”什么嘛,师父你每次都偏心,我又不是不知道。“

    ”胡说,为师向来一视同仁!你花花肠子多,一直不曾突破这一难关,你们这十三人里唯独你们小师弟练成了此功。“

    薛老二上前,”师父,您老人家为什么现在才找我们?这几个月我们进不去山庄,无依无靠,整天风吹日晒,吃不饱穿不暖……”

    不等他说完,云清道长用浮尘戳了戳他的肚子,上面的肉颤了几颤。

    糟糕,在溪花墨她们那里生活条件变好了,整天没什么活干,吃了睡睡了吃,身材变差了。

    曾经他的身影是强壮健硕的,而现在只剩下大腹便便,膀大腰圆。

    云清道长正色起来,”你们也知道现在山庄封上了,为师能出来的机会很少。上次派给你们的任务不算失败但也不算成功,现在这个任务继续开始。“

    薛北挠头”师父你上次话都不说清楚,具体保护谁我们都不知道。为什么能算成功呢?“

    云清道长眯眼,”你们与她认识。“

    ”什么?认识?我们怎么不知道呢?“

    薛老二想的头疼,”师父你就别拐弯抹角了,直接说名字就行。“

    ”她现在应该叫霖星。”

    ”霖星?“

    众人对视,似乎有点儿印象,但是当时他们以为是另一个李小姐。对霖星并没有多加留意,现在她又回来了?

    ”师父,你看我们要去保护霖小姐的话没有实力肯定是不行的,就咱们山庄里的那些功法,你看……能不能……“

    薛北冲着云清道长眨眨眼,两只爪爪不安分的搅着师父的衣角。

    ”罢了罢了。“

    云清道长大手一挥,五六本功法仍在了薛北怀中。

    ”师父,霖小姐是宫里的人,您老人家什么时候与宫里有交情了?“

    ”故人之子罢了,你们保护好她。现在时间不多了,为师要回去了。“

    众人异口同声,”恭送师父。“

    拿到功法的薛北走路都飘忽的不行,”嘿,老二,你说咱们师父这次怎么这么大方?以前要本功法就像是要了他的命一样,难道……他被人上身了?“

    ”上身是不可能的,咱们师父法力深不可测,谁敢上师父的身?“

    走了几步,薛老二还是不死心,”你说……我真的变胖了?“

    …………

    缓过来的霖星先是瞪了角角一眼,接着十分无情地掀开湛云琛的被子。

    睡睡睡,冻死你!

    果不其然,没多久湛云琛冻醒了。

    入眼的便是一脸坏笑的女子,再看便是被掀开丢在一边儿的无辜被子。

    好啊,这个丫头越来越放肆了!

    内心小九九打的火热,面上一副冷酷无情的样子。

    不等他开口说话,霖星就跑到不远处拿了根被咬了一口的胡萝卜。

    ”看到了吗王爷?就是因为这个,你的小羊羔它踢我两脚!“

    ”哦?角角一直都不喜欢吃胡萝卜的。难道你不知道吗?“

    ”我怎么可能知道?又没人跟我说!”

    ”哦。“

    ”哦?王爷,因为你的羊羔我的腿现在还隐隐作痛,你不表示一下就算了,居然还说的这么轻松?“

    某王爷一脸天真地看着她”表示?本王这帐内除了一床被褥,一只羊,就剩下本王自己了。被褥你堂堂郡主自然是看不上的,角角与你有矛盾,你也不会要它。所以,你想让本王表示的其实是本王自己吗?“

    霖星恨不得揍他一顿,咬牙切齿道”王爷你是真听不懂呢还是装的呢?“

    这家伙要不不说话,一说出口的话为什么那么气人呢?

    ”算了算了,既然王爷你回来了,那我就先走了。“

    说罢,霖星头也不回地往外走去。

    ”等一下!“

    脚步顿住,无语回头,”王爷,你还有什么事吗?“

    ”云霄就在外面,让他给你安排马车。“

    ”多谢王爷好意,本郡主呢,有脚!“

    霖星咧嘴一笑,大喇喇地转身。

    湛云琛赤脚下床,两三步到了她的身后,拉着她的衣袖让她无法离开,”你确定自己走吗?从这里去霖府至少需要三个时辰。“

    ”哪有这么远,王爷你就别哄我了,告辞!“

    ”我说你这个女人怎么这么不知好歹?“静娇公主带着一队士兵路过这里,听到动静后过来查看。

    没想又是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二皇兄都叫云霄来安排了,那自然是最好的马车,她居然敢拒绝二皇兄!

    就算是她这个公主都没享受过云霄的服务,她居然不知好歹的拒绝。

    这一定是她欲擒故纵的手段!

    湛云琛蹙眉,”你怎么在这里?“

    ”二皇兄,我发现营地南面有一片很大的桔梗地,我猜角角肯定很喜欢,所以就打算带着一些人去弄些回来。“

    ”一国公主常穿梭于田地间成何体统?“

    ”要不是为了角角,本公主才不屑呢!“静娇公主不满地抱怨。

    霖星站在一边儿,心中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王爷的教育方式真的太有问题了,穿梭田间怎么了?难道只有穷人才能在田里吗?

    不想与他们多废话的霖星,大步出了营帐。

    不知何时站在门外的云霄身后跟着一个车夫,手里牵着一匹上好的汗血良驹。

    ”霖道。

    ”不用了,告诉你家王爷我能自己走。“

    ”小姐,你误会了,我只是和你客气一下,既然你不上车,那就对不住了。“

    铁面无私的云霄直接将霖星拖到了车厢内。

    对着车夫说道”出发!“

    ”等一下等一下,本公主也要坐汗血宝马。“

    还未来得及出发的车夫,急忙将车帘掀开。

    静娇公主稳稳地坐了进去。

    她们走后,湛云琛坐在床边,手中拿着一根胡萝卜,”不吃?“

    角角嫌弃地转过头。

    ”你说,本王是杀了你做烤全羊好呢还是将你与这萝卜一起炖了给她补补腿上的伤呢?“

    云淡风轻的一句话,让角角看不清表情的脸仿佛出现了震惊!

    主人,你变了!

    以前我不吃胡萝卜你也不生气,我踹人你也不会炖我,现在你居然……(某羊泪奔)

    ”吃吗?“

    湛云琛微微抬眸,威胁意味明显。

    只见某只羊紧闭上眼睛,囫囵吞枣得将胡萝卜咽下去。

    某傲娇王爷摸摸它毛茸茸的脑袋,”这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