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都市言情 >许我清尘 > 第一百零七章升温3
    两人继续这么静默了一会儿。

    最后打破这僵局的还是王琛。他稳定完思绪后,开口对裴羽说道:“阿羽,你来吧,我相信你。”

    裴羽特别想开口告诉他,我不相信我自己。但是这话怎么都说不出口。她想了想,要不还是去把胡老头儿叫回来,这么想着就开口对王琛说道:“我去把老头儿叫回来给你拔针。”

    说完就迈步准备走人。但是还没来得及迈出第一步,就被王琛拉住了胳膊。他开口说道:“你这去会被骂的很惨的,可能我也会……”

    说完这话,他意识到自己拉的是她的右胳膊后,又瞬间放开了手。裴羽听到这话难得的迟疑了。确实,这么去叫胡老头儿真的会被骂,还可能被骂的狗血淋头。毕竟老头是让她练手来着的。

    她虽然不怕被骂,可是架不住胡老头儿骂完之后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其他人怎么他了呢!思虑再三,还是认命地转过身,开始准备为王琛拔针。

    她先是在一旁的盆中净了手,之后用布帛擦干。做完这些,便走近王琛,正式开始。她伸出手的时候还是有些许紧张,于是便停在中途,深吸了几口气。

    再次做好心里建设,她的手继续往前,这一次总算是碰到了银针。在脑海里再度过了一遍老头儿讲的诀窍后,她开始捏住银针,之后一边调整手法一边慢慢往外拔。这第一根银针扒出来花费了一定的时间。

    接下来是第二根,第三根…随着经验的积累,后面的针拔的越来越娴熟,没过多久终于全部拔完了。最后一根银针拔下之后,裴羽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其实裴羽完全不用担心会弄疼王琛。如果胡老头儿在场的话,还会让她下手再干脆一点。在老头儿看来,男人嘛,这点疼算什么。

    而且,作为当事人的王琛其实没有功夫去感受自己到底疼不疼。在裴羽凑近他的时候,他原先稳定好的思绪瞬间又土崩瓦解了。尤其是在闻到裴羽身上的馨香后,这思绪不知道飘到哪去了。

    在艰难地咽了咽口水后,他理智地把头偏向了一边。随后便在心里默念一些之前读过的经典,尝试稳定自己的心绪。不过貌似直到裴羽结束拔针的那一刻都没有稳定好……

    裴羽完成了自己的任务,便径自拿着那些银针离开了。这里不需要她做什么了,她需要去找胡老头儿交差,顺便给这些银针消毒。

    裴羽离开了好一会之后,王琛才彻底稳住自己的心神。幸亏他自制力还不错,不然可能会做出一些不可言状的表现。他低头无奈地笑了笑,随后自己把衣服穿好了。之后也去找了胡老头儿,要是没打招呼就这么走了的话,胡老头儿下次见到他肯定不会轻易放过他。

    去和胡老头儿告辞的时候没有见到裴羽,这让他有点失落。但是想到自己已经在这里耽误了很久了,而军中还有一大推事情等着他去处理呢,于是和胡老头儿说完让裴羽在这里继续好好养伤之后便匆匆离去了。

    这次从战场下回来的人,基本上都带了伤。虽然现在已经恢复了很多,但仍有一些情况严重的需要送到军医处来治疗。而且,他们刚回来,有很多杂七杂八的事情需要安排和处理,而这些事情大部分都需要王琛出面解决。所以接下来的几天,他可谓是忙的团团转。

    在他忙碌的时候,裴羽就略显清闲了。自从王琛准她留在军医处后,她便安心留在了这里。而胡老头儿也开始之前的模式,每天让她看医书,切药材,帮着处理伤兵的伤口。时不时还会抽背她医书上的知识点。这样看来,她也没有清闲到哪里去。

    期间她周青和孙跃各见一面。见到周青是在他送一位士兵来军医处时,当时她正好在抓药材。周青见到她了,便上前与她交谈。

    裴羽也好久没有见到他了,所以两人聊的有点开心。除了互问对方伤势如何,还聊到了一些其它的事情。在聊的过程中,裴羽整个人的情绪都是放松的,中途还难得笑了几次。让她笑可不简单哦。

    一旁在问诊的胡老头儿见到此景,眉头不自主的皱了起来。他大声冲裴羽喊道:“阿羽,干什么呢?还不继续抓药?抓完药就去药房切!”

    裴羽听到胡老头儿的话,只得对周青说了致歉的话,说明自己要继续忙了。周青自然表示理解,也就向她告辞,随后便离开了。

    至于孙跃嘛,那人倒是主动来找裴羽的,还给她带来了不少吃的。

    原来此前王琛特许此次归来的士兵们有四天的假期,准他们回家一趟。士兵们自然都回去了,在家里享受了一两天的舒服日子,便又都回来了。来的时候自然带着一大堆吃的。

    孙跃想到裴羽没有回去,于是便从各位兄弟们那里“搜刮”了吃的,连带他自己的一些,一起给裴羽拿过来了。裴羽很干脆地收下了他送的吃的,当然也有感谢。

    不过可没有回礼,她也没什么可送给他的。本来想给他送些药材的,可是被胡老头儿阻止了。胡老头儿见她打算给这个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傻小子送药材,顿时心生不满。

    在裴羽转身准备去取药材的空当,他状似不经意地对小杨说道:“小杨呐,咱们这的药材还有多少啊,是不是又要去买了呀?可是我这没钱呐,要不还是你去采吧。”

    小杨一脸懵圈,本想反驳,但是看到胡老头儿那瞪着他的眼神,也瞬间明白了些什么,把到嘴边的话又默默咽了回去。

    小杨都懂了的事情,裴羽自然不可能不懂。她无奈地摇了摇头,尔后转过身来,对孙跃说药材就不送了,免得他糟蹋了。并允诺以后给他做顿好吃的,以吃报吃嘛。

    孙跃那可是人精,见这位白须老者似乎不怎么待见自己,便急忙对裴羽说道:“自然可以啦,你可不许忘。那我就先走了。”裴羽和他告完别后,他便离开了这里。

    等孙跃离开,胡老头儿凑近裴羽,对她说道:“阿羽,你可不能随便把我的药材送给不相干的人。”裴羽能怎么办,当然是应着他了。

    而且,胡老头儿现在这话是以正常的口吻说的,要是变成“你怎么能把我的药材送给不相干的人”,那可就大大的不妙了。识时务者为俊杰呐。

    得到裴羽的回答后,胡老头儿变本加厉,继续说道:“阿羽,今天的晚饭你来做,就做我们俩的就可以了。其他人的让厨师做。”

    裴羽笑着应道:“知道了,老头儿。”

    一旁的小杨默默流泪,师父,我也想吃阿羽做的菜……

    ------题外话------

    小剧场:

    王琛:我也想吃!

    胡老头儿:吃什么吃,没看到阿羽快被人抢走了吗?

    王琛:哪里,我怎么不知道?

    胡老头儿:等你知道黄花菜都凉了!

    王琛:……谢谢老头儿!!

    胡老头儿:我这是不想让自家白菜被其他不相干的猪拱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