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大夏龙雀传 > 第47章夏宫中的变故
    第四十七章夏宫中的变故!

    “当然,还有一点,我觉得芊儿她也有自己选择的权利。”李奕奇轻声说道,心中暗暗叹了口气。

    这个世界,有多少人有自己选择的权利?

    “原来如此。”

    良久,水伯眼中的那一丝波动也散去了,站在原地,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抱歉了,水伯”

    李奕奇低着头,仿佛犹豫了片刻,心神一动,清了清喉咙,正色道“水伯,其实我一直把你当亲人,李芊儿是您孙女,自然也是我的妹妹,若是您不嫌弃,我束髻之后,便恳请伯母或者婶婶持礼,代我母亲认她做义女。”

    听到这句话,水伯的身躯猛然震动了一下,像是被吓了一身冷汗,连连苦笑道“不可不可,少爷,李家何等身份,老奴不过是总之,此事不可。”

    “”

    李奕奇心中苦笑不语,他是当真有这个意思,且不说李芊儿今天救了他的命,光是水伯这些年来不辞辛劳,李家便无以为报。若是他收了李芊儿为义妹,凭借李家王侯公卿的身份,李芊儿日后的地位便仅次于皇室公主。

    水伯负着双臂,仰天叹了口气,像是解开了心中多年未解的心结似的,苍老的脸上流露出一抹释然之色“唉——也罢,这丫头命不好。”

    “少爷,老奴没有告诉您,这件事本就是老奴厚着脸皮求老爷其实呵呵,算了。”

    水伯目光恍惚了一下,眼中露出追忆的神色,对着李奕奇躬了躬身子,苦笑道“老奴明白了,只是,大夫人那边”

    “伯母那边我已经和她们说了,婚事作罢,您挑个时间送芊儿回安南便好。”李奕奇松了口气,目光微动,笑道“当然,如果她愿意留在上京城,那么也可以。”

    “呵呵,老奴回头问问吧。”

    水伯脸色轻松了许多,这时,屋外房顶上响起一道轻微的响动之声。李奕奇毫无察觉,水伯却似乎感应到了什么,脸色微变,身子一晃,朝着屋外去闪去。

    片刻后,水伯重新回到书房中,在李奕奇惊愕、诧异的目光下躬身道“少爷,天色不早了,若是您没有其他吩咐,老奴先退下了。”

    “只有一件是,我们李家现在的处境,爷爷应该已经知道了吧。”李奕奇望了一眼水伯,沉声问道。

    “少爷入宫那一天,老奴便已经将消息便送往安南,想必老爷现在已经知道了。”水伯恭声回道。

    “行,没有其他事了,您也去休息吧,我明日一早便回东宫。”李奕奇点点头,挥手道。

    入夜,上京城西边,被誉为‘四绝’名楼的‘幻乐府’灯火通明。大夏的达官显贵、万贯贾商们结伴而入,又一个个醉醺醺的被下人搀扶而出,极为繁华、热闹。

    就在这时,幻乐府中,一处阴暗的密室内只点着一根烛火,气氛安静无比,当外面声色犬马、酒乐不停的时侯,这个密室里却没有任何的动静,像是被世人所遗忘。

    突然,一道光线从门缝外面射了进来,随之而来的是一位身着华服的中年男子,男子神色拘谨无比,径直走入这昏暗的房间后,便直接单膝跪了下来。

    “失败了?”

    良久,密室里光线照射不到的阴暗的角落中,传出一道沙哑、厚重的声音。

    “是,派出去的五位一等刺客和一位玄字号的刺客,共计六人,全都死了。”

    男子单膝跪在地上,低着头,不敢直视身前之人。

    “知道了。”那道沙哑的声音淡淡说道。语气平静,似乎并不感到意外。

    “主人,属下不明白,若是我们要杀他,为何只派六个刺客,而且都是实力不强的人物?”那跪地上的男子低着脑袋,眼中闪过一道疑惑不解之色。

    “呵呵。”那个隐藏在黑暗中的人影轻笑了两声,微不可查的摸了摸右手大拇指上的白玉扳指,笑着问道“你觉得不妥?”

    闻言,那个跪在地上的男子身躯一颤,一道阴狠的光芒在眼中一闪,沉声道“若是派出地字号,甚至天字号的刺客,当可万无一失!”

    啪!

    突然,一道劲气从暗中射来,直接命中那跪在地上的男子的胸口,然后轰入了他的体内。

    “噗!”

    男子仰天喷出一口血泉,被这股劲气直接击飞,在地上翻滚倒退了数丈,才停了下来。

    “主人?!”

    男子匍匐而跪,口中咳出一口血,满脸错愕。

    “不明白?”

    “属下属下惶恐。”男子跪在地上,低着头,声音颤抖。

    “我只是想给李家的后人带句话而已,并没有设想过这次行动会成功。”

    那个隐藏在黑暗中的人影淡淡笑道。

    “啊?”闻言,男子一猛然惊。他倒是从没想过主人这次行动的目的,只是为了带句话这么简单。

    “滚出去吧,这次不杀你。”淡淡的声音再度从阴暗的角落中传出,隐藏在黑暗中的人影警告道“记住,没有下次,以后不要再质疑我的决定!”

    “是。”

    男子心中一凛,全身打了个寒噤,但却没有就此离开。

    注意到男子还跪在地上,隐藏在黑暗中的人影神色一冷,问道“你还有事?”

    闻言,跪在地上的男子喉结蠕动,心中有些紧张,慢吞吞的说道“主子,圣主圣主那边正在催促,要我们加快行动!”

    “”

    闻言,那个隐藏在黑暗中的人影摸着白玉扳指,沉默片刻,似在思考,半响过后,淡淡道“知道了,给圣主回话,计划已经在进行了,让他不要着急到时候,李家,夏家,这些逆贼一个都逃不掉!”

    “是,属下告退。”跪在地上的男子心中松了口气,躬身退了出去。

    男子走后,那个隐藏在阴暗角落中的人影缓缓起身,冷冷的笑了起来,笑声听上去有些狰狞,令人毛骨悚然“一千多年了,李家血脉为何还存于世间!”

    虽然,他声音听上去沙哑、浑浊、厚重,像是个五大三粗的壮汉。但是,谁也没想到,在房内唯一一根烛火的照耀下,他的影子投射在地上,身躯却并不显得高大,反而有些娇小、瘦弱长发披肩,像是一位绝色女子。

    “叛徒,不该还活着!”

    那隐藏在暗中的人影脸色狰狞无比,大袖一挥,甩灭那只蜡烛的火苗,房内顿时陷入一片死寂。

    翌日,清晨,李奕奇早早起身,乘着马车往东宫而去。他这次离宫不到三日,却没想到遇到了这么多事,明日,便是夏皇大寿之日,但是,这次夏皇的寿诞,很显然和往年的并不相同。

    “异族使团,大夏立朝一千多年,还从来都没有异族使团来过上京城,怕是宫里已经翻天了。”李奕奇心中暗暗道。

    他乘坐马车,从李府出发,很快抵达东宫大门。武德殿内,太子夏青垂头丧气的耷拉着脑袋,瘫坐在上方,见到李奕奇走了进来,嘴角勉强的牵起一丝苍白无力的笑容“李奕奇,你来了。”

    “太子殿下,出什么事了?”李奕奇脸色微变,他还没怎么见过太子夏青这般魂不守舍的模样。

    “母后出事了。”

    太子脸色苍白,双眸光芒暗淡,眼中闪烁着晶莹的泪珠,抿着嘴,苦涩的说道。

    “皇后娘娘!”

    李奕奇目光闪烁,沉吟片刻,很快冷静下来,连忙走到太子身旁,安抚道“殿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母后被父皇打了”

    太子脸色极为难看,将当时发生的情况娓娓道来。

    “什么,皇后娘娘被陛下掌掴了?”

    武德殿内,李奕奇眉头皱起,通过和太子的一番交谈,他方才知晓,昨夜,夏宫中发生了一件大事。昨日,宫里晚膳之时,夏皇突然连召诸多皇子进宫,当面陈述了北疆异族皇室的使团来京的事情,并且当面点名了一位皇子代表皇室去迎接。但是,被点名的不是当朝正统的太子夏青,而是一直被夏皇重用,参与朝政的三皇子。

    然后,就在当天夜里,后宫之中又爆发了一场冲突,夏皇当面扇了皇后一个耳光,原因不明,但是宫里有消息传来,夏皇封闭坤宁宫,令皇后禁足三日。

    这个消息当天夜里便不胫而走,传到了诸多皇室子女安插在后宫的耳目之中,而他们又将这一消息第一时间传达给了各自的主子。

    “怎么会这样”李奕奇一下子就变了脸色,他昨晚身在李府,知道消息晚了足足半天。

    太子夏青脸色苍白,再也没有了往日的不羁,低着头,唇角流露出一丝凄凄的笑容“我还以为父皇和母后很恩爱呢,”

    “你说,父皇怎么能动手打她”太子夏青瞪起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李奕奇,小脸写满了委屈。

    “这微臣”李奕奇一脸汗颜,心中暗道骂了一句“我怎么知道”

    不过,对于这件事,他还是有着自己的猜测,只不过不方便明说罢了。

    心中若有所思,李奕奇话锋一转,突然问道“太子殿下,既然陛下亲口下令禁足皇后娘娘,那么明日陛下的大寿,皇后娘娘也去不了了?”

    “母后去不了”

    见到太子点头,李奕奇眉头蓦然皱起。这个结论,对于他和太子来说可并不是一件好事啊。

    突然间,太子夏青目光闪动一下,脸上神色变幻,皙白柔嫩的小手猛然攥起,咬牙切齿道“本宫本宫明天也不去了。”

    听到太子夏青的这番话,李奕奇心中一震,连忙起身,苦笑道“殿下,不可”

    在李奕奇还在苦口婆心的和夏青阐述者利害关系的时候,上京城的北边,广袤平原上,一只数百人的队伍也在缓缓朝着上京城进发。

    “来了。”

    城墙之上,除了密密麻麻的禁军将士外,还站着诸多人影,正在远远的眺望着那只队伍,这一群人中,只有两人最为显眼,那是两个年轻人。

    两人站在城墙之上,负手而立,被一群王公大臣和世家青年弟子如众星拱月般的环拱着,居高临下的远眺着那支队伍。

    左边那位青年,身材修长,面容俊美,肤如凝脂,脸上带着丝丝文雅的笑容,年纪看上去约莫二十出头。他头上着戴着白色玉冠,长发披肩,身着白色衮龙冕服,腰上围一根玉色的腰带,腰悬一枚墨绿色的古玉,举手投足间都能透露出一股的儒雅的气息,正是当朝八皇子夏启。

    而夏启身旁,另一个气质如高悬明月的青年身着一身白色儒袍,正在和夏启亲切的交谈着。

    “殿下已经知道了?”

    身着儒袍的儒家青年站在距离夏启最近的地方,看上去两人的关系极为亲密。

    “本宫也是昨晚知道的,没想到,让父皇下定决心的契机,竟然是和异族有关。”

    夏启摇摇头,一脸感叹道。

    “世人皆知,九皇子殿下性格过于顽劣,全是靠着皇后的手段,方才得到了太子之位,如今皇后娘娘触怒圣颜,连累太子,也是应当。”

    身着儒袍的儒家青年颔首笑道。

    闻言,夏启眼中掠过一丝明亮的光芒,脸上却依旧带着温和的笑容,漫不经心的看向对方,笑着问道“那依你之见,日后应当由谁人来继承这大统之位?”

    两人所谈论的,正是此时武德殿内,李奕奇和太子谈论的同一个话题——太子不受重用,皇后被打!

    这两件事,给所有皇室的皇子都敲响了一个警钟——夏皇要开始择能而立了。

    听到这话,夏启身后的一众随从全都心中一震,就连那些大臣也全都赶紧低下头去,假装自己没有听到。

    在这种场合,公开谈论的争夺皇位的事情,是大忌,若是传到夏皇耳中,弄不好就会扣上图谋造反的罪名。

    不过,夏启身旁那位身着儒袍的儒家青年的神色却是淡然无比。他脸上挂着风轻云淡的微笑,打趣道“微臣已经站在殿下身边了,殿下何必明知故问。”

    说完,身着儒袍的儒家青年眼中掠过一丝明亮的光芒,直视夏启,目光坦然。

    “哈哈。”

    夏启闻言,仰天大笑一声,心中掀起一阵波澜,他有感觉,这次异族使团来到上京城,恐怕就要掀起一场惊涛骇浪,而他暗中经营许久的势力,也终于可以浮诸水面了。

    蹬蹬——

    两人交谈之间,一阵脚步从远处传来,那身着儒袍的儒家青年寻声望去,眼神瞬间闪烁了一下,微笑道“殿下,不出您所料,五皇子殿下也来了。”

    “嗯?”

    夏启心中一动,立即张目望去,只见又有一位身着衮袍的青年率着一干随从登上城楼。

    这青年年岁和夏启相仿,身材壮硕,面容英武不凡,神采飞扬。虽然也穿了一身象征着皇室的黑色衮袍,但只要和这青年凌厉、锋锐的双眸对上一眼,感受到的都不是尊贵、威严之气,而是一种冷酷的杀伐之意。

    “夏曌!”

    夏启眼神一闪,飞快的身着儒袍的儒家青年和交换了一个眼色,两人微不可察的点点头,随后立即错开眼光。

    “五哥。”见到夏曌迎面而来,夏启拱手笑道“五哥是个急性子,没想到来的比我还慢。”

    “夏启,你倒是来得快,可是这里又有你什么事?”

    夏曌瞥了夏启一眼,嘴角勾勒出一丝冷厉的笑容,冷冷哼了一声,两人目光交错,电光火石间溅起一阵针锋相对之意。但是,当夏曌看到夏启身旁的那位负手而立的青年之时,眼皮却情不自禁的跳了跳。

    “王天羽!”夏曌眼中闪烁着凌厉的光芒。

    感受到了夏曌看向自己的目光,夏启身旁,那位身着儒袍的儒家青年微微一笑,拱手行礼道“见过五殿下。”

    “看来,王家是确定选择站在老八那边了。”夏曌面露冷笑之色,心中暗暗道。

    “不必,我不是你的主子。”

    夏曌目光如电,凝视着王天羽,冷笑一声,然后看向夏启,言下之意,夏启才是王天羽的主子。

    闻言,夏启目光微动,衣袖轻拂,浑不在意的摆了摆手,漫不经心的笑道“五哥你说笑了,天羽不过和我私交较好罢了。”

    “呵,虚伪。”

    夏曌冷笑一声,浑然不理对方的说辞,衣袖一甩,带着自己的随从绕过夏启一行人,走到城楼的另一处地方,停了下来。

    随着夏曌的到来,这里的气氛开始变得诡异起来。冬日的寒风中,上京城北门的城楼上,这两位当朝最为显赫的皇子如众星拱月般的被各自的追随者围住,相互间隔着十丈的距离,像是两股泾渭分明的势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