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大夏龙雀传 > 第48章使团入京
    第四十八章使团入京!

    城楼之上,王天羽望着夏曌离去的方向,微微一笑,转头看向夏启,问道“殿下,五皇子看上去心情不错,殿下可知为何?”

    闻言,夏启转过身来,嘴角微微挑起,目光闪烁,淡然笑道“哈哈,天羽,你又开始考本宫了,对吗?”

    “微臣不敢。”

    王天羽神色自然的摇摇头,低着头,微微正色道“看来殿下已经知晓,古家也开始站队了。”

    “哼,本宫的探子不比你王家差,自然知道。”

    夏启神色一冷,衣袖轻拂,负手而立,淡淡道“虽然你已经代表王氏一族摆明态度,明目张胆的站在本宫身边,但是,古家那个长子昨天却扔了本宫的请帖,直接登门去拜访了老五,他的心情哪里会不好。”

    “古千阳这个人倒是越来越放肆了,丝毫不把殿下放在眼里。”王天羽神色微冷,淡淡说道。

    “是啊,古家呵呵。”

    夏启脸上露出一副丝丝文雅的微笑,像是一点都不生气,失笑道“禁军大将军古元是太保大人的心腹,又是朝廷重臣,隶属兵家,自然偏向老五”

    虽然夏启极力隐藏,但王天羽却从夏启的眼神深处,察觉到一丝闪烁着的冷厉寒芒。

    “殿下气度,非常人能比。”

    王天羽微微一笑,神色自然,假装没有发现。在朝臣眼中,八皇子夏启气度沉稳,行为举止大方的无可挑剔,给人一种当世明君的感觉,只不过,王天羽却知道,这一切都是夏启装出来的。

    这位对儒家经典烂熟于胸的皇子非但不是气量过人之辈,甚至有可能是诸多皇子中最为诡谲狡诈的人物,不得不说,在某种程度上,皇室的子孙后代中能登上皇位的皇子,大多数都是夏启这种人。

    王天羽将宝压在这位八皇子殿下的身上,除了有对方亲近文臣一脉的关系之外,还有的便是他看出了夏启是一个心狠手辣的人物。

    “不过,殿下,眼下您还是把注意力放到这件事上吧,看样子,目前陛下心中最为倚重的人,还是三皇子殿下。”王天羽淡然说道,目光直视这十丈城楼之下。

    那里,上京城宽大厚重的城门大开,数千龙骑禁军护卫着一支仪仗队伍鱼贯而出,朝着那支异族使团而去。

    仪仗队伍的中央是一辆马车,马车由八匹健壮的红棕马拉着,上刻龙凤花纹,几乎每一处角落都好似经过精雕细琢。马车之上,只坐着一名男子,他身着赤金色衮袍,头戴紫金玉冕,身材高大伟岸,男子看上去比夏启、夏曌都要大上一些,面容刚毅,姿态威仪,坐在车内一动不动,看起来像是一尊威严的雕塑。

    望着那男子高大、威严的背影,城楼之上的夏启脸上漠无表情,但是眼神却变得深幽了许多,同一时间,城楼的另一侧,五皇子夏曌心中也感受到了一股沉甸甸的压力,目光如剑般凝视着那人的背影——大夏三皇子,夏桓。

    似乎没有感受到城楼上的那两道带着威胁与敌意的目光,坐在马车里的夏桓,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一动不动。

    而他的身旁,一名随从眼皮却微微跳动一下,不着痕迹的向着城楼上看了一眼,随后态度小心翼翼,恭恭敬敬的对坐在马车中的夏桓说道“殿下,五皇子和八皇子也来了,正在城楼上看您呢。”

    闻言,坐在马车里的夏桓依旧是一动不动,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就好像没有听见随从说话一样。

    “太子来了吗?”片刻后,夏桓威严的声音在随从的耳边响起。

    “没来。”随从小心翼翼道。

    夏桓闻言,没有说什么,英俊白皙的脸庞上,此时却是一片淡漠。

    他的前方,那只带着北疆异族标志性的狼旗已经能够看见了

    随着三皇子夏桓出城迎接异族使团,异族使团入京的消息已经传遍了上京城的大街小巷,听到这个消息,无数百姓纷纷涌上街头,想要看看这百年不遇的奇观。

    对于这些,身在东宫之中的李奕奇自然完全不知晓,他守在太子夏青的身边,苦口婆心的劝告者太子若是不去参加明日夏皇的大寿,则会产生多大的影响。明日太子若是扫了夏皇的颜面,那么第二天这整个东宫太子府便会易主。如此一来,他之前所做的一切努力白费了不说,李家很可能也会葬送在他的手中

    李奕奇说的几乎口干舌燥,将情况条条道道的分析了一个彻底,却还是没能说动太子。

    “本宫明天就是不去了,除非父皇给母后道歉。”武德殿内,太子夏青一脸倔强的说道。

    “道歉?让陛下道歉”李奕奇眉头跳动,眼神直愣愣的看着太子夏青,像是在看着白痴一样。

    虽然,李奕奇一直认为夏皇是个‘昏君’,但是他并不觉得夏皇会昏庸到去给皇后认错,再者说了,夏皇在世人眼中都是一位拱垂而治的明君,不会无缘无故发怒,事出必有因,万一问题当真出在皇后的身上

    “本宫要去见母后!”太子眼神灼灼的盯着李奕奇,神情笃定的说道“现在。”

    “殿下,夏皇已经封闭了坤宁宫,您就算进宫了也见不到皇后娘娘。”李奕奇端起一杯茶水,抿了抿,一脸平静的说道。

    太子听若未闻,眼神有些茫然,目光失神的喃喃道“那怎么办,母后肯定也很想要见我。”

    “皇后娘娘如果想要见殿下,后宫里早就派人来了。”李奕奇心中叹了口气,沉着而冷静的分析道“皇后娘娘若是不派人来,那么便说明她认为此刻你们母子不便相见,您明白吗?”

    “不明白”

    太子夏青此刻仿佛已经没了主心骨一般,眼神中闪烁着柔弱和无助,愣愣的看着李奕奇,那眼泪汪汪的诱人的眼神看的李奕奇浑身发毛。

    “殿下”

    见状,李奕奇连忙将脑袋瞥向一边,脸上露出了一丝尴尬的笑容。他心中此时也挺无奈,在东宫这么久,时不时他就会感受到到太子身上流露出的那一股小女儿家的气质,让他浑身不自在。

    关键是,他还隐晦的询问过一些东宫的老人,发现太子原来在东宫供养的那些舞女竟然都还是完璧之身,这就意味着太子从来都没有召这些女子去侍寝过

    李奕奇极为冷静的说道“殿下,事情已经发生了,您着急也没有用。”

    说罢,李奕奇为太子沏了一杯茶,一脸平静的将杯子递到对方面前。

    不料,太子看到李奕奇听说自己母后被囚禁的事情后,不帮忙不说,还想让自己悠然自得的品茶,心中的怒气立刻增涨。他反手接过茶杯,‘砰’的一声便摔碎在了李奕奇的身上,茶水洒了一身,接着瓷杯落地,发出‘咔嚓’的刺耳响声。

    李奕奇也被太子夏青突如其来的爆发给惊住了,他先是愣愣的低头看着自己白色儒袍上的那一团水渍,紧接着抬起头看着太子夏青,嘴角微微抽搐,眼中闪过一丝愠色。

    “啊”太子夏青这时候也反应过来了,惊呼一声,小脸上浮现惊慌之色。

    “你你没事吧。”太子夏青不好意思的看着李奕奇,咧着小嘴,小手扭捏,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李奕奇则是眼神深幽的盯着太子,这一刻,他脑海中生出许多念头,有愤怒,有苦涩,有辛酸,还有一股想要打人的冲动。

    “抱歉啦本宫不是有意的”太子被李奕奇这吓人眼神逼视着低下了头,声音也变得弱了一些。

    “没事,殿下是君,我是臣子,君为臣纲,殿下道歉,不合礼法。”李奕奇面无表情的摇摇头,冷淡开口。

    他看向太子,眼中那一丝诧异之色一闪而逝,他本以为,以太子这种爱耍小性子的脾气,连道歉都不会说呢。召来下人收拾地上的瓷块碎片,李奕奇默默的擦拭着胸口处的那团水渍,沉默不语,太子也低着头,两人就这么静静的坐在殿内,气氛一时间有些尴尬。

    “太子殿下,有人求见。”就在这时,武德殿外突然传来一道声音,是护殿将军韩立的。

    夏青此时心中烦躁无比,眉头一拧,耍起小性子对着门外大喝道“本宫谁也不见。”

    夏青话音一落,门外顿时安静了下来,见到这一幕,李奕奇心中暗暗叹了口气,站起身来,面无表情的着对着太子说道“殿下,微臣出去看看。”

    夏青挥了挥手,意在让他随便。

    李奕奇失笑的摇了摇头,迈着步子走到外面。

    “是你!”

    见到殿外之人,李奕奇脸上一丝惊讶之色,笑道“古兄,你怎么会来?”

    武德殿外是一个穿着甲胄的青年,青年剑眉星目、器宇不凡,正是昨日李奕奇没有见到的古千阳。

    “呵呵,我奉命护送这位公公来东宫。”古千阳目露精芒,注意到李奕奇胸口处的水渍,脸上露出了一丝奇异的笑容。

    “噢?”

    听到这句话,李奕奇目光一转,这才发现古千阳身旁还有一位穿着内监服饰须发皆白的老太监。

    老太监身后还跟着两个小太监,其中一人手中拿着一份圣旨,一人手中捧着一个巴掌大小的方形木盒,木盒极为精致,上面雕刻着细密的花纹,一股紫檀木的香味从盒上散发出来,看样子里面应该装了什么东西。

    见到李奕奇看向自己,老太监连忙低下头,恭声道“这位大人,奴才是奉命来拜见太子殿下的。”

    “太子现在心情不好,你有何事?”李奕奇眨了眨眼,不动声色的问道。

    “奉陛下之命,将此物赏给殿下。”老太监转头,身后的小太监立刻捧着玉盒,躬着身子上前。

    “陛下之命”

    李奕奇闻言,眼中闪过一丝异样的神色。皇后乃太子生母,夏皇昨天刚刚下令软禁皇后,今天便命人送宝物给太子,难道是为了缓和关系?

    不对,夏皇应该不是这种人

    即便心中若有所思,李奕奇也不敢阻拦圣命,只得挥手道“进去吧,太子就在里面。”

    “是。”老太监行了一礼,带着身后两个小太监走进了武德殿。

    殿外,李奕奇看向古千阳,抱拳苦笑道“古兄,昨日我在那紫兰轩等了你一上午。”

    “哈哈,抱歉,临时出了件大事。”古千阳无奈摇头一笑,随即脸色一沉,像是想到了什么不愉快的事情。

    “古兄,出了什么事?”注意到古千阳脸色的变幻,李奕奇目光微动,试探性的开口问道。

    “没事。”不过,古千阳却是摇了摇头,没有多言。

    不一会后,传旨的老太监便已经完成了使命,从武德殿中退了出来。

    “今日不得空闲,明日陛下寿诞之时,再聊吧。”

    古千阳做事雷厉风行,见到老太监出来,甩下一句话便离开了。

    目送着古千阳背影的远去,李奕奇眼中闪过诸多想法,片刻后,他走进武德殿内,一眼便看到了放置在桌上的那个木盒。太子则是侧着身子,一只手臂支着头颅,目光瞥向另一边,似乎看都不愿意看木盒一眼。

    “殿下,陛下送什么东西来了?”李奕奇失笑着问道。他也很好奇,这盒子里究竟装了什么。

    “你自己看吧。”夏青好没好气的说道,顺手将木盒甩给李奕奇。

    李奕奇愣愣的从对方手中接过紫檀木盒,打开一看,里面一颗龙眼大小的墨绿色丹药正在散发着一股浓郁的蕙兰香。

    “这是灵丹!”

    李奕奇瞳孔微微一缩,脑海中猛然震动一下,那么一刹那间,因为心中的震撼,李奕奇的脑海中出现了短暂的空白。

    “这果然不愧是夏皇的手笔。”

    李奕奇心中感叹万分,大夏皇朝的武者,无人不知灵丹的珍贵性。若是说吸收了天地日月精华的灵药是千金难求的宝物,那么用灵药炼制出来的灵丹,则是武者梦寐以求的至宝,几乎已经绝迹。

    “你想要就拿去吧。”面对重宝,夏青则似乎一点兴趣都提不起来,挥了挥手,神色懒散的说道。

    “多谢殿下。”李奕奇深深吸了口气,脸上露出一丝苦笑,将木盒缓缓合上。

    真是人比人气死人,他虽然也是王侯世家的公子,见过不少灵药,但是见过灵丹的次数,就称得上屈指可数了。

    “殿下好意,微臣心领,但是这枚灵丹,微臣不能要。”李奕奇轻轻摇了摇头,叹息道。说着,他将檀木盒子合上,递回到了太子夏青面前。

    “你不要?!”

    太子夏青眨了眨漂亮的大眼睛,心中纳闷,这枚灵丹可是武者垂涎不已的东西啊,虽然对于他来说不算珍贵,可是李奕奇为什么要拒绝呢,难道他还在生自己的气?

    看到太子嘟着小嘴,小脸上再次出现一抹委屈,气鼓鼓的样子,李奕奇霎时间明白对方误解自己的意思了。

    “殿下”李奕奇轻轻抿了抿嘴,起身站到对方身边,侧身在夏青耳边低声说了一句话。

    说完,李奕奇鼻尖微动,心中有些疑惑,他刚才闻到的那股蕙兰香味,究竟是这颗灵丹发出的,还是太子身上的

    “什么?你说你不能修炼,这怎么可能?”夏青蹙着眉头,凝视着李奕奇,俊秀的脸上上尽是不可置信之色。

    李奕奇一脸无奈的说道“真相便是如此,殿下不信,我也没办法。”

    “你以前怎么不告诉本宫?”夏青黛眉蹙起,有些气恼的问道,目光直视李奕奇,仿佛李奕奇在他面前保留这个不算秘密的秘密是一个极大的错误。

    “呵呵,殿下你也从来没问过微臣。”李奕奇眨了眨眼,笑吟吟的回应道。

    被太子揭开这道跟随了他十几年的内心伤疤,李奕奇心中倒是没什么太大的感触,神色平静的很。

    两人大眼瞪小眼的盯着对方,片刻后,都不约而同的‘噗呲’一声笑了出来。

    陪伴太子一个月,李奕奇第一次敞开心扉的对太子说了一些心里话。除了关于李家的那些事,李奕奇所言绝大多数都在讲述着脑海记忆中对于他自己前世今生的过往,当然,他也不可能直接说自己穿越而来,只是借口说连续做了一些梦。这些梦中的故事光怪陆离、千奇百怪,听得夏青都有些神往。

    两人就这么如朋友般的闲聊着,都暂时忘记了内心的烦躁。

    “李奕奇,你说母后不会有事吧?”夏青低着头,脸色苦闷的问道。他心中还是极为担忧皇后,可是冷静下来之后,却也明白了李奕奇的苦心。

    “不会。”李奕奇眼中闪过一道精芒,神情笃定的说道。

    “这个时候,还是要先弄清楚夏皇为何突然间掌掴皇后。”李奕奇心中默默想到,到了这一步,见皇后估计是不太可能了,但是,见不到皇后,也不代表着无法弄清楚昨晚后宫中,夏皇和皇后两人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这时,李奕奇脑中浮现了一个人影,心中一动,立刻招来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