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历史军事 >黑莲花庶女攻略 > 即墨公主-丽贵人之贬谪74

即墨公主-丽贵人之贬谪74

    “是,太后娘娘。”众嫔妃连忙低头应是。纪妃因红唇微勾,看着架势,有人要倒霉了。

    “唉,说到底,还是后宫的嫔妃太多了,每次请安看着我这紫宸殿乌泱泱的一大群人,都觉得心里闷得慌。”太后布满眼纹的眼睛深如古井,叫人看不出她在想些什么。

    众人心底大惊,面上却不显,一时间,在紫宸殿请安的人都惶恐不安。这位太后可不是什么好相与的人,别看现在吃斋念佛,抄写佛经,满口说的是不杀生,怀慈悲,可她这双手当年是沾过多少人的鲜血才坐到如今这个位置?

    “丽贵人就先去古隐寺静修一段时日罢。”太后捻了捻手中的佛珠,淡淡说道。此话一出,众嫔妃头埋得更低了,生怕自己哪里一个不是,激怒了这位太后娘娘,让自己也跟着去古隐寺修行。古隐寺是什么地方?那可是即墨所有被休弃以后的女子余生所在之地,位于山上条件艰苦,气候难耐不说,关键是这一去古隐寺,定是没有再回来的机会的!太后下令,除非是皇上有意阻拦,否则去了的妃嫔哪还有回来的希望?!只是,这宫里只有令贵妃一人是皇上心尖的宝,其余嫔妃,哪里能得皇上半分挂念?想到这里,众嫔妃心中苦笑。今日丽贵人有此一难,怪就怪她自己被嫉妒蒙蔽了头脑,自作自受罢。

    丽贵人大惊,身体不受控制地从椅子上滑落,震惊地望向太后。

    “不!太后娘娘!嫔妾不要!古隐寺不是人住的地方啊!”丽贵人声嘶力竭,眼泪如洪水决堤般夺眶而出。

    太后漫不经心地看了丽贵人一眼,继续漫不经心地品茶。

    丽贵人内心惊恐万分,大叫大嚷,渴望能得到太后娘娘的一点怜惜,可以回心转意,改变让她去古隐寺的想法。

    “在太后的紫宸殿也敢大声嚷叫?像什么样子?!来人!丽贵人不肯去古隐寺,那就让人‘带着’她去!”太后身旁的嬷嬷眼神如刀,使了个眼色吩咐一旁的宫女将人带出去,几个宫女对了对眼色,就向丽贵人走去

    丽贵人看着三五个宫女直直地向自己走来,身子一软,瘫倒在地上,完了,完了,自己这一辈子,算是完了宫女们手搭手地架起丽贵人的身体,带着她往紫宸殿外走,丽贵人不再大声吵嚷,一瞬间像是老了二十多岁的样子,让一众嫔妃心中竟然有所不忍,丽贵人伺候皇上数年,却未能诞下一儿半女,若是有个皇子公主养在膝下,将来说不定能说动皇上接回丽贵人,只是如今,丽贵人惹恼了太后,也再没了重回皇宫的机会

    众嫔妃心中惋叹,却没人站出来为丽贵人说话,太后当前,便是皇上也要慎言,何况她们这些不受宠的妃子。

    然而,就在丽贵人即将被拖出殿门时变数陡生,一声刺耳的笑声自丽贵人口中迸发,几个宫女动作一滞,手上一松便叫丽贵人挣脱。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们为什么没人替我说话?!嗯?钱贵人?舒嫔?李答应?是怕紫宸殿这位发怒吗?!”丽贵人一双杏眼中血丝遍布,说不出的诡异。

    众嫔妃沉默,被点到名字的几位嫔妃遥遥相望几眼,仍然沉默着。

    “你们以为不说话就没事吗?!”丽贵人见素来与她交好的嫔妃如今仍旧沉默着,心里更凉:“告诉你们,皇上心里根本没你们,你们到现在还不明白吗?!嗯?!”

    众嫔妃心中苦笑,皇上心里只有一人,也被那一人占据,哪里还有装她们的地方?这件事,大家一向心知肚明却心口不宣。

    “哼!”丽贵人冷笑,诛心之话刺耳却是那么现实:“你以为如今紫宸殿这位为何能问都不问一声皇上的意思就叫人将我送去古隐寺?嗯?还不是因为,哈哈哈哈哈”话未说完,丽贵人又是一阵刺耳的笑声,似自嘲,似明讽。

    众嫔妃手脚发凉,似乎预感到丽贵人接下来想说什么。

    “你们几个?还愣着作甚?!还不将这个疯女人押下去?!”太后身旁的嬷嬷开口了,这次用的是“押”这个词。

    丽贵人一愣,旋即又笑,对深宫里的女人,皇上的宠爱和位分的高低是最最重要的东西,如今她都要去古隐寺了,此生将常伴青灯古佛,还怕什么?

    “不必”,太后按了按手指甲:“让她把话说完。”

    “是。”嬷嬷应道,没再出口阻拦。

    “哈哈哈哈哈”,丽贵人笑出了泪花:“臣妾多谢太后娘娘慈心了。”

    “说到底”,丽贵人双眼通红,仔仔细细地扫视着在做嫔妃每一个人的脸:“还不是因为,无论是你们,还是我,都不是她罢了,皇上不会在意的!”

    众嫔妃摒着大气,连呼吸都不敢重些,没错,皇上是不爱她们,恐怕只有那位出事,皇上才会慌神罢,想到这里,众嫔妃心底微凉,若是有朝一日,她们也像丽贵人这样犯了错儿,惹了太后不喜,除了皇上,又有谁能保她们呢?可皇上,会保她们吗?众嫔妃不愿再想下去。

    “皇上不会在意的皇上不会在意的他根本不会在意我们这些人的”丽贵人喃喃道,似乎陷入了无尽的痛苦。

    “你说的没错”,太后放下茶盏,眼神不带一丝感情:“哀家的皇儿的确不会在意。”

    众嫔妃心底一慌,太后这是什么意思?是默许皇上独宠令贵妃一人了吗?!那以后她们的日子,岂不是更加艰难?

    丽贵人勾起一个讽刺的笑容,望一眼众嫔妃,只见不少嫔妃已是脸色煞白。

    “你们看,我就说吧,皇上啊,对你们是没有丝毫的庇护之情的!”丽贵人的话如同一块重重的大石,压在众嫔妃的心上,让人喘不过气儿来。

    看着几近疯癫的丽贵人,纪妃因心中微叹,可怜这人前一刻还在气势嚣张地质问她,眼下竟然就落到如此凄凉境地,还自以为是地揣度皇上的心思,就算她猜对了,可看太后的神情,分明是不善的目光。

    “哀家的皇儿的确不会在意你一个区区的贵人”。太后眸光冷冷。

    丽贵人一愣,猛地看向太后。

    太后转了转佛珠,继续说道:“丽贵人言行失德,恐污王氏一族之名,今日起王氏族谱就除去王雅琴之名罢。”

    丽贵人眼珠圆瞪,似是不敢相信太后居然如此狠心,竟然要将她从族谱上除名?!原本她带发修行,家人或许会存着期盼她有朝一日能重新回宫而对她多加照料,母亲只得她一女,定会心疼她而常来看望她,如今太后将她从族谱上除名,无非是宣告王家人,她王雅琴是一个罪人,不仅王家人会视她为弃子,父亲会放弃她,母亲也不敢来看望她,往后,她还有什么可以依靠呢?

    丽贵人彻底失了魂,再说不出一言半语。

    太后身旁的嬷嬷冷眼看着失魂落魄的丽贵人,并不带丝毫怜惜,自作孽,不可活,当着太后的面,竟然敢说如此诛心之话?真当太后是摆设不成?!

    “着王氏嫡长女王雅琴,除名于王氏族谱,即日起于古隐寺带发修行,若无太后谕旨,不可出古隐寺半步,顷此。”嬷嬷宣告着太后的口谕。

    “你们几个,将人带下去!”嬷嬷吩咐道,像是晚了一秒紫宸殿会沾上晦气一样。

    “是。”几个宫女福身,再从地上拉起丽贵人的身子,已是轻而易举,看着失神的丽贵人,宫女们面面相觑,依言将丽贵人带下了紫宸殿

    看着渐渐消失在眼前的丽贵人,众嫔妃皆松了一口气。

    纪妃因站于众嫔妃对面,很明显观察到好几个看起来年岁稍小的嫔妃嘴唇煞白,定是受了惊吓,而身旁的四公主,身子轻颤,似乎藏着极大的恐惧细细看去,即墨灵眼底也是抹不开的担忧。纪妃因红唇微勾,等着看一出好戏。

    “好了,大家站得久了,都坐下罢。”太后示意道。

    “是,太后娘娘。”众嫔妃,公主们依言坐下。

    “今日,怎的不见令贵妃?”太后用眼神逡巡了一圈,似是没看见令贵妃的身影,有些疑惑。

    话音一落,紫宸殿里死寂一片,无人敢上前答话。开玩笑呢,令贵妃是皇上的心头宝,皇上下旨免了她的请安,众人心知肚明,只是这话,又有谁敢当着太后她老人家的面说出来?说了,只怕既得罪了令贵妃,又惹得太后不快。

    即墨欢见平常巴结自己母妃的人如今一个个都安静如鸡,气得牙痒痒,这群人往日不是最会说话了吗?怎的现在到了关键的时候,一个个的却都低头不语?!

    即墨灵微微福身:“回太后的话,母妃身子不适,故而未能来给太后您请安。”

    “哦?”太后眼睛微眯:“令贵妃身子又不适了?”语气带着明显的不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