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他的生日礼物,为啥问她……

    白初晓能感觉祁墨夜说出那句话后,韩夫人的目光从祁墨夜身上转移到她身上了。

    她干咳一声,“你生日,你想要什么?”

    祁墨夜顿了几秒,继而看向韩夫人,“我觉得您缺一个外孙媳妇。”

    白初晓:“……”

    她余光瞥向韩夫人,观察老太太的神色变化。

    韩夫人已经不想说话了。

    本来想找祁墨夜谈谈,让他放弃白初晓,结果他连续几次宣示。

    完全不给她机会。

    “您看行吗?”祁墨夜又道。

    韩夫人没立马回答。

    这是逼着她点头。

    今天白初晓给她的印象和想象中区别很大。

    她两个外孙都是男孩,没有女孩,祁如嫣是收养的,没有血缘关系,到底差了点意思。

    不得不承认,挺羡慕严夫人有两个优秀漂亮的孙女。

    如果白初晓以后不回北部,不插手南北的关系,他们在一起,倒无所谓。

    韩夫人淡淡出声,“既然是你的选择,随你。”

    从韩夫人那里出来。

    白初晓松了口气。

    当初去祁家见祁墨夜父母,完全没有这个感觉。

    其一,她那时不喜欢祁墨夜,现在喜欢了。

    其二,她是堂主,担心韩夫人和奶奶一样,坚决不同意他们在一起,也怕韩夫人不喜欢她。

    原来,真正喜欢一个人,会很在意他家里人的看法。

    身份的原因,让她生平第一次这么没把握。

    祁墨夜看出白初晓的异样,“我说了,有我在。”

    他也说过,没有人可以给她脸色看。

    “奶奶那边,我会努力。”他保证。

    想要把她娶过门,严夫人那关必然得过。

    “她们曾经是最好的朋友,怎么变成这样。”白初晓轻叹。

    她们如果是好朋友,她和祁墨夜之间不会有这么多阻碍。

    说不定能更早认识。

    目前的源头,是两位夫人的关系。

    怎么能让她们停止争夺,她们分别代表整个南部和北部,要从这方面下手。

    可这么多年了都没解决的问题,他们短时间内搞不定。

    祁墨夜清楚。

    除非韩夫人和严夫人其中一个让步,否则没希望。

    无法轻易解决的问题,要慢慢来。

    “要不要给你补过生日?”白初晓把那个沉重的话题转移,

    “不急。”祁墨夜看着她,“下一个生日,补回来。”

    白初晓点头,“那行。”

    生日一年一次,不是当天过,确实没意义。

    到时候一定让他过一个十分难忘的生日,收一份特别惊喜的礼物。

    “对了,如嫣小姐和韩夫人很熟吗?”白初晓不明白。

    祁如嫣是祁家的童养媳,钟雅是韩夫人嫁出去的女儿,按道理,韩夫人和祁如嫣不熟。

    刚才韩夫人却关心祁如嫣的婚事。

    “是外婆送她来的祁家。”祁墨夜解释。

    具体原因,祁墨夜不知道。

    “那韩夫人是不是想让你和她在一起?”白初晓又问。

    不然韩夫人不会询问祁墨夜。

    根据上次伍泰查到的相关信息,祁如嫣似乎没那么简单。

    祁如嫣和宋思静平时没交集,却把宋思静介绍给独尊成员,太奇怪了。

    那个独尊成员赵力凡,黑了报社官方微博,爆出宋弘的死因。

    前后牵扯她和宋思静两个人。

    这个新闻,导致宋思静疯狂的恨她、针对她。

    如果赵力凡只想利用宋氏的关系,去白氏技术部找茬,让Tai和X露面,好像没必要刻意去爆料。

    其中最重要的信息,是祁如嫣把宋思静介绍给赵力凡。

    综合后面的事,难免让人猜疑。

    有没有可能是祁如嫣让赵力凡这么做的……

    祁如嫣是KO第四名,实力比赵力凡强些,没自己出手,是不想暴露身份?

    这么做的理由何在?

    当然,这些是白初晓的推测,没有证据。

    看表面和性格,祁如嫣不像这种人。

    但人不可貌相,真真假假的世界,谁都说不准。

    “是。”祁墨夜承认,语气淡淡,“不过,十分钟前,她应该放弃了。”

    白初晓明白祁墨夜今晚为什么那么做了。

    要是奶奶也这样就好了。

    可惜,无论她怎么表明态度和心思,奶奶都不会同意,甚至觉得她被灌了**汤,越发想让他们分开。

    回到住处,白初晓站在走廊里,“我住哪个房间?”

    她在江城有别墅,昨晚昏迷才被祁墨夜带来南部。

    过两天再走,总不能一直住这里。

    “你还想住哪个?”祁墨夜靠近她一步。

    “不能一个房间。”白初晓拒绝。

    影响不好。

    祁墨夜没为难她,“那我住隔壁。”

    话是这么说,后脚就跟着白初晓进了卧室。

    祁墨夜迈步,将她逼到后面的墙壁处,嗓音低沉好听,“不是问我想要什么?”

    白初晓眨了眨眼睛,他说明年一起补过啊。

    而且这问题……他已经回答了。

    就算她想,当下也结不了婚。

    “不是那个。”祁墨夜知道她的想法。

    他想把她娶回家,可现在确实不是好时机。

    白初晓:“那是?”

    他低头凑到她面前,几乎贴着她的唇,低哑声音带着蛊惑之意,“这次锁门了。”

    “……”

    白初晓瞬间明白他的意思。

    想继续那个中途被打断的吻。

    好像亲得挺久了啊,当时她都有些呼吸不顺,不够吗?

    好吧,寿星想要的礼物,自然得满足。

    他弯腰了,她的双手无需抬多高就能圈住他的脖子,不用担心右臂伤口被扯动,紧接着,她主动吻上去。

    开始还能掌控主权,没一会儿被败下阵来。

    直到白初晓极其缺氧,祁墨夜才适合而止的放开她。

    之后,祁墨夜真的去了隔壁,再待下去,礼物恐怕不是一个吻那么简单了。

    ……

    第二天。

    白初晓和祁墨夜在吃早餐。

    江邪过来了。

    关于解药的事,“派去云族的人回来了。”

    白初晓喝了一口豆浆,“你们和云族有交集?”

    祁墨夜:“合作过一次。”

    她就说之前吴子烊拿去对付李梦兰的云族毒剂哪来的。

    原来合作过。

    江邪拉开椅背,姿态慵懒的坐下,“沈小姐说毒不是云族的,其实错了,这事鲜少有人知道罢了,据说云族调制出这种毒剂的人,只有一个。”

    ……

    【要开始下一个大剧情,也逐渐要填各个大坑了,思绪很卡,需要时间疏通整理,今晚就一章,渣更了(顶锅盖逃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