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虽然他的面容被头盔所遮掩,但是安修忒确信无比,他就是自己的检察长。

    答案就出在那块石碑之上,犹如棺木一般庞大的替身是无法被回收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个替身的存在并不服从于本体。

    就连竹轮自己也曾说过:“我所能做的只是借助它的力量罢了。”这点也是只有他们组长级别的心腹才知晓的秘密。

    平时花京院几乎从不离开办公室也是由于这块石碑被他安置在了办公椅内,遮掩它的存在。

    而这次直接将这块一米长的厚重石碑背负于身上,并且独自亲身来到废品区,就算再迟钝的人都能明白检查局绝对发生了什么。

    眼下自己进入市内看起来是没戏了,道路被重重封锁加上守卫和机械配合,要混入其中简直难如登天。

    看样子要了解真相有必要去会一会这位检察长了,念及此地,安修忒立刻跟着花京院的摩托一路尾行。

    废品区内最多的还是废墟和荒地,花京院的摩托划着一条流畅的绿色光尾一路畅通无阻,而安修忒虽然是强化后的身体但还是被甩开了不小的距离,若非没有什么遮挡视线的建筑,他可能早就被甩丢了。

    不过看样子运气最后还是沾在了他一边,一群穿着奇怪制服的摩托车手从两侧接近开始逼迫花京院减速。

    这些家伙的目的安修忒还是相当清楚的,炫火摩托帮,一群只知道抢夺摩托和破坏其他载具的疯子。

    作为常驻在市内的检察官,安修忒去往废品区做任务的次数也是不少的,对于当地一些有名的团伙还是有一定的了解。

    只是他们找上了花京院这让安修忒有些担忧,他也不是没有见过花京院的战斗力,但是竹轮确实不适合正面战斗。

    当初为了解决掉发狂的安库罗尔等人,他足足花了十二个小时,在以“四人共用一具躯体”作为【罪】的前提下进行“囚禁三天”的【罚】。

    虽然没有造成太大的损失,但是那几乎堆积如山的衍生物尸体,(要知道衍生物在死亡后一分钟不到就会自动分解消散,即是如此那个怪物还是杀死了超过一万名衍生物)若不是有市长亲自进行舆论压制和信息封锁,恐怕……

    回过神来的安修忒打算上前助战,但是两人隔了将近数百米的距离却让他无法一时之间敢到。

    而后出乎意料的事情发生了,竹轮确实在数量改装摩托的包夹之下停下来摩托,但是他的身上突然亮起的奇怪绿色纹路却让安修忒感到莫名的不安。

    “喂,小子,车留下,你人可以滚了。”说话的莫西干头举着火箭筒对准了竹轮的脑袋,完全不在意爆炸会不会波及到自己。

    倒是他的同伴看不下去了:“白痴,你TM打算把摩托也炸了吗?那我们还拦他干什么?”

    然而就在他呵斥之时,一道绿光划过,他惊讶但我发现自己的同伴已经彻底倒在了地上,一支金属制成的金属管刺穿了他的身体。

    而最令他震惊的,是那发同伴死前射出的火箭炮,被那个陌生人单手抓住并扔了回来。

    “?”带着疑问,他和周围同伴的这一生也被画上了句号,而幸存的摩托车手也都被竹轮这一手怔住不敢再出手,但是要说逃走似乎又过意不去。

    好在善解人意的竹轮帮他们做出了选择,之间竹轮的摩托车两侧的置物箱换换开启,总计6把如同标枪一样的金属管伸展了出来。

    而竹轮也只是在抬手之间就又丢出了两把标枪,锋利的枪口直接捅穿了摩托车手的胸口,甚至有一根标枪同时捅穿了两个人的胸口。

    这下子,剩下的摩托车手也都作鸟兽散,甚至连同伴的尸体也不敢回收。

    安修忒本来靠近竹轮的计划也开始动摇起来,但最后还是重整了决心,对方要是还是自己认识的那个人,那么就没有什么好害怕的了,反之自己也能毫无顾忌地对他动手。

    从藏身的掩体处走了出来,安修忒朝着这个陌生而熟悉的检查长走去,但是对方显然早就发现了自己。

    刺穿了敌人的标枪自动回到了摩托之上,而最先掷出的那柄枪也被花京院从被火箭炮炸的难以辨认的尸体上拔了出来,同时将这第七支标枪指向了安修忒。

    “你……福勒还活着吗?”竹轮的声音响起,越发让安修忒确认眼前这个人就是自己的上司,那个自己追随了半生的男人。

    “死了。检察局真的……”安修忒打算靠近对方时,却被那根标枪拦住了,他看着花京院那隐藏在头盔之下的双眼。

    “……”竹轮迟疑了一下将手中的标枪压缩成了十余厘米的金属管收到了腰间,而后将一个球状的物体丢给了安修忒。

    “去市内吧,你的问题会在那里找到答案的。”竹轮再次骑上了摩托,而后绝尘而去,留下内心五味杂成的安修忒握着那颗珠子站在原地。

    “这就是你的回答吗?”安修忒笑了笑,球体上一串不断变化的的代码不断旋转着,只是答案其实他也猜到了。

    ……

    另一边,霍普金斯大桥边,靠着戈德温基于的帮助,瓦里也成功离开了科罗拉多岛,正式来到了废品区。

    虽然有着【夜间列车】的隐身效果,但是自己的侦查任务自然不可能就单凭自己完成。

    重要的是怎么在短时间内部署一个合格的防御网,拿着戈德温给的名单和证明,瓦里才发现自己似乎有些小看了自己的首领。

    废铁帮、回收兄弟会、植荒者等等一系列的组织背后都有戈德温或者奥古斯塔斯的影子,这也导致他在极短的时间内就收拢了一打票人。

    只是这些人,即使排除了首领明确告诉他们是用来和市里虚与委蛇的产物Compatibility,这些成员绝大多数他这个二把手连消息都不清楚。

    若非戈德温的证明,自己可能连一个人都指挥不动。这样的人若是真心为了组织,那么固然是成员之幸,但要是怀有鬼胎,那可就……

    “长官,好像不太对劲啊。”这么说的人是自己派去侦查的成员,戈德温给的资料十分详尽,这也是自己在短时间内能完成部署的原因。“靠近A区的确实有人但是却只有一个。”

    “一个?市里的家伙是傲到脑子坏了还是别有问题?”

    “算了,既然只有一个人那么尝试一下戈德温首领说的谈判吧。不过是建立在活捉了对方的基础上。”

    作为指挥官,瓦里不可能亲自对敌,即是对方只有一个人。“A区全员注意,活捉目标,B、C区派出部分人手协助,剩下的和D、E区一起进行夸区巡逻,必要时按顺序去支援A区。F区全员死守桥头,注意不要让任何物体靠近!”

    “有点小题大做了吧,可能只是个嗨过头了的瘾鬼也说不定。”然而自己的副官,从当地挑选的较为德高望重的家伙却提出了异议。

    “听着,老家伙,虽然我很明白你不情愿听从我的指示,但是要是出了什么问题,你觉得首领或者市里有任何一方会在意碾死一只蚂蚁吗?小事化大,大事拼命,这就是我瓦里?罗德尼向来的策略。”

    “……”尽管对方似乎打算反驳什么,但瓦里将戈德温给的证明直接丢在了桌子上,直视着他,眼神中的意味不言而喻。

    “是。”憋红了的副官只能退出了这个临时建起的营地。而瓦里也达到了自己的目的,他这么做就是为了展现自己的强硬态度,至于手段,可以慢慢施展。

    而这一切都建立在自己不出现有严重后果的错误上,只要拦下了所有前往市里的人,自己就能建立自己的威望,到时候扩张营地顺便攻打市区的计划也可以提上日程。

    毕竟组织和市区有着不可调和的矛盾,而一直态度不明戈德温或许在这时候能做出选择,是鸽派还是鹰派。。

    然而前线突然传来的信息却让瓦里史料未及。

    “长官,对方已经进入了G区(瓦里所在的区域,也是防御网的核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