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李飞云完成任务以后,已经待在门派整整三个月,手头的一百多份淬体液足够他挥霍。

    一天使用两份淬体液,如今他的体质强盛如龙,肤色逐渐变得白皙,皮肤倒是越来越嫩,就跟女人一模一样。

    每个月可以领十颗灵石,加上任务所得的灵石,能够维持他的淬体液半年。

    现在的他力量逐渐加大,压制丹田的灵力,他需要的真正实力,必须从**锻炼开始。

    日复一日,李飞云踏上修行之路,就没有浪费过一丝时间,对他而言,能够修炼就是最大的福气。

    他的性子随和,冷静少话,但是内心却是一片炽热,充满了正义与善良。

    这一日,他的师姐慕芊雪回来了,脸色有些苍白,李飞云立马走上去扶住,担心道:“师姐,到底怎么了?”

    “没事,在回仙门的路上被魔道伏击,幸好对手不强,否则小命都难保。”慕芊雪气息很虚弱,立马找个地方坐下。

    “魔道?”李飞云想了想,“这仙门附近都有门中内门弟子把守,一般的关卡都有,可为什么师姐还会遭到魔道的伏击?”

    慕芊雪一笑,道:“有些事情,我必须告诉你,不然你再出去,恐怕要回来就没那么简单了。”

    李飞云也跟着坐下来,慕芊雪稍微调和气息,吐出一口浊气,连呼吸也变得正常,脸色渐渐泛红。

    “小师弟,你觉得我们这一派如何?”慕芊雪一问,眼睛明亮动人,却直勾勾地看着他。

    李飞云回道:“呃,这个嘛,低调行事,不和其他人争斗,师姐师兄也非常努力,师傅也十分厉害。”

    慕芊雪厉声说道:“你错了,大错特错。”

    被师姐这么一说,李飞云吓了一跳,随口一问:“错在哪里?”

    “我们这一派真传弟子属于所有真传弟子的末端,就算再努力,也是徒然无功。”慕芊雪越说,眼中渐渐黯然。

    她继续说道:“你有所不知,师傅为了你的真传弟子,退掉原本一位真传弟子,叫做朱苟,你碰见他可要小心点。”

    “朱苟?”李飞云一愣,自己来了,取代这人的真传弟子位置,“那他现在在哪里?”

    “还在门派中,当一个内门弟子。”慕芊雪谨慎,小心地说道:“其实他是一个魔道中人,来我们门中当卧底。”

    “魔道中人?”李飞云大吃一惊,“那我们还不收拾他?”

    “师傅交待我监视此人,收拾他还不容易,但是他只是小虾米,师傅是要钓大鱼。”慕芊雪说道。

    李飞云目光一亮追问:“师傅怀疑门中还有其他魔道?”

    慕芊雪点点头,站起身子说道:“门中每隔一段时间就有一位客卿,或者是弟子出任务的时候失踪,师傅猜测他们都被魔道干掉。”

    没想到,自己想象中的修仙世界与现实差距这么大,没有那么多逍遥自在,更多的是人与人的争斗,斗实力斗人心,更斗阴谋阳谋。

    弄不好,会丢掉性命的。

    “此人在门中的地位必然不低,不然不会得到门中的任务情报,导致外泄,让魔道有机可乘对付我们。”

    慕芊雪转过身说道:“我这一次被伏击,恐怕有人把我的行踪暴露,应该与门中魔道有关。”

    “总之,你小心那个朱苟,他的实力可是九级练气期,在你的师哥之上,我与他也是难分难解,不分高低。”慕芊雪提醒,就跟一个姐姐吩咐弟弟。

    “放心吧,师姐,我不会有事的。”李飞云一拍胸口说道。

    “师傅下个月回来。”慕芊雪说道。

    李飞云这一位神出鬼没的师傅周康伯,终于要回来了,他只留了功法,让李飞云自主摸索。

    “师傅老人家是去了哪里?”李飞云问道,他倒是很好奇。

    “这个,我也不知道,不过苏师弟就非常清楚,因为他现在就跟师傅一起。”慕芊雪回道。

    李飞云说道:“那师姐,没其他的事情,我就回去修炼了。”

    “你现在都快成了修炼狂人,除了吃喝拉撒,剩余的时间就拿来修炼,有空出去见见人。”慕芊雪笑吟吟地道。

    “我没有其他爱好,也就修炼可以打发时间。”李飞云摸了摸后脑。

    慕芊雪脸色一正,认真地说道:“有一件事,你必须知道。”

    “灵剑大会还有半年,这是考验弟子的实力。”慕芊雪眼中有神,“可对我们这一派来说,是生死关头。”

    “生死关头?”

    一个试验弟子的比拼大会,会是生死关头。

    慕芊雪说道:“你不懂,门中一共有十位长老,每一位长老都有三位真传弟子,可是长老之位,一般都是由真传弟子继承。”

    “但凡有实力的真传弟子,就可以成为长老,而师傅已经活了九百年,寿元将尽,他的长老之位很快不保。”

    “一旦师傅落台,作为弟子的我们也会跟着遭殃,凭我们这点实力,怎么和其他真传弟子争夺长老之位。”

    “如今其他长老对师傅的产业虎视眈眈,谁都想分一杯羹,修炼资源到哪里都是吃香的。”

    “而我们真传弟子的位置,被内门弟子盯得死死,其他的真传弟子也窥视师傅的长老之位,我们等于左右夹击。”

    “灵剑比拼大会,如果我们都输掉,连前八名都没有,那就是证明我们三人没资格,保住长老和真传弟子位置。”

    慕芊雪语重心长地道:“之前师傅交待,让我暗中保护你,不被朱苟伤害你,如今你也有自保的能力,我也是时候加把劲修行,争取在灵剑大会取个好名次。”

    “师姐。”李飞云低着头,紧紧握住拳头,特别的用力,他猛地抬起头,认真地回答:“我们会保住真传弟子的位置,甚至师傅的长老之位。”

    看到如此雄心壮志的师弟,慕芊雪像是释怀,笑着回道:“这样是好,让我们一起守护师傅给我们的一切。”。

    一定要赢,不能退缩。

    这属于作为弟子的责任,为了师门一脉,不惜一战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