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是日公元二零二零年二月十五。山东,窗外狂风呼啸。

    看到新闻上报道,广东,河南,正月打雷。古语为极不详的预兆,有灾祸发生。

    武汉疫情已然如此严峻,实在难以想象更加可怕的局面。二零二零,我已经忘记之前对它曾经有过什么美妙的期许。现在它就是一个时代撒旦,人间恶魔。

    有的人躲在家可能是以游戏或者影视度日,并不感觉恐惧。而我因为工作的关系时常外出,又加上写一些文字。

    神经质还是杞人忧天,我已经不能分别。

    还是窗外的暴雨。这是冬天,幸亏没有打雷。我现在只想描述暴雨。因为我不敢再加入一些别的,令自己都更加害怕的字眼。

    漆黑夜色,滴答滴答,晃动的黑影,和这个小区里,死寂的安静,空无一人的灯光。

    二零二零,人类像待宰的羔羊等待时代的审判,期待盼望一切的方法,超级英雄,锦囊妙计,来自未来的科技,或者来自远古的祈祷,只要能平息这一切的灾难。

    我们正在见证历史,或许我在杞人忧天,也希望如此。或许这会是一场人类的噩梦,武汉的噩梦而已,明天一觉醒来,有太阳照在屁股上,妈妈会告诉我,春暖花开,你闻,芳香。

    如果没有,这也可能是人类灭亡的前夜,最后一篇绝望的。。,可怕的是伴随整个过程的,会是长久的痛苦哀嚎。

    想起陆游的十一月四日。家国破灭时,暮年之时仍豪情满志。

    我没有那种豪迈和乐观了,或许这也正是我们平凡人比不上英雄的地方。

    但我仍在这里用文字感怀,会出现生化危机的末日景象吗?真的很狗血,以前所体验的美好生活瞬间土崩瓦解,当口罩成为常态,生存下去是最奢侈的愿望。。

    二零二零的终点会如何收场?人类还有没有公元二零二一?

    未来会给出一切的答案,只希望这答案,是我们想要的那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