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黑夜,塔戈尔沙漠绿洲。

    “这是哪?”黑夜中,一个人影摸扶着旁边的一块巨石,有些阑珊的爬了起来,最后,他整个身体无力的靠在巨石上,一小口地喘着粗气。

    他缓缓抬起头,看向了身前的一片黑暗,那里什么也没有,只能隐约看见一些树影。

    他搀扶着巨石,缓缓向左侧边摸索着爬了过去,很快,便来到了巨石的拐角处,侧脸一看,只见出现在视线之内的,是一个清澈的湖泊,湖泊在月光的照射下粼波荡漾,竟有着些许晶莹透澈,让得他喉咙也是有了些许不自觉的干渴。

    “噗通…”

    突然,一道轻微的破水声响起,却是将他的目光牵了过去,顿时,他的身体微僵,嘴巴微张,愣愣的望着那破开湖面出现的人影…

    清澈的湖泊之中,一位身材火爆的女子背影,便是从湖底中探了出来,背对着他甩了甩长长的细发,长发贴着雪白的香肩,一滴滴水露沾染着光泽在那吹弹可破的皮肤之上滑落,然后顺着香肩,经过那极具吸引力的小腰,最后滴落入湖水之中,渐渐泛起一圈涟漪。

    虽然间隔有些远,不过他依然是能够清楚的看见那紧绷的腰肢是如何的柔韧,难以想象,若是在床榻之上,这柔韧的小腰,究竟会扭出何种惊心动魄的弧度。

    女子纤手随意的揽了揽长长的发丝,然后缓缓的转过头来。

    只见略微有些湿凉的空气,淡淡月光下的一张容颜妩媚而妖娆,却又偏偏噙着一抹女皇般雍容的高贵,那魅惑的美丽眸子之中,仿佛正有着一缕春情般的水意在荡漾中流落而出。

    ……

    “这就是天命之人?”

    在不远处外的沙漠绿洲边缘,两道蛇人人影站在沙漠的阴冷处,静静的看着湖泊处上演的一幕。

    其中,那位身材略微高挑的蛇人女王率先开口说道。

    蛇人老者闻言眉头微皱,随后又看了一眼手中有些陈旧的古籍,犹有疑惑的说道:“种种迹象表明,他的确就是天命之人。”

    “呵!那这个玩笑可是开得有些大了!”女王的声音纤细如莺,看着那处画面不舒适的扭动了一下腰肢,语气中带着一丝冷笑,又似有些嘲讽,只是不知道她是在嘲讽他人,还是在嘲讽自己……

    蛇人老者闻言也是一阵沉默,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你留在这里,我去见见他。”女王没有理会老者的沉默,随后腰身轻扭,只留下淡淡的一句话语,便消失在了原处。

    ……

    “哇,蛇精!”看着那婀娜曼妙的蛇人身影,年龄方才十五的少年不禁吓得叫了起来。

    “什么蛇精?……叫我女王大人!”美杜莎语气含威,眼角却带着一丝妩媚。

    “女王大人……”少年仿佛受到了极大的惊吓,怯生生的说道。

    “……”美杜莎美眸浅露轻愕,随后不禁闪过一缕寒光。

    如此怯懦,竟就是天命之人?

    美杜莎内心越发感到寒冷,但脸上随后却是转而婉笑,倾身靠近少年,浅用食指勾起少年的下巴,双眼含媚,询问道:“小弟弟,你就是天命之人吗?”

    “我……的确曾执掌天命,剿灭宇内神明。”少年望着那美丽诱人的娇容,脸上顿时涨得发红,犯起了一阵中二病。

    看着少年说着不知所谓的话语,美杜莎心底已是冷寒到了冰点,随即美目轻眯,转身威而冷绝道:

    “那我便姑且相信你就是天命之人,但……想要与我成婚,成为我族之皇,你却还远不够资格!”

    说完,美杜莎便又侧眼看了少年一眼,旦见少年没有反应,只是一脸错愣,随后才缓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唐炎……”

    ——

    沙漠深处一座极其昂贵的神殿内,一名绝美的女子侧卧在一张金色的床榻上,她身上穿着一件雍容的紫色锦袍,旁边点着一盏西域样式的黄铜灯,在灯火交错的衬托下,渗透出一抹淡淡的神秘与妩媚。

    而在其身前的台阶下方,正站着一名蛇人族老者,这名老者虽然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但见其手足无措中不难看出,他的神色显得有些慌张。

    “那个唐炎如何了?”美杜莎红唇轻启,浅浅看了一眼台阶下那惹人烦的身影,淡淡询问道。

    “闹得有些凶。”台阶下,大长老皱着眉头,饶有些许汗珠滴落。

    “他嫌弃族中侍女都是蛇人,端送过去的食物令其反胃吃咽不下,夜间更是噩梦不断,难以寝食。”说完,大长老脸上的汗珠似乎又多了几分。

    “哼,我蛇人族少女若真是这般不堪,入不得人眼,也不至于惨遭擒掠贩卖,沦为市井舞妓奴仆了。”

    女王冷笑,奚声数落着人族犯下的低劣罪行,仿佛就只差那一句“人类都是这般虚伪”了。

    大长老闻言眉头皱得更紧了……

    旦见大长老似乎还想要说些什么,美杜莎清眸微动,随即便合上了美目。

    “好了……好了……我知道你想要说些什么,我不会杀他就是了……他想闹便让他闹,等闹够了,闹累了,我便去陪他,这样便是了吧?”美杜莎微眯侧卧,玉指有些慵懒的在自身纤细腰肢的低谷处轻轻滑动,带着些许不耐烦的语气。

    “是,女王。”见到女王已经应许,大长老也不再追促。。

    毕竟要让凶艳绝名的女王放下高傲的身段,屈卑去哄一个怎么看都像是无比普通的人类少年吃饭,这确实已经不能再得寸进尺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