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仲夏烈烈,大漠里迎来了一场大风,很快漫天的黄沙纷纷扬扬,淹没了沙漠中那座昂贵的神殿。1

    沙漠的商路中,勤劳的商旅在暴风中缓缓前行,他们的身上都批上了一层厚厚的白布,不惜把身体包裹得严严实实,而这一切反常举措的背后,只因为是这场大风沙所带来的侵蚀之重,比往年更盛了!……2

    为防止沙尘风暴的侵蚀,一些实力低微的商旅不惜花费重金聘请周围的沙漠佣兵团为其保驾护航,一条条长长的行商队伍中,偶能看到数十个魁梧的身影撑起斗气屏障,勉强维持着一行队伍的阵型。但这次的风沙却是来得异常凶猛,一个年岁较小的佣兵团少年,只因为一时松懈,便让得一阵风沙刮过脸庞,顿时脸颊生痛,渐渐泛起一片浮肿……3

    这片风沙中竟然含有炽灼之力!4

    在不远处的沙丘上,一个高挑的蛇人魅影正默默的注视着这一切,随后抬眼望向烈日,这一看便是许久……

    ……

    回到神殿内,美杜莎又躺回了那张金色的床榻上,渐渐露出慵懒的神态,只是那略微有些失神的媚眼中……不知在想着什么。6

    “还是女王有办法,老夫当真该感到羞愧……”7

    这时,门外不远处传来一句神经兮兮的自言自语,除了那迂腐的大长老还会是谁?8

    美杜莎美目一动,随即便站起娇躯,背对殿外。1

    “女王陛下,老臣已经和唐炎公子商议好了。”一来到殿内,大长老便有些欣喜的说道,语气中带着些许不平静。1

    “谈得如何?”美杜莎闻言玉颜微微一侧,脸上淡淡的粉妆,一双精致的红宝石耳环随着玉颈的微动而轻轻摇晃,发出动人的清脆响声。1

    “唐炎的意思是他的年纪还尚小,现在便成婚还为时过早,但可以先签订一份婚约,定下这门婚事,等时机成熟了,再进行完婚也不迟。”1

    美杜莎女王静静的听着,美眸一转,道:“就这些?”1

    “还有……就是在此之间要放任他离开,并且护送他到乌坦城萧家。”1

    “乌坦城萧家?”美杜莎艳眉轻皱,稍有疑惑。1

    “老臣方才已经查过了,乌坦城只是位于加玛帝国的一个中小城市,背靠魔兽山脉,其城中人类最高战力也别不过大斗师级别,只是如果要避开加玛帝国中的强者,需要从北侧进入,穿过魔兽山脉,传言那里有着六阶魔兽出没,倒是有些凶险。”1

    美杜莎眼眸微眯,在心里盘算着利弊。1

    稍许后,美杜莎才缓缓开口道:“这样也好……”1

    “如果他真的是天命之人,将来也必定会焕发光彩。如果他不是,我便去尝那地心之火又如何?”……1

    “可是女王……”大长老连忙道。1

    “不用多说了,异火的事不要让族人知晓,如果到那时我不甚身陨,便退守黄泉,便另立王选吧……”1

    “哎……”大长老唉叹一声,随后告退,正打算离开,便听到身后传来女王的声音。1

    “还有……这枚破戒指你便拿去给他吧。”美杜莎说完,随即手上出现了一枚黄铜色的戒指,便往脚下一扔。1

    戒指顺着阶梯缓缓滚落,发出奇异的声响,也不知是什么材质所制。1

    大长老连忙小心翼翼的捡起戒指,无比宝贵的收进了怀里,出到门口囔囔自语。1

    “这怎么能叫破戒指呢……这可是先知遗留下来的信物……”1

    ——

    次日,风沙渐停。1

    “唐炎公子,乌坦城那边老臣已经托人开始打点,以后你的身份就是乌坦城一个村庄的遗孤,而家人与族人在数年前的一场魔兽袭击中便已身亡……现在便由老臣护送你去萧家,等到了萧家你可要签下这份婚约,万万不能食言……”一个周身披着黑色斗篷的身影缓缓说道,自然便是大长老。1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赶紧出发吧。”同样也是披着黑色斗篷的唐炎有些无奈的说道,这个蛇人族老头是真的有点烦,一大早上已经唠叨好几遍了,跟个唐僧一样。1

    “我蛇人族一向与人族不和,此去乌坦城需从加玛帝国北侧进入,避开帝国中的强者,随后穿过魔兽山脉进入乌坦城中,此行路途遥且远凶险,还望唐炎公子一定要跟紧老臣,切莫擅自走动……”大长老又是长长的叮嘱了一句,这才抓起唐炎的一只手,背后化出一双斗气之翼,正要打算起飞。1

    突然,一个高挑的身影出现在了两人的面前,是美杜莎女王。1

    “我送他去吧……”美杜莎看了唐炎一眼,淡淡道。1

    “此去来往只需数日,但魔兽山脉中却有着六阶魔兽存在,你如今的实力虽已是斗王巅峰,但一旦遇到六阶魔兽也是无法抵挡。”

    “可是女王……”大长老欲言。

    “你也不想天命之人出什么意外吧?”

    ……

    来到萧家附近。

    “好了,签下婚约吧。”美杜莎轻轻道。

    唐炎签下婚约,按下手印,终于是忍不住吼出了那千古一怒:“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滚!”美杜莎闻言一手便把唐炎扔了下去。

    嘭!!

    唐炎从地上爬了起来,看到旁边一个年纪与自己相仿的少年正有些惊恐的看向自己,表情有些猥琐……

    PS:没有思路了,只能强行专场结束了……不知道为什么写着写着,“如果”就变成了“倘若”,“不用多说”就变成了“不必多言”,然后发现问题又强行改了回来……我码字的时候心里会有一个声音在默念,但那个声音听起来怎么也找不出爽文的那种感觉,反而是伤感,结果越写越沉闷,情绪怎么拉也拉不回来,搞成四不像,脑袋都痛了。实在不行以后再修改吧,现在先跳过了。以后修改估计要把前面那段删掉,不写那么复杂了,感觉就是那一段影响了整章的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