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挽弓子 > 第一章:不哭不闹的婴儿

第一章:不哭不闹的婴儿

    驾,驾,驾!”

    “报~!”

    一名背后插着三杆黑色旗帜的探子急三火四的闯进元帅大营,跪地道“报!王爷府喜讯,夫人顺利产子,恭喜王爷,喜得贵子!”

    大营中五六个身穿将军盔甲的男人均是抱拳说道“恭喜王爷,贺喜王爷!”

    版图前一个三十岁上下,一身红色甲胄男子就是卫国皇室,三江王于任。

    于任的脸上充满了喜色,战场上打的敌国节节败退,后方又传来母子平安的喜讯,意气风发的于任可谓是卫国朝堂上风光无限的年轻皇室。

    “传令三军,加快进攻,今晚拿下凤山郡,杀猪宰羊犒赏将士。”

    于任话音一落,所有将军异口同声道“喏!”

    这场战争只持续了半个月前后,于任带领卫国五十万大军连续攻克南威国三座郡城,战功赫赫威名远扬。

    凯旋而归,又任命塞北三江流域重将,整个卫国朝堂无数人分外眼红却又无可奈何。

    此时,于任正在班师回朝的路上,卫国皇帝带着文武百官于京城外迎接。

    整个京城的百姓也都欢呼雀跃的迎接于任的凯旋。不多时,于任驾马于队伍前,左右跟着六名威武将军走进京城。

    眼见于任进程,皇帝快步上前迎接,后者遥见皇帝到来,立刻吩咐将军们下马,带头跪地齐声高唱“参见皇上!”

    皇上一把扶起于任,喜悦之色毫不掩饰“快快起身,皇弟凯旋,朕带文武百官为皇弟庆祝!”

    于任其身行礼说道“皇上亲自出城迎接,臣弟惶恐。”

    “无妨无妨,走走走,我门进宫去,酒宴早以备好,今夜你我兄弟不醉不休。”

    皇帝抓着于任的手大步流星朝着宫中走去,文武百官紧随其后。

    偌大朝堂大殿,满满当当坐着上百官员,于任正坐在皇帝右手边,依次排座全是武将,左手边以宰相为排头,依次皆为六部文臣。

    “朕听闻皇弟喜得贵子,还不曾回去见上一面对吧?”

    于任行礼回道“回圣上,臣一心领兵打仗,确不曾回家看上一看。”

    皇帝举起酒杯说道“皇弟此次出征,为我卫国拿下张国三座郡城,功劳盖世,可算的是卫国佳话,试问何人有皇弟气魄,连下三座郡城之能,来人拟旨!”

    随后身旁太监拿着皇旨候命。

    “皇弟,侄儿不曾起名?”

    “还不曾起名。”

    “皇弟立下盖世之功,朕为侄儿赐名可好?”

    “全听圣上定夺!”

    “好好好,皇弟为三江王,封地三江流域,侄儿定要和皇弟一样志在朝堂之上,便叫志泽如何?”

    “恭喜圣上,恭喜王爷!”

    顿时,文武百官异口同声的祝贺道,于任也点头称好。

    见于任无有异议,皇帝立刻笑道“拟旨,三江王立下不世之功,封摄政王,待日后辅助新皇,管理朝政,特封长子于志泽五官中郎将,官拜正八品,领将军俸禄,着虎袍加身。”

    于任听完立马惶恐起身,面对皇帝双膝跪地低头道“还望圣上收回成命,犬子封官还好,这摄政王,臣万万受不得。”

    “皇弟莫要惊慌,朕年长你二十岁还多,至今膝下无子,倘若朕有一天与世长辞,若此前有子,定然年幼无知,交与你来督政,朕最是放心。”

    此话一出,文武百官皆是双膝跪地俯首道“皇上千秋万代,寿与天齐!”

    “哈哈哈,寿与天齐也不过是说辞罢了,这个事就这么定了,皇弟摄政王一职可待皇子出世后来京城任职,都起来吧,喝酒喝酒,不论国事。”

    于志泽就是出生这么一个家庭,官宦子弟,一出生就是含着金钥匙的天选之子般。

    “夫人,少爷天生异象,不哭不闹实属天人下凡一般。”

    一名王府婢女抱着襁裹中的于志泽一脸欢喜的说道。

    只见床榻之上一名年轻女子缓缓起身微笑的说道“志泽天人可说不上,但这一出生就不哭不闹,如今已经过去半月有余,却不曾吃过一口母乳,倒是奇怪。”

    “夫人,这是好事,少爷天生如此懂事,明白夫人生他不易,不哭不闹,乖的很。”

    另外一个婢女在一旁用手指轻挑于志泽的脸蛋,一边说着。

    原本还呼呼大睡的于志泽此时睁开了眼睛,朝着骚扰自己的婢女就是一个白眼,后自心里说道“你们懂什么,少爷我可是见过大世面的人,要不是担心你们害怕,我还真想告诉你们,少爷我的来历,你们只管好好照顾少爷我长大成人,而后不老不死不灭,少爷我就是无敌的存在了。”

    此时,于志泽的脸上不自觉的露出了一抹微笑,婢女见了后以为是于志泽喜欢被自己手指轻挑,越发卖力的逗哄着这位王府的少爷。

    “好了,带少爷去吃饭吧,我也要起来了。”

    年轻女子说话间,所有婢女点头应是,纷纷退出房间。

    不多时,女子整装梳容后,抱着刚吃完饭的于志泽来到大堂,坐在了于任身旁。

    “夫人,快吃饭吧。”

    于任见女子抱着于志泽出来,便主动抱着于志泽,好让其腾出手来吃饭。

    “怎么样?志泽的身体还健康吗?”

    “不打紧,虽然从不吃一口母乳,但是昨日大夫瞧过,说咱们泽儿身体健康的很呢。”

    于任点头放心的看着怀里异常安静的于志泽说道“泽儿异于常人,莫要让他人知道,怕是有居心叵测之人用于做文章。”

    “放心吧,这位五官中郎将,未来王府的传承,国家的栋梁,一定给相公呵护好。”

    “哈哈,虽然我位极人臣,但总有些不想让他步入朝堂,三岁看到老,总觉得泽儿不适合朝堂中的尔虞我诈,长大后若是习武就留守三江,若是习文礼部也就可以了。”

    女子不解的问道“为何让泽儿止步于此呢?”

    于任叹气说道“摄政王一职表面上可以辅佐天子,但还有深层含义,若是让泽儿摄政太深,则有挟天子以令诸侯之嫌啊。”

    “那倒也是,反正泽儿还小,以后的路还长着呢。”

    “哼,少爷我都不死不灭了,武自然天下无敌,文的话自然要涉及,脑力比拼,征战沙场无敌手,拓土开疆必然是我的责任,再和那些个人精比拼脑力,简直不要再快活,不摄政那是不可能的。”

    于志泽将手指含在嘴里自顾自的想着。

    十年后,冬至,大雪封山,三江流域虽然有水,但是气候却寒冷异常,江面结冰甚厚,滑冰则是许多人的乐趣。

    “大少爷,二少爷和小姐喊你出去滑冰呢。”

    “不去,一切危险活动少爷我一概不参加,告诉老二和小妹也要自行注意,出了事情小心被骂。”

    于志泽打发走婢女后,自顾自的坐在房间看着书,虽然才十岁光景,却老成的很,为了发生意外,懂事以来从不干任何危险的事情,和七岁就舞枪弄棒的老二于志良相比较,那叫一个小心,吃饭时都是细嚼慢咽,生怕自己噎死,喝水都是小流,估计是害怕被呛死。

    婢女走后,母亲走来,坐在于志泽身旁问道“泽儿为何不出去和良儿还有小妹玩耍呢?”

    于志泽放下手中书籍,起身行礼后方才坐下回应道“母亲有所不知,泽儿不喜欢那些危险活动,那些事情还是待泽儿成年以后再做去吧。”

    “那泽儿以后有何打算,你一出生圣上可就给你封了个正八品的五官中郎将呢,此时你不学文也不习武,成年后,如何?”

    ”学问习武待成年后再学也不晚,泽儿此时只管吃睡就好了,待到泽儿成年,为卫国开疆拓土,成就事业。”

    母亲苦笑摇头道“你整日里不学文习武也就罢了,净看些木匠造物之书,确实,你做那夏凉扇不错,还有那按摩椅,但是这些东西和开疆拓土可一点也不挂边啊,哪怕你练练功夫,你看良儿,虽然晚你三岁,但是一般兵器已经可以舞动,而你,除了吃睡,整日里只钻研这些个造物之术,成年后若是圣上下昭要你战场立功,你如何自保呀。”

    于志泽没有答话,反而说起其他“母亲可知道,古有墨家机关术一说,机关腿可让人瘫而行走,可做木鸟飞于九霄?”

    “墨家是哪朝哪代?机关又是为何?”

    母亲一脸疑惑的看着于志泽,后者则是炫耀的说道“泽儿最近钻研木鸟,他日成功,我卫国则可速递食草的马,用以充当脚力,帝国空降,给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母亲听后,微微一愣,而后叹气摇头道“唉,痴儿啊,好在你父亲也并没有想要你继承大任,罢了罢了。”。

    说完话,母亲起身离去,于志泽行礼送别后放下手中书籍,自言自语道“嗯,是应该锻炼锻炼,真的得到不死身后,要是手无缚鸡之力,那无敌不无敌有啥用,谁都能给我两刀,就算不死又有何用?”

    想到此处,于志泽又拿起桌子上的书,跳过日用品,直接翻看具有攻击性的造物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