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挽弓子 > 第六章:一抹邪笑
    于任说完话,老二点头说道“良儿不会给爹丢人,更不会给于家丢人,更不会给卫国丢人,良儿要做一代明君,为国为民。”

    “这才是为父的好儿子!”

    眼见着母子就要分别,于任心里难受,不忍心打断她们谈话,起身说道“我去泽儿房间一趟,你们母子俩好好聊聊吧。”

    于任说完话,转身离开,随手关门的一瞬间,谁也没看到,他的眼泪。

    虽说他三江王于任一辈子战场厮杀,虽说是皇族一脉,但是他清楚的很皇帝不是想象中那么好当的,这摆明了就是把自己的儿子往火坑里推一样,他又何尝不难受。

    一国之君,岂止是表面上看的风光。

    于任来到于志泽房前,轻轻窍门小声说道“泽儿,出去走走。”

    随后于志泽走出房门,行礼后尾随于任来到院子里。

    “泽儿,你可知,为父不只是不想你涉及官场,我是想你们兄弟都不涉及官场啊。”

    于志泽点头道“儿子自然知道,官场黑暗,勾心斗角,尔虞我诈,一个不小心就万劫不复,其中凶险儿子自然清楚的很。”

    “唉,但是圣旨以下,为父不能抗命不从啊,好在摄政王一职继而担任,可长伴良儿左右,时刻教导。”

    “儿子能为父亲分担些什么吗?”

    于任苦笑摇头道“你能做什么,不学文习武,口口声声说着练就不老不死不灭的神功,简直如同痴儿说梦一般,比起良儿,我更担心的是你啊,良儿和小妹出生,为父都在左右,唯独你出生,我正在前线打仗,一直觉得愧对于你啊。”

    于志泽也是苦笑,如同三十几岁的中年男人一般,双手背在身后叹气说道“唉,父亲放心,日后您就知道儿子说的了。”

    “明日走后,为父不知何时才会回来,边关重任就交付于你熊叔叔和柳叔叔还有其他四位将军了,届时我会启奏圣上,撤去你去京城的职务,尽量不让你靠近京城官场,就留在家中陪你母亲和小妹吧。”

    于志泽行礼后回应道“若是一开始父亲不让我进官场变也罢了,毕竟我们虽然是皇族,父亲却被委以重任,儿子再彰显赫赫战功怕是有人会背后暗算,但此时却已不同,圣上膝下无子,过继老二为太子褚君,父亲担任摄政王一职,明升暗降,兵权最多也就是宫中禁卫,兵权已不在手中,何以立足?虽说边关六位将军都是父亲的把兄弟,但是远水解不了近渴啊,一旦朝中有人发难,哪位将军来得及去救父亲与老二?”

    于志泽继续说道“我们背地里说的话,圣上身体挺好的,何时归西还说不准呢,十年二十年都是他,所以说父亲不要撤去我的官职,非但不能撤去,还要尽量创造战功和声望,最差也要接管三江流域啊,毕竟这是我们自家的地方。”

    “你还真是好大的胆子,以后不许再说这些忤逆不敬的话了。”

    “父亲,眼下局势就是这样,如果老二没成功登基呢?从古至今比比皆是,不是当上了褚君就一定是皇帝啊,一旦没有登基,我方实力空虚,要兵权没兵权,要势力没势力,只有一个虚有其表的官职,这还不是最坏的,最坏的是万一老二成功登基了,咱们还是一样没有兵权在手,谁能听令天子,各路诸侯各个狼子野心,这些年要不是我们家,卫国能有今天吗,话又说回来,没有兵权在手,谁能答应让老二登基继位啊!”

    于任回过头眼神里充满了疑惑还有惊讶“泽儿,你出生时就于常人不一样,为父很难想象刚才这番分析是出自你之口啊,”

    于任叹气继续说道“唉,你爹官场上明争暗斗多年,这些事还能不明白吗,只是眼下圣上下旨颇为突然,又急于明日便让我返京,很多事情没办法暗中操控。”

    于志泽蹲在地上,随手拿起几块石头,一边比划一边解释道“这个是圣上,这个是你,这个是老二,这些,看得到的看不到的,是那些不管他是想挟天子以令诸侯的还是谋朝篡位的,都无所谓,”

    于志泽拿起一个小石头看着于任继续道“这个就是我,虽然微不足道,虽然很小,但却是扭转战局的关键,因为所有人都认为我是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不会吟诗作对,要力气没力气,成天只会做一些乱七八糟的机关小玩意的废物少爷,这样才能麻痹那些明里暗里的对手,让他们以为我们却是孤立无援以后,再来一个釜底抽薪。”

    于任听完于志泽的话,脸上露出了微笑,点头说道“你个十岁的孩子能想到这些,还真是了不起啊,不过你的想法还是太单纯,这六位将军都是和我出生入死,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好兄弟,他们接管边关后,一定有人从中作梗慢慢抽调边关兵力,只要边关兵力不足,我们一样对他们产生不了威胁,不过这点无关紧要,塞北毕竟是我根基所在,二十万亲兵我不是摆设,虽然我们管理的塞北人口不多,却是地大物博,卫国超过半数的粮草都是出自我们塞北。”

    于任继续说道“明日以后的事情我已有打算,慢慢的就会布置完善,至于你,如果你真的有想的,入京以后我会将你安排上任,在塞北休养生息,以备不时之需。”

    于志泽不解的问道“那父亲焦虑的是什么啊?”

    “自然是你了,老二有我在身旁,只要塞北还在我的手上,谁也不敢轻举妄动,待我任职摄政王后,就不能离开京城领兵打仗了,日后敌国来犯,三军元帅换于别人,恐怕是难有给你立功建业的机会。”

    于志泽起身行礼道“父亲放心,只要父亲能给泽儿八年时间,泽儿成年后定会让父亲刮目相看。”

    于任微笑点头说道“我还真有点期待你日后的成就了,哈哈,切记,这八年时间里积攒声望,能力可以不显现,但是名誉一定要有,六位将军会辅助你的,一个字,钱,两个字好处,只要你有钱,只要你给了老百姓足够多的好处,你自然就拥有民心,最后一点,在塞北随便干你想干的,京城我为你打点,一切后果为父替你承担。”

    于志泽激动的行礼道“多谢父亲。”

    “傻孩子,你是我的儿子,放心大胆去做就是了,时候不早了,明天一早我就要启程,早些回去休息吧。”

    “泽儿告退。”

    回房后,于志泽久久难以入睡,心里想的还是那药液的事情,如果真的有用,那神功练成以后,就可以在半年的时间里将修为突飞猛进,身体素质上来了,就有了一切的基础,是好事,也不是好事。

    辗转反侧良久,于志泽突然起身,将挂在墙上的直刀取下来,仔细端详起来。

    单身窄长,很是轻便,为求达到最快的出刀速度,这刀并没有刀鄂,刀柄和刀身浑然一体,只在刀柄处缠绕了防滑的黑布,简单来说就是一块好钢直接打造成刀,没有任何多余的修饰,就连刀鞘都没有,因为有鞘的刀必然有拔刀的动作,一样会降低出刀的速度。

    “虽然不认识这刀的材料,但是那拍卖楼知道我是谁,送出手的东西一定不会是中等的东西,不是极品也是上等了。”

    看着手里的直刀,于志泽突然灵光一现,钱,怎么挣钱,贷款买房装修,这不就是房地产的高收入吗,再有一个就是此时所有百姓种的地几乎都是国家的,然后每年上缴多少多少收成的粮食,然后收取每年的土地使用费,除了民间违法的高利贷以外还没有什么正规的贷款流程,这就给于志泽这个现代人一个绝佳的赚钱机会。

    自己是三江王的大公子,正八品官职,将三江流域的全部土地统一规划,然后统一盖楼,将人口聚集起来,拆除不必要的房屋,尽量土地利用最大化,粮食也能增产百分之十以上,然后再调整税收,让百姓为国家打工,然后国家开工资,最后贷款买房,然后再还钱给国家,资金链也就算成功了。

    于志泽想到这里后,苦笑摇头道“想想睡吧,能力啥都有,想的容易,做起来难啊。”

    第二天一早,送别总是无声的,于志泽和小妹没有出去,他答应了老二,只有接风,没有送别,母亲挥泪送走老二的马车,望着马车的背影内心久久不能平复,驻足门前许久,一动不动的样子,寒风中让人心碎。

    “良儿,到了京城不比在家,可不要肆意妄为,时刻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

    “良儿谨记父亲教诲。”。

    就在于任的目光注视前方时,谁也没有看到,老二的脸上露出了一抹邪邪的笑容,那笑容昙花般,一瞬消失,仿佛不曾出现过一样。

    老二走后的一个星期,于志泽的机关蛇大功告成,虽然没有墨家机关术那般玄妙,却也可以不依靠人力的情况下进行简单的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