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挽弓子 > 第八章:帮忙
    于雪在一旁问道“大哥,那要是有人到了月份却没还钱呢?”

    于志泽指着于雪笑着说道“这句话问的好,我还有一个更大胆的想法,和钱庄这个事是相辅相成的,”

    于志泽看向王领队问道“三江领域都是王府范围吧?”

    “是!”

    “也就是说,我爹的封地就是三江,而三江每年的税收我们王府是要抽取一半,然后在送上朝廷的对吧?”

    “是!”

    “那就好办了,就以上江城为例子,把有钱人和没钱人融入到一起,盖高楼,把所有房子都拆掉,换成高楼的话,附属乡镇也会被融入城中,随后会有更多耕种的土地,收入最起码会比之前高出一倍之多,然后把所有个人的土地收回,其中包括县令以及一些有钱人的私有土地,集中劳动力,这样我们就拥有了上江城所有的土地,然后把所有劳动力雇佣过来,只需要负责种地,每年所有的收成除去上缴朝廷的,全部收入王府管辖,最后每个人都会得到相应的酬劳,我称为工资,这样他们就是给我们工作,最后王府积攒起来的粮食再卖给他们,把价格压到最低,只要不赔钱的情况下,哪怕保本都要卖给他们,老百姓愿意买多少就买多少,这样粮食酒牢牢掌握在我们手里,”

    于志泽喝了口水继续说道“至于刚才说的盖高楼,不是把老百姓的房子都拆了嘛,每个人按照原有住房大小补偿相应大小的房间,这样打比方上江城一共有三个高楼,都住满了人,每个人每个月都收取相应的管理费,其中包括安全,用水,马匹草料,马车存放等。”

    于志泽觉得口渴难耐,一开始还用茶杯,这会干脆拿起茶壶直接喝。

    “以现在的每年的税收百姓生活过的不是很乐观,有钱人富得流油,没钱人可能连吃饭都成问题,所以导致很多人的税收都收不上来,其中根本原因就是许多人没有营生,没有工作,没有收入,何来银两上缴税收?”

    于清点头,若有所思的说道“大哥这话说的对,许多人都已经达到了买卖自己活着孩童的地步了,哪里还有钱用来上供了。”

    “所以,才需要收回所有土地,以及公家房产,用以最大化务工量,人人都有钱挣,人人都能交税。”

    王领队点头问道“那少爷打算从哪里着手准备?”

    于志泽说道“王领队是土生土长的上江城人,你也知道,这件事情实施起来很麻烦,所以目前我们只能从上江城来着手,光是一个上江城在册人口就已经达到了三百多万,还有附属的小城以及乡镇,难度可想而知。”

    于志泽顿了顿继续说道“先从钱庄和票号开始吧,于雪主要负责这一块,一些基础知识可以去和王府账房先生学习,王领队负责整理所有上江城土地和公家财产,目前被人使用,被谁使用,有关方面所有的内容,越是详细越好,至于日后收回这些东西,有必要的前提我会找熊将军派兵处理。”

    “属下领命!”

    “雪儿领命。”

    二人随即就离开准备,毕竟这两件事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完成的。

    于清行礼问道“大哥,需要我做些什么?”

    “目前就这两件事情最为重要,其他的都是在这两件事的前提下才能进行的,所以你我眼下的事情就是练功,心法拿去,一块练,有什么喜欢的兵器一块想好,找人打造就可以了。”

    于清行礼告退,刚走出门,于志泽喊道“一会我去一趟拍卖楼吧。”

    “知道了大哥,我这就去准备马车和衣物。”

    不多时,马车备好,于志泽披上御寒大衣,于清赶车,跟着六名护卫来到了拍卖楼。此时的拍卖楼虽然也开张,却没有了市场开市时的人满为患,大街上也冷清了许多,零零散散的百姓多数也只是路过。

    马车停在高楼门前,立刻就有下人前来迎接,热情的将下车的木梯准备好,点头哈腰的迎接于志泽下车,一边谄媚的笑着一边说道“于少爷今日前来,可是有什么需要的嘛,小的这就去通报掌柜。”

    于志泽疑惑的问道“你怎么知道我是谁?”

    “嘿嘿,少爷有所不知,我家公子在那日送少爷走后就严厉属下认清楚王府马车,这样少爷一到,小的自然就知道是您了。”

    于志泽点头说道“你们公子还真厉害,这次来没什么需要的,知识想见见你家公子了,于清,给一两赏钱与他。”

    下人接过赏钱后,头更低了,频频行礼,挥挥手示意给于志泽让路,然后在前辛苦道“少爷里面请,小的这就去通报。”

    跟着下人刚进大门,一个留着山羊胡子戴着眼镜的老头迎面走来行礼后恭敬的说道“不知公子到来有失误远迎,老朽以差人去通知我家公子,少爷进屋喝茶稍候片刻。”

    于志泽点头,没说什么,跟着老头来到了二楼会客间,掌柜命人沏好茶水后便下去了,留下于志泽和于清二人。

    “大哥,我提前来问好了,这让你在这等他,一个无官无职的百姓,有失妥当啊。”

    于志泽笑道“你贫寒出身,懂的还挺多,没事,等着吧,一会有求于他,等等就等等,无妨。”

    一盏茶的功夫,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哐哐哐。”

    于清立刻前去开门,正是拍卖楼的公子,一看于清,马上行礼,随即跨步进门,面向于志泽行礼下跪道“从衣人拜见中郎将大人,从某罪该万死,让大人久等,还望大人恕罪。”

    随即从衣人便叩首不起,于志泽扶起从衣人后说道“哪用的着这么大礼,无非就是坐着喝会茶水而已,你且坐下说。”

    从衣人坐下后问道“不知中郎将前来可是有事?”

    于志泽示意于清给从衣人沏茶后说道“在家闲来无事,冒昧前来叨扰一番,与你聊聊天。”

    从衣人接过茶水说道“何来冒昧一说,中郎将闲来无事能够想起在下,在下备感荣幸才是。”

    “上次见面你与我说令尊与家父有些关系?”

    “正是,在下虽然身无官职,家父却是卫国六部之一的户部侍郎,与王爷同朝为官,也是王爷门人。”

    于志泽有些惊讶,想想也对,自己从来不知道父亲在朝中有哪些门人。随后说道“既然都是一家人,你就更不用客气了,你长我许多岁,你我平时只需要兄弟相称就行了。”

    从衣人行礼说道“恭敬不如从命,不知贤弟今日前来所谓何事?”

    于志泽轻声“啧。”了一下说道“你看你,说了就是闲聊,你总一副拘谨的样子。”

    从衣人陪笑道“是,是,令尊近来可好?听说来年开春志良就要被封为太子褚君了,令尊也要升为摄政王,可喜可贺啊。”

    于志泽没有接从衣人的话题,反而问道“从兄可知你这拍卖楼每日的流水是多少,存在哪家钱庄,资产一共多少?”

    从衣人有些疑惑,但是却没有犹豫,直接起身说道“我这就命人将账本拿于贤弟查看。”

    于志泽摆摆手道“不必麻烦,实话实说,我此行确实有一事相求于从兄。”

    从衣人坐回座位问道“贤弟有事不妨直说,愚兄定当全力以赴。”

    于志泽微笑道“不是什么大事,若有难处于某不会强求的。”

    “贤弟但说无妨。”

    “我就直接说了,我想开个钱庄和票号,希望从兄可以把拍卖楼的钱,全部转存于我的钱庄下,不知道从兄有没有什么难处?”

    从衣人是个聪明人,于志泽一句话就让他明白了,这不是商量,也不是恳求。当即回复了肯定的回答“既然贤弟开口,那我就将存在王记钱庄的银两全部转到贤弟名下的钱庄就是,唯一会有难处的地方可能是王记,因为拍卖楼存于王记的银两,数目不小,虽然他们可能会拿出,但是牵一处而动全身,如此巨大的数额一挪动,上江城百姓自然会人人自危,兴许也会一股脑的把存在王记的钱都取出来的。”

    于志泽点头说道“我就是要全上江城的百姓都去取钱,这样他王记不就直接关门大吉了吗。”

    从衣人正色点头问道“贤弟钱庄何时开业?”

    于志泽放下手中茶杯说道“还没选址,只是想提前和你商量商量,事关重大,自然要先问过从兄的意思,再说,我还真的觉得让他直接倒闭会麻烦些,想试试能不能与他合作。”

    从衣人犹豫了一下后小心翼翼的问道“贤弟有什么想法打算?”

    随后于志泽挑些重要的,把自己的计划和打算都告诉了从衣人,其实他也不信任从衣人,但是他必须信任他,毕竟除王府外的四方势力都能和和气气的帮助他,那改造上江城的计划,就能稳稳当当的进行了,毕竟多一个朋友,总好过多一个敌人。

    听了于志泽的想法后,从衣人震惊了好一会后回过神道“贤弟壮志雄心,就连这想法也不是一般人能想出的,真是不世之材啊!”。

    于志泽没有接话,另外说道“既然令尊是户部侍郎,在下正准备重整三江流域,正缺人手,统查人口。”

    于志泽没有把话说全,给自己留几分余地,也给从衣人留了几分余地。不料从衣人直接跪地叩首,不留余地的说道“大人放心,在下也有辅佐之心,还望大人能给在下个机会证明自己的能力,在下定当肝脑涂地,万死不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