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挽弓子 > 第十章:约见
    “意外啊,这是个意外啊,无意之间居然让我理清了阴阳之道,该说我主角光环起作用了还是这次重生带来的能力呢,哈哈,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所有人都看着于志泽,他们不明白于志泽在胡乱说什么,什么越来越有意思了,什么主角,什么光环,所有人都充满了疑惑,但是没有一个人敢开口问,只能默默的待于志泽从狂笑专为淡定。

    “好了,我没事了,于清,准备准备,一会该来的就来了。”

    于清行礼后道“知道了大哥,我这就去准备。”

    于清走后,于志泽问道“怎么样王领队?”

    “属下正在抓紧查办,不出三天就能有结果。”

    “好,很好,小妹啊,你先回房去,大哥一会要见客人了。”

    小妹点点头道“大哥,记得客人走后领小妹出去玩。”

    “放心吧。”

    “少爷一会准备怎么和他们谈?”

    几乎不怎么说话的于雪此时突然问道,于志泽嘴角上扬道“除了从衣人,不会有人来的。”

    王领队和于雪都是一愣,几秒钟后同时问道“为什么?”

    于志泽笑道“首先,王记不会来,张计可能会派人来送礼,然后推脱有事或者是生病,至于刘计,一个镖师出身,常年跑江湖的,人情世故一定处理的很好,但恰恰就是因为他懂人情世故,所以他也不会来,因为我不过是个十岁的孩子,虽然是王府大公子,正八品的官员,但是他打心眼里看不起我,再加上我常年不外出,胆小懦弱的性格早就在上江城传遍了,所以他非但不会来,还会给我个下马威,一个有胆子没有脑子的家伙。”

    “那王记和张计呢,他们为什么不来?”于雪好奇的追问道。

    “从衣人归附到我门下,但是其他三个人不知道,我今天约见他们四个人,那他们一定会相互之间通气,从衣人一定会来,但是刘计不来,其他两个也是不把我当回事,本想着要是有两个人来,剩下的都会来,但是结果是只有从衣人自己会来,那么其他三人不来也没什么打不了,毕竟不是来了三个,而是三个都不来。”

    于志泽说要看向于雪和王领队,二人均是愣愣的摇头,表示没听懂。

    “哈哈,简单说就是,王记有钱,财大气粗看不起我,张计下九流的买卖没有没干过的,更是敲我不起,刚刚也说了,刘计也是看不起我,那么三个人一合计,索性就都不来了。”

    “那少爷还要等吗?”

    “等,必须要等,不等怎么有借口把他们踢出上江城呢,三个人一块大包踢走。”

    于志泽顿了顿继续说道“王领队,一会他们三个唱完戏后,备车我要去边军大营,有一阵没见见六位叔叔了。”

    “属下明白。”

    “走吧,去大堂等着,看看他们一会能给我送什么来,或者给我个什么下马威。”

    一行人准备妥当后齐聚大堂,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巳时末午时初,从衣人带着账本赶来,坐在大堂下方首席道“大人,从某昨晚连夜差人查阅账本,共计黄金一百万两,纹银一千五百万两,这是账本,目前全部存在王记钱庄。”

    于清接过账本递给于志泽,后者并没有翻看,而是放在一旁说道“你是我兄弟,你说什么我都相信,账本根本不需要看,拍卖楼以前怎么经营,以后还是怎么经营,赚到的钱还是你的,待到日后所有的生意都由你管理,于雪暂时跟随你学习,对了,和你介绍下,这位是于雪,于清的妹妹,”于雪闻言拱手行礼,从衣人拱手还礼“这位是我王府的护卫领队,王领队。”王领队二人也拱手行礼。

    “大人放心,从某定当全力以赴,不负大人所托。”

    于志泽没有回话,拿起茶杯喝了口茶后便目视前方大门处一言不发。

    许久过后,管家领进了第一个客人。

    “小的王记王老爷管家,请问哪位是于志泽少爷?”

    于志泽干笑了两声,整个大堂中坐在上坐的只有他一个人,这人明显是在挑衅他。

    “我就是,怎么,你家王老爷有病不来了?”

    王记管家快步上前,拱手行礼后说道“大人说的正是,老爷前几日偶感风寒,今日整卧床不起,不方便过来,特地让小的过来带话,这是老爷给少爷带的异域特产,沐浴之时使用少许此物,身体异常香浓,睡觉时也睡的深沉。”

    于志泽笑了,点点头命于清收下礼物后说道“既然王老爷送咱们礼物了,咱们也不能让这位管家空手回去是吧,去把王府的特产给人家带上一个。”

    于志泽说话间特意将王老爷三个字加重的语气。

    “不知道少爷说的是王府的哪个特产,咱们王府特产太多了。”

    于志泽原本是说给于清听的,结果于清没听明白,还是于雪反应快,接过话茬回问道。

    于志泽别有用意的“啧啧。”两声说道“真是,这位管家别在意,我王府管教不严,居然连自家特产都不知道,当然是狗腿了,还不快去给王老爷家的狗腿准备管家。”

    说到这,于志泽故意停顿下来,引的众人哄堂大笑后,方才悠悠自然的说道“哎呦,你瞅瞅我,一激动话都说反了,快去准备特产。”

    只见于雪捂嘴强忍笑容说道“少爷,我们家的狗都死了。”

    “死啦?哎呦这可不行,不能送给王老爷了,这狗死了,狗腿不就成了死狗腿了吗,那狗腿都死了,那还怎么吃,不送了,啊,不送了。”

    于志泽一语双关,两遍不送了,于清才算反应过来,走上前去推了推那管家说道“还不快走啊,一会狗又活过来了,没听到我大哥说不送了吗?自己知道怎么走吗?死狗腿。”

    管家何尝听不出这于志泽话里有话啊,气的那是拂袖离去。待到管家走后于志泽笑着和众人解释道“这姓王的老头给我的不只是一个下马威啊,给我送这东西的意思就是让我洗洗睡吧,梦里啥都有。”

    “大哥,还真让你说对了,这已经有一个告病假了,那下一个还说啥呀?”于清愣愣的问道。

    于志泽看了看天色说道“下一个能不能来还两说呢。”

    话音刚落,管家带着一个年轻男子和两个抱着琵琶,大冬天却穿着丝绸沙衣的女子进来。

    管家退下后,年轻男子拱手行礼,面带不屑的说道“在下张野,见过少爷,我家父亲昨日应酬太多,喝的大了些,此时还不曾醒酒,冒昧前来有伤大雅,特嘱咐在下给少爷送来歌姬两名。”

    只见两名歌姬抚琴屈膝,紧接着就要弹奏一曲,于志泽赶忙打断说道“我年纪尚小,听不懂琴乐,心意我领了,回吧。”

    张野毫不犹豫,即可拱手道“既然少爷不喜,在下这就领走。”

    说实话,这句话有些逼迫的意思,那意思就是你要是不要,我就给领走,以后也别想着我能给你送什么东西了。

    于志泽摆摆手道“走吧走吧,一会刘计还得来人呢,回家告诉你爹,以后少喝酒,虽说上江城在王府带领下很安全,但是也要时刻注意,夜间事故总有发生,难免有些不长眼的人,再伤了你爹。”

    张野拱手道“好嘞,多谢少爷挂念,在下会如实回答的。”

    “走吧走吧。”

    待张野走后王领队疑惑的问道“少爷,按理说这个张计虽然依附上江城牧才可以肆无忌惮的干着下九流的买卖,但是上江牧可是直属王府的啊,他怎么就如此放肆大胆?”

    于志泽笑道“你不懂,我叫他们来谈话,而不是我爹找他们,他们能派人来,就属于给我爹的面子了,这个下马威太狠,收拾完钱庄,第一个收拾他张计。”

    “哈哈,第一个偶感风寒,这个喝多了下不来床,下个呢,刘计这个跑江湖的怎么应对?”

    于雪饶有兴致的问道,于志泽则是喝茶后淡定回答道“王记让我洗洗睡,张计笑话我年岁小玩不了大人玩的东西,刘计吗,估计得更狠的笑话我了,见招拆招就是。”

    “哈哈,大人年岁虽小心性却成熟的很,张计送的歌姬都是卖艺不卖身,明里暗里各种嘲讽,大人都一笑了之,真是胸襟宽阔。”。

    于志泽突然想起什么,看向从衣人说道“想让老百姓把存在王记钱庄的钱都转存在我这,就必须有诱惑的地方,钱庄选址的事情就交给你办,一切事宜都由你经手,有什么需要都和于雪说就行,还有就是不管王记钱庄给出多少利息,我们都比他高出一个点来。”

    从衣人正色道“大人可知,王记钱庄每年利息已经达到了三钱,我们高出一个点就是四钱,这可不是小数目,他王记钱庄如果再提高,我们也跟着提高,上江城几百万人口,一半以上都存有或多或少的银两,一旦年限一到,数额庞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