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挽弓子 > 第十二章:遇刺
    熊将军为人豪爽,说话也不拘小节,笑起来更是毫不修饰,这就是铁骨铮铮的塞北汉子的性格,三江流域的标榜。

    柳将军坐到于志泽身旁,一改之前口气,有些萎靡的说道“泽儿不知,大哥进京以后,没有了兵权,虽说现在塞北无有战事,但是南方战事却颇为吃紧,除了上江以外,你其他四位叔叔已经奔赴南方战场了,朝廷派了宰相之子为元帅,导致现在我军损失惨重,圣上却迟迟没有要大哥担任元帅的意思,我现在就担心啊,万一塞北边军被调走,边防空虚,北边国家趁虚而入,我等恐分身乏术啊。”

    于志泽点头回应道“泽儿也知道时间不多,日后大局很难说准,但是我现在只能等,别的什么也做不了,希望还能再给我八年时间就好,待到八年以后泽儿神功练成,自当毛遂自荐领兵平乱。”

    “哎,泽儿,你总说你那神功神功的,到底是什么神功啊?”

    “不瞒二位叔叔,泽儿说了你们也未必相信,但是叔叔问了,泽儿也必定实话实说,待到泽儿成年,神功就成,别的没有,只有三大功效,不老不死不灭。”

    “哦?”二人都是一惊,一副不敢相信的看着于志泽,后者郑重点头道“却是如此,所以说泽儿神功一成,就将无敌于世间,到时候领兵平乱让我卫国成为天下第一大国,永生永世传承下去。”

    “一出生就与众不同,天生异象,你说你练的不死神功,怕也是真的,可能也是我们老了,一下消化不了你说的话,那也无妨,叔叔们能为你铺多少路,就铺多少,最后就看你的造化啦。”

    于志泽拱手行礼道“二位叔叔放心,泽儿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好了,祖名你快快前去挑选弟兄,然后换上便装,一路上在暗中跟随泽儿回府。”

    熊将军大手一挥,命令一下,祖名应是,转身离去。

    二人送于志泽离开大营后,便不再送,军将不离营是军中规定。

    事情办完,于志泽也没什么急事,便没有让于清加快驾车,一路慢悠悠的回府。

    眼看就要走出树林,突然,四周围传来了杂乱的踩雪声“咯吱咯吱。”的错综复杂的脚步让于清警觉起来,掀开车帘说道“大哥,树林里有动静,不像是祖名那些人,因为脚步声很乱,估计是些没受过训练的武者,或者是一些市井之徒。”

    于志泽点点头道“嗯,放心吧,速度再慢些。”

    与此同时,自马车周围突然冲杀出来数十名手持钢刀的蒙面人,虽然蒙着脸面,但是光听带头人的语气,于志泽就知道,这是一群市井之徒,说白了就是些平日里欺男霸女的走街流氓。

    “车上的小子,大爷我收了别人的钱,在这准备要你的命,你他妈识相点,自己下车领死,大爷我让你死的痛快些,少受折磨,完事爷好去张老爷场子喝喝花酒,哈哈哈。”

    说到最后,带头人仰天大笑,身旁众人爷跟着狂笑起来。只见于清将背后直刀递给于志泽,又将腰间一双大锤拿下,回头小声说道“大哥,这些人保不齐就是张计寻的一些市井之徒,我去收拾他们。”

    于志泽手右手握刀,左手撩起车帘一个箭步冲下马车,右手直刀直指领头的大骂道“你丫,臭傻毕!”

    几十名蒙面人面面相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没有一个人听明白这句话的意思。

    “大哥,虽然我没听懂他说的什么意思,但是通过他的表情来看,应该是骂你呢。”

    “放屁,老子听懂了,还愣着干什么?动手啊!”

    于志泽又道“停,张老爷让你们来刺杀我的时候没告诉过你们我是谁吗?”

    领头的嘿嘿一笑道“我们干这行的,从来不问雇主想要杀谁,只需要知道这个人长什么样,在哪出没就行了,怕了?怕了就跪地磕头求饶,兴许还能给你个痛快的,要不然就凭你们几个人,分分钟砍死你们信不信?”

    说话间,马上到护卫也都围在了于志泽周围,于清虽然学了心法,但是他什么也不会,单纯的是力气大,纵使不害怕,也有些紧张,握锤的手不断的在重复抓握的动作。

    “那我知道你们是谁派来的了,但是派你们来的人根本没考虑让你们活着回去啊,祖名何在!”

    于志泽高喝一声,四周围树林里,身前身后,可谓是四面八方汇聚来三百人,各个都手持钢刀,领头的正是祖名。

    见到于志泽,祖名抱拳行礼道“大人,属下来迟了。”

    “不迟不迟,把他们全杀了,把那个领头的留下,”

    于志泽说道“你是什么境界的武者啊?”

    被反包围的蒙面人都处于懵逼状态,领头的也是一时没回过神来,结巴的说道“我吗,我,我,我是,黄境,黄境一品。”

    “好好好,正好,祖名,把他留下,剩下的全杀,然后把尸体都带上,装马车里拉进城。”

    于志泽直刀一指说道“你,一会和我单练,要是胜了我,就让你走,动手!”

    寒光一闪,手起刀落,一群蒙面人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鲜血四溅,就是一场屠杀。

    于志泽有些心软,他看着满地的尸体,心里五味掺杂,他有些乱,有种看着自己人残害自己的感觉,这就是权力,只要有权力在,他可以想让谁死谁就死。逐渐的,他陷入了回忆。

    那是中秋节的后一天,他满身是伤,穿在身上的半截袖都被撕扯破碎,嘴角带血,满脸淤青。一瘸一拐的回到家,换来的不是关心,而是责备。

    “告诉你多少次了不要打架不要打架,咱们家里没钱,供你读书已经是砸锅卖铁了,你怎么就是不听话,衣服坏了还要买新的,你怎么这么不懂事呢?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啊?”

    母亲的责备让他声泪俱下,身上的疼痛早就被心里的疼痛掩盖,母亲不曾问过他,为什么打架,他也不想告诉母亲,他打架是因为对方把母亲给他带的饭盒踩碎,嘲笑他是个窝囊废,从来只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废物,这些都不是是什么问题,他都可以忍,唯独这些欺负的他的学生嘴上还不断的侮辱着自己的母亲,因为父亲走的早,一个女人带着孩子,一没有体力,二没有文化,最后走上了一条遭人唾弃的路。

    他受不了有人侮辱自己的母亲,虽然自己的母亲就是他们口中所说的maiyin女,但是他自然不能接受有人这样侮辱她。

    所以,他出手了,生平第一次动手打架,毫不留情的,纵使对方十几个人在打他,他还是死死的抓着那侮辱母亲的人,拳拳到肉,打的那脸皮开肉绽。拳头被抑制,就用自己的头砸他的头,最后用牙咬,总之一切可以利用的都利用,直到侮辱母亲的人被他活活打死。

    “妈,我杀人了。”

    母亲听后没有任何情绪波动,一改最开始的样子,擦去眼泪冷冷的说道“洗洗澡,换身衣服,锅里有饭菜,我出去一趟,晚上不回来了,不用等我了。”

    他已经习惯了母亲这样,没有回话,目送母亲离开后,换衣服洗澡,直接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发呆。

    他就这样躺了三天,直到第四天的时候他听邻居说,他妈杀了十几个孩子然后去公安局自首了。他没有任何表情,只是淡淡的哦了一声,锁好了家门,这一走便没有再回来。

    于志泽回过神来,蒙面人也就剩下了领头人一个。

    看着满地尸体,于志泽冷冷的问道“你做好心里准备了吗?你说出来混的,每天不是你砍人就是人砍你,早就做好死的准备了吧。”

    “啊?你说什么?”领头人疑惑的问道。

    于志泽狂笑道“哈哈哈哈,来来来,让出场地,我亲手杀了他。”

    所有人得令,后退三米,场中只留下于志泽和领头人。

    “于清,我且问你,今日我杀了几十人,你觉得我是坏人吗?”

    于清虽然紧张,但是却并没有害怕的情绪,此时看过满地尸体后说道“大哥,他们是来杀你的,所以你不是坏人。”

    “如果是我主动杀他们呢?”

    “只要阻挡大哥脚步的人都得死!”

    于志泽紧握直刀,脚下用力踏步,直接窜了出去,刹那间直刀已经来到领头人面前,都是黄境一品,速度决定了一切,但是,于志泽没有速度,只有满腔的怒火。

    领头人一个转身避开致命的一刀,下意识抬手就是一刀,不偏不倚砍在了于志泽的右肩,纵然冬天穿的厚,这一刀也划破了于志泽的肩头。

    为了自保,于志泽并没有减少冲击的速度,借力与领头人拉开距离后,周围的人一见他受伤,立刻动身想要围攻。。

    “都别动,今天除非我有性命之忧,要不然,谁也别动手!”

    得到于志泽的命令,所有人又向后退了开来,回头再看伤口,除了血迹以外伤口已经愈合,可能是还不到时间,所以愈合后的伤口留下了明显的一道疤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