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挽弓子 > 第十三章:装修施工队上

第十三章:装修施工队上

    于志泽看了看领头人,右手平举直刀指着他说道“今日就算你打赢了我,你也走不了,所以,还希望你能拼命一搏。”

    领头人此时回过神来,自己虽然不是什么高手,但是今日却被一个十岁的孩子各种嘲讽,虽然人家是人多,但是眼下这直白的对话简直让人火大。

    “臭小子,我不管你是谁,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我富家刀法!”

    说完话,领头人右手抡刀在头上绕了一圈,摆好架势后大喊一声给自己壮胆,脚下生风直扑于志泽,速度非常快,钢刀夹杂着破风声直奔于志泽面门而来,只见于志泽不躲不闪,右手平举直接刺向对方面门。这领头人虽然是市井流氓出身,平常打架斗殴都是仗着人多欺负人少,头一次碰见这么不要命的打法,下意识想要收刀后撤,怎奈为时已晚,稀罕将身子一侧想要用肩膀代替面门,顶替致命一击。

    正常人的反应肯定是有所躲闪,哪怕不躲不闪也会产生些许偏移,可于志泽不是别人,他就是现在原地半步都没有挪动,反而趁着领头人偏移躲闪的功夫向前用力一挺,直刀“扑哧!”一声穿透了领头人的肩膀,后者躲闪势头全无,就这么硬生生挂在了直刀之上。

    “额啊!我草你大爷,小兔崽子,你他妈不是个人!”

    伴随着领头人的谩骂生,于志泽将刀缓缓举起,愣是将领头人的双脚举离的地面,虽然速度缓慢,但是疼痛却是钻心,只见领头人扔下手中的钢刀,疼痛已经让他没办法举刀了,为了减轻疼痛,他只好右手死死抓住刀背,嘴里已经渗出鲜血,很明显,于志泽这一刀伤及到了他的左边肺叶。

    “我草你祖宗,你他妈不得好死!”

    “我得不得好死不是你说了算的,如果我一辈子做好事,唯独杀了一个做尽坏事的人后,我就成了坏人,就不得好死,那么我想问你,你会怎么死?”

    于志泽咬牙切齿,恶狠狠的盯着领头人,手中慢慢左右旋转直刀。鲜血已经染透了半边衣衫,顺着脚滴在了脚下的白雪上,殷红了一大片,此时,天空飘起了雪花。

    “你本来不用死,但是刚好你刚才骂我的话,让我记仇了,所以,你会失血过多而死,在这漫天大雪中,一点一点的失去体温,绝望而死。”

    说完话,于志泽迅速收刀,领头人浑身瘫软的倒在地上,剧烈的撞击让他的伤口流血如注,忍不住的咳了两口血后,有气无力的说道“你能告诉我你是谁吗?这么小就有真的多护卫,各个都是高手,三江王和你什么关系?”

    “三江王于任是我父亲,我就是于志泽。”

    于志泽一字一句的说出这句话后,领头人仰头大笑道“哈哈哈哈哈,咳咳,原来如此,虽然不知道你怎么得罪了张计,但是日后你要小心了,听说王记的人最近也在收买杀手,估计是针对你的。”

    于志泽将直刀扔给于清,看着领头人问道“你叫什么名字?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

    “咳咳,呵呵,”领头人干笑两声后继续说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告诉你这些,你杀了我这么多兄弟,我应该巴不得你死才是,哈哈,记住,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林世友。”

    于志泽点头说道“祖名,你先行一步带他去医治,治好了以后就跟着我,治不好少爷我养你一辈子!”

    林世友听到这话,虽然惊讶,但是还有愤恨的说道“哈哈,不如杀了我,要不然真的治好我,我一样得为我弟兄报仇的。”

    于志泽点头说道“那就先治好了再说,有了力气,随时来找我报仇。”

    祖名扶起林世友吩咐一个士兵先去城里找郎中,然后带着林世友朝城中走去。

    “把尸体都装上马车,然后派人偷偷把车停到张府门前。”

    几名士兵领命后赶车离去,于志泽又吩咐道“其余人等分散回府,明日另有安排。”

    “是!”所有人行礼应是,四散而去,只留下六名护卫和于清七人。

    “我们也回吧。”

    于清快步上前与于志泽并肩而行说道“大哥,我刚才看到了,你肩上的伤口在那么短的时间居然愈合了,还有你刚才那几招真是太厉害了。”

    于志泽笑了笑说道“明日将我领悟的心法细节说与你听,应该能有帮助。”

    于清欢快的点头答应道“说好了大哥,你可一定要教我,我也想快点提升境界。”

    一路无话,回到王府,于志泽的心情没有恢复,和母亲打过招呼遍回房间了。这十年来于志泽常常想起从前,之所以钻研建造术,为的就是分散注意力,今晚也不例外,一夜不眠,用木头搭建了一个六层楼的模型,细节构造都达到了一比一还原,日后要是实施计划了,没有一个像模像样的模型可不行,万一哪天楼盖好了,人也住进去了,结果大风一吹塌了,得无辜枉死多少百姓。

    三声鸡叫后,于志泽推开房门,伸了个懒腰,一脸疲惫的看着渐渐升起的太阳愣神。

    不一会于清走来打断愣神的于志泽说道“大哥,从衣人那边来消息,钱庄地址已经选好,今日就动工。”

    于志泽点点头说道“嗯好,一会去给我办件事情,把所有上江城中的房屋搭建工人,公家的也好私人的也罢,都叫来,有多少找多少,我要进行下一步计划了,对了,林世友在哪养伤你知道吗?”

    于清点头道“知道,大哥打算去看他?”

    “是啊,你今天挺多事情,还有就是留意下张计的反应,看看他们有什么举动,一个人干不过来的话,就安排两个人分头行动,越快越好。”

    于清抱拳行礼道“知道了大哥,我这就去。”

    于志泽拿着模型来到大堂,母亲已经起来正在厨房忙着做早饭,见到于志泽来了,紧忙擦了擦手问道“听护卫说昨日有人刺杀你,怎么回事,听说你受伤了?怎么这么憔悴,昨夜又一夜没睡吗?”

    于志泽心里一暖,微笑道“母亲放心,泽儿没事,至于遇刺一事我已经知道是谁所为了。”

    “谁这么大的胆子,在上江城中敢刺杀你?”

    “已经没事了母亲,这几日会有很多人来府上,我有些事情还没办利索。”

    母亲走到于志泽身边突然紧紧抱住他说道“儿啊,母亲不希望你涉及官场,只想你平平安安的度过一生,你想干什么母亲从未干涉,如果你就是一心想要戎马一生,母亲也支持你,只是希望你量力而行,做人做事切记留下三分余地。”

    于志泽也抱住母亲说道“母亲放心,泽儿谨记母亲教诲。”

    “好了,再等等,就能吃饭就。”

    “不了母亲,最近几日事情繁多,时间紧迫,泽儿就不吃饭了。”

    “行吧,出去的话,注意安全,叫王领队于你同行。”

    离开王府,于志泽没有带上王领队,经过昨晚一战他已经知道,其实自己一出生就是不死身,只不过若是成年后身体都已经长成,再受伤,也不会出现昨晚那种情况了。虽然可能会有危险,但是此时他却释然无谓了。

    询问林世友的养伤地点后,于志泽独自一人来到,城边的一个小房门前有几个人在看守,见于志泽来到,行礼问好,其中一人引路进了屋内。

    “怎么样了?”

    祖名起身行礼道“已无大碍,郎中医术高明,静养几日便可恢复如初。”

    于志泽点头后摆摆手,示意祖名坐下,随后自己坐在床边看了看还闭眼的林世友后笑道“呵呵,醒了就睁开眼睛吧,我又不能杀了你,费劲救你,难道就是为了再杀你一次吗?”

    林世友闻声睁开双眼,疑惑的问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于志泽“啧啧”两声道“昨天不是和你说了吗,我要你以后归顺我的麾下。”

    林世友别过头冷冷的说道“那我兄弟不是白死了吗?还被你送到张府去了,连个葬身地都没有。”

    看着偷偷流泪的林世友,于志泽笑道“哈哈,再好好想想,我不着急,想通了随时找我,不过我觉得你以后若是不追随我,估计上江城你是混不下去了,不过也没什么大事,用不了多久,王记和张计都得从人间消失。”

    “祖名。”

    祖名闻声起身道“大人。”

    “钱庄今日动工,连夜赶工明日完工,明日就带林世友去王府养伤。”

    “属下领命。”

    “你真就不怕我假意归顺,痊愈之后找机会杀了你?”

    “别激动,我再告诉你,普天之下没有人能杀的了我,现在不会有,以后更不会有,给你机会,你都杀不死我,你信吗?”

    林世友回过头说道“我一定能杀了你!”

    于志泽正色道“打赌,若是杀不了我你怎么办?”

    “若是与我单打独斗,杀你不死,我便归顺于你,死心塌地绝无二心,如背誓言,天打雷劈!”。

    “好,不用单打独斗,待你痊愈以后,随时找机会刺杀我,若是我死不会有人追究你,若是没死,你就兑现你的诺言,一言为定?”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一言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