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挽弓子 > 第十五章:适合自己的才对

第十五章:适合自己的才对

    于志泽对于这个几乎低了一倍的报价很是满意,造价越低,老百姓越能买的起,最起码他不至于赔钱赚吆喝。

    “工期多久?”

    “别人都是靠人力一点一点搬运,在下有一些工具,可日夜赶工,工期为时二十日即可。”

    男子自信满满的样子让于志泽一阵好笑,倒也不是说他说的好笑,而是他自信满满的样子,和自己挺像的。

    “来人啊,把各位老板送出府吧。”

    于志泽没有接男子的话,命人送走闲杂人等后,指了指椅子说道“坐着说。”

    “多谢大公子。”

    男子坐下后于志泽问道“报价四万,你赚多少?”

    “一万。”男子不假思索,直接开口,仿佛早就准备回答这个问题一样,让于志泽着实有些惊讶。

    “为什么?你也可以报价高一些,赚的也就高一些。”

    “报价太高,最后连一万都赚不到了。”

    听着男子严肃的回答,于志泽忍不住笑出声道“哈哈,好,懂得细水长流,你叫什么名字?”

    “在下复姓南宫,单名一个锦。”

    “南宫锦,好名字,一座高楼你赚一万,十座呢?三十座呢?”

    “一百座也是一个价格,因为如果我再降低价格,大公子就会怀疑用料质量问题了。”

    于志泽点头说道“好,这个买卖就你来做了,何时开工,等消息就行了。”

    “大公子还有吩咐吗?”

    “想与你说些家常。”

    “在下其实有一事不明。”

    于志泽喝了口茶水说道“有什么不明白的,问来听听。”

    南宫锦抱拳行礼道“在下钻研了一夜,始终不明白,大公子为何要盖这种高楼。”

    于志泽听闻哈哈大笑道“哈哈,上江城乃是我之根基所在,我希望百姓富足,人人买的起自己的房子,交的起税赋,只有百姓富足,我的根基才会更加强壮。”

    南宫锦听后,拍手道“大公子虽然年岁尚轻,却能够心怀天下,能有如此胸襟在下佩服,只是不知道大公子盖了高楼以后,下一步有何打算?”

    于志泽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笑了笑,思索了一会道“想知道的话,就要追随我,我现在正在起步,无处不缺人才,你有胆魄,够直接,人人都有贪心,你却敢直言不讳,这就是将才,若是有功夫在身,或许还可能在战场上建功立业。”

    南宫锦点头说道“大少爷知道我们南宫家是前朝贵族嘛?”

    “愿闻其详。”

    “虽说我朝不是被卫国灭国,但是除了卫国周围都是我们南宫家的死敌,我们家规就是希望有朝一日可以复国,但是说心里话,我觉得复国不是儿戏,难处颇大,所以也就一心经商没有复国的打算,戎马一生虽然豪爽,却不是我心之所向。”南宫锦正色的说道。

    于志泽知道追随这种事必须一心一意强求不得,听了南宫锦的话后并没有强求“好,既然南宫兄无心追随,我也不强求,不过你大可放心,我不是斤斤计较的人,高楼还是由你经手,何时开工,我会亲自前去通知。”

    南宫锦抱拳行礼道“多谢大公子体谅,若无他事,在下先行告退。”

    于志泽点头同意后,并没有多做挽留,亲自送走南宫锦后突然心血来潮,之前一心想着能使用弓箭,毕竟作为远距离攻击武器,眼下唯独弓箭。

    找护卫要了弓箭,独自一人去了后院。看着自家果树上还有一片树叶没掉落“嘿嘿,毕竟第一次开弓射箭,难度还是不要太大。”

    自言自语后,只见于志泽搭好箭失,右手中指食指扣住弓弦,夹住箭羽。大力开弓,只听弓弦传来紧绷的声音,拉到张力最大时,右手猛然一松,但见箭失飞速射出,一路上夹杂着强大的真气,强力的音爆“砰”的一生,一股气浪差点把他自己推倒。只见这一箭射掉的不只是树叶,连同树干和院墙都射穿了。

    “我靠,不是这么强吧?”

    发射的时间仅仅用了零点几秒,虽然箭失射出时夹带了巨大的音爆,但是射击的速度速度非常人能及,此时他不过黄境功力,他日若是达到天境的话,估计也没谁躲得过这一箭了。

    就当于志泽被自己弓箭震惊的同时,王府上上下下都被刚才的音爆吸引了出来,护卫各个持刀来到,于志泽只好解释了一遍后,命人将院墙修复。

    就在此时,王领队左右手各拎着个人大步进来。待到于志泽身边后将两人往地上一扔说道“少爷,今日蹲守抓到两个冒充王府的人,上街收租。”

    于志泽没有接话题,反而问道“老王,你说这世上有没有就是类似于隔空取物,或者御剑飞行这一类的?”

    王领队行礼回道“属下并未亲眼所见,但是听闻异域有一部落,虽然发展落后,却传有御物之术,只是非天境高手不得操控。”

    “可御剑飞行吗?”于志泽追问

    “可御物不曾听说载人。”

    听得王领队解释后,于志泽越发感兴趣,自己天生操控弓箭出神入化,他日若有御物术辅助,完全可以效仿某威旗下出的电影,买点脑袋上有快塑料的男人,心念操控箭失杀人,又不需要开弓射箭。

    “有时间寻人与我做一张弓,材料越上乘越好。”于志泽说话间看着自己手里已经被自己折断的弓,饶有兴致的说道。

    “属下记住了。”王领队应是后,目光瞥了瞥地上的两个人,于志泽反应过来道“哈哈,我都给忘了,他俩啥意思?不说幕后主使是谁吗?那就剁碎了喂狗,从脚趾开始剁,分两天剁完,时间没到,不准死,让他们看着自己被一点点分尸。”

    王领队自然明白于志泽的意思,便冷冷的回道“属下领命。”

    地上的俩人原本还在装死,一听于志泽这种残忍,立刻翻身跪地连连磕头作揖,希望饶命。

    “还愣着干啥啊,他们也不说,我也不想浪费时间在他们身上,反正我也知道幕后主使了。”

    “大公子啊,小的该死,但是你有所不知,这件事情岂止是王老爷一人敢做的,背后还有上江城牧主使啊。”

    其中一个死命的磕头,脑门都出血了还不停下,倒豆子一般将事情都说了出来。

    王领队抬头看了一眼于志泽,后者没有说话,只是点点头,摆了摆手。

    “走吧,我送你们出府。”

    “大少爷啊,你不能就这样把我们放了啊,我们被抓已经传到王老爷耳朵里了,若是我俩毫发无损的出去,换来的也是死路一条啊。”另外一个人惊恐的说道。

    于志泽点头说道“那好吧,王领队,废了他俩的一条腿,扔出去。”

    “多谢大公子,多谢大少爷!”

    扔走俩人后,王领队回来说道“少爷,上江城牧官居从六品。”

    “怕啥啊?那俩人说的对,没有这么个官撑腰,王记不敢有这么大的举动。”

    “那眼下如何?”王领队行礼低头,等待命令。

    “不用管这个事,一个从六品官员呢,朝廷命官不是我说动就动的,再说了,一旦东窗事发,人家只需要扔出王记送死,自己再死不承认,最多定他个失职之责,眼下没有动了他的资本。”

    “属下明白了,还有一事,少爷让我查办的事情我已经办好了,上江城三大四大区域都有公家房产,最多的当属城东。”王领队说道。

    于志泽点头找到“哈哈,王记,不动都不行了,好了,发布命令,收回城南全部房产,不管是民房还是商用,统统回收,王府命令,谁来也不好使。”

    王领队道“属下遵命!”

    命人喊来于清,于志泽先是将粹体药液送给于清后,又将阴阳之道口述一遍后说道“这些东西对你很有帮助,粹体药液及时使用,日后战场杀敌,只有你做先锋我才放心。”

    于清闻言激动行礼道“多谢大哥,他日功成,为大哥领路冲锋!”

    “我自然是相信你的,眼下还有些事情需要你做。”

    “大哥吩咐便是。”

    “一会叫祖名回来见我,然后就是通知从衣人,钱庄一旦挂上牌匾,即可带人将银两运回自家钱庄,届时我会让祖名派二百人手严加看管,你也留在那,确保万无一失就行。”于志泽一一说道。

    于清行礼应是即可去办。于志泽则是一脸享受的样子自言自语道“怪不得人人都想有权力,权力这东西真是让人兴奋,不知道他日领兵厮杀又会是何等的慷慨激昂呢。”

    所有事情都在紧锣密鼓的进行着,太阳下山,钱庄完工,于清带人押送银两回到自家钱庄,祖名也带林世友回了王府,王领队也处理完城南房产,明日正午所有房产都会撤离完毕。

    王领队,祖名,从衣人,于雪,四人坐在于志泽房间,各个兴高采烈的。

    “我们第一步完成的很好,几乎说是没有阻力,从此时此刻开始,再想进行计划,就会有人阻拦了,于清看守银两不能抽身,林世友重伤未愈,接下来的重担就落于在座各位身上了,眼下的分工是这样的,”于志泽说道“王领队,明日正午时分带王府护卫百人到城南广场上给我搭建一个高台,我要去安抚民心。”。

    王领队行礼应是,于志泽接着说道“于雪明日一早就带着城南建筑图去找南宫锦,告诉他准备好人力物力,于明日正午在城南广场听候差遣。”

    “于雪领命。”于雪抱拳说道。